2018-08-02

假疫苗风波是“人民”被抽象化的恶果

转发此新闻:


臣节之盛,扫地尽矣。此乃士人龚自珍在嘉庆年间对清廷之批评,同时力指时下政风、社会恶习及贫富悬殊等问题。中国近日外忧有贸易战、内患有假疫苗,几年以来习近平倡议中国梦时的豪气一下烟消云散,叫人忆起乾隆晚年的满清如何迅速走下坡。

自欺欺人的中国管治特色
乾隆五十五年(1790),发生了一件趣事。当时已得龙心的和坤向乾隆提倡议罪银制度。简而言之,犯错的官员能以银两免除刑罚,而有关罚款能绕过吏部和户部,直接落到物欲日盛的皇帝之私人金库中。此际,不识时务的内阁学士尹壮图竟上书直谏,并痛斥官场腐败、各地亏空,希冀圣上下旨派大臣往各省察查。乾隆顿感颜面难存,于是决定派尹壮图造访各地,却不许暗查。除了在查访前向全国发通诣,又谕旨户部一侍郎陪同,并要求他每到一处前的五百里就须通知地方官。结果不难想象,尹壮图回报天下太平,是自己老糊涂误信流言,向乾隆请罪。

但,这不也是当下北京政府面对国情的态度?中国假疫苗风波一发不可收拾,细节随着时日陆续遭揭发。由过往假疫苗受害者被打压,到今次假疫苗公司高层如何透过贪污得到政客的包庇,再到连补种的疫苗都来自问题企业,甚至有民间医生因为代购外国疫苗而被法庭重判等等,皆令人与李克强说的“‘突破(语病)人的道德底线产生共鸣。可是,在悲愤的同时,又不令人意外。以2008年的毒奶粉事件为例,距今10年,当时中南海领导人要求严惩,最后只想讨回公道的维权律师和家长通通受压,反之大部分相关奶粉企业易名后继续经营,理应负责的高官亦升官发财。正如丁学良写道:“‘人民一旦成为抽象的而非具体的存在时,就会导致很多的政治社会恶果。一幕又一幕的惨剧在新中国不断上演,结局却殊途同归——维稳体制胜过人民福祉,社会只容得下对党国的歌功颂德。

不思进取是衰败的土壤
中国摒弃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后,常强调政制有自己的特色,外国不应对之说三道四。固然,概括的西方民主体制毫不完美,英国传奇首相邱吉尔也评之为差劲的制度(terrible form),认为反对的原因只需与一般选民闲谈五分钟(a five-minute conversation with the average voter)就会明悟。然而,他亦承认民主较人类已试验过的制度都好(except for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按此思维,既然民主问题多多,只要中国有能力发展一个人类史上更妙的政制,国际社会理当学习。可惜,事实并非如此。中国政制较它口中的西方帝国更差,国内的人民彷佛只记得钱钟书《围城》那半句名言: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刘霞女士在德国展现从心而发的笑容,为千方百计移居海外和走资的中国人之心境下了一个讽刺的注脚。问题不在中国特色,只是纯粹的优胜劣败:普遍中国人民较西方民主体制下的国民活得苦。

中国经常宣称自己国家有五千年历史,先不理个中逻辑之可笑,专制带来的窘局历历在目。革命派在清末志在推反满清,虽然当时的理论有诸多肤浅之处,但关键是摆脱一治一乱循环(梁漱溟语)的决心,坚持走中国特色的道路,诚然无法根治数千年都存在的问题。外人很难知道在专制金字塔顶端的习近平对假疫苗之真实想法,但几近肯定的是,他难以如实掌握假疫苗风波的内容和官僚的处理手法。在中国大陆颇有名声的政经杂志《南风窗》,于2003年评论海珊倒台时为专制执政者下了有力的诠释:

(长期执政的人)成为穴居人。他是自己权力的俘虏。他看到的、听到的,都是支撑权力的正面资讯,负面的资讯都作为错误的资讯被清洗掉了……在此情况下,这个领袖往往无法正确地看待自己的世界。

一个不容真实民意存在的社会;一个不能了解现况的山洞人,如此劣势之下,冀望一个人口逾13亿的国家走上太平正途,难度未免太高。如是者,今日仍在酵发的假疫苗风波,肯定不会是新中国历史中最后一件令人诟病的悲剧。

乾隆在位期间,满清的GDP曾高居国际,但崩塌的前奏,已在不知不觉间响起。乾隆死后,嘉庆不消十数日就赐和坤一条白练自尽,但腐败已深入满清的骨髓。龚自珍和有心的后来者,已救不了这个不愿痛定思痛的国度。


来源:上报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云南旅行 说...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object_id=1022%3A2309404268922743451824&luicode=10000011&lfid=2303190002_445_5177662525_WEIBO_ARTICLE_LIST_DETAIL&yingyongbao=1&sourceType=weixin&id=2309404268922743451824&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