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1

专访:为诉说真相而活的西藏女子

转发此新闻:
现年28岁的尼玛拉姆 (Nyima Lhamo) 来自西藏理塘。2016年8月她逃离西藏后不断向国际诉说她的舅舅--藏传佛教上师丹增德勒仁波切,遭受中国入罪并枉死狱中的故事。她在台湾接受德国之声的专访,谈论这些年的人权倡议工作。

Nyima Lhamo (DW/T. Tzung Han)
 尼玛拉姆为了舅舅丹增德勒仁波切平反四处奔走,两年间到了世界各地和联合国作证。


德国之声:这次来台湾主要的行程是什麽?
尼玛拉姆:透过讲座和访问,希望平反我舅舅的冤屈。中国政府说他是20024月成都一起爆炸案的幕后主使者。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抓了他,先是判死刑,又改判无期徒刑。他在被关13年后突然死亡,我们觉得他是被毒杀的。

德国之声:回想仁波切的遭遇,妳印象最深的是什麽?
尼玛拉姆:他们用毒杀死了他,遗体的嘴唇和指甲是黑色的,包括仁波切的徒弟和喇嘛,接触过他的遗体的人都看见,我也看见了。
仁波切作为一个喇嘛,一个在老百姓心中这麽有威望的喇嘛,中共可以这样冤枉诬陷他莫须有的罪名,这是最恐怖的一件事。令人无法接受。他之所以被这样对待,因为非常敬重达赖喇嘛和尊崇佛教,在西藏建立寺院、学校、医院、养老院、捍卫西藏人的人权。这是中国政府最惧怕的。

德国之声:中国官方有自己的说法,面对何为真相的质疑,妳如何回应?
尼玛拉姆:我是仁波切的外甥女,做为他的家属,我是一个证人。

Tenzin Delek Rinpoche (picture alliance/AP/T. Woeser) 
 丹增德勒曾表示,中国人不喜欢他是因为他为西藏人民利益和福祉奔走。

德国之声:妳和妈妈因为抗议仁波切之死,被中国关押18,发生了什麽事?
尼玛拉姆:刚开始我们不知道是什麽原因被无抓,我们问当局犯了什麽法?他们说不知道,是中央安排的。他们把手机也抢了。当时我妈妈有时候晕倒或生病呼吸困难,他们有带我们到医院。后来就把我们从成都带走,关在一个房子里,24小时监控,连卫生间都是。最后8天,我们被秘密地带到理塘,没有人知道我们关在哪,据说是专门关领导的监狱,四周的空间都是硬的泡绵,到处都是监视器。

德国之声:妳当时害怕吗?
尼玛拉姆:我不害怕,只觉得为什麽要抓我们,又没有一点点的犯法。我很生气。但是我妈妈很伤心,因为仁波切去世了,她一直晕倒。医生还一度为她戴上氧气罩。

德国之声:后来怎麽获释?
尼玛拉姆:当局说,犯了无期徒刑的罪行,重新调查要盖手印。但是我妈妈说,关于仁波切案子审判,我不会盖手印,因为仁波切不是我一个人的喇嘛,是藏族人和许多国家着名的喇嘛,我们没有这个权力。我妈妈说就算拿枪抵着她的头都不按手印。
后来过了几天,理塘县副书记说代替我们去跟四川书记开会了,要我们出去之后不得做三件事。第一是不能说仁波切是被毒死的,第二不能给外面的人说这件事,第三是不能再去监狱门口再哭再闹。还说,我们回去之后要再出门没有这麽简单。这样才把我们放出来。

Demonstration für die Freilassung von Tulku Tenzin Delek Rinpoche in Indien (dpa) 
 许多丹增德勒声援者要求诸国重新审判。据报有数万人联署并绝食抗议,也有许多人因此被逮捕。

德国之声:目前国际倡议的成果如何?
尼玛拉姆:没有那麽简单。我在西藏的时候就准备以死表达我的清白和对仁波切的诬陷,希望引起大家的关注和支持。但是我后来觉得不值得,如果能到外面见到各国领导,包括联合国以及听众,才能让大家知道仁波切是被诬陷的,洗刷这10多年来的冤屈。

德国之声:中国政府在世界上声量愈来愈大,对妳的倡议工作有影响吗?
尼玛拉姆:没有。即便中国再强大,世界其他地方的国家和年轻人也同样在发展。在人权方面认知也更多,这种力量一样强大。只要有人支持,站在正义这一方,考虑到我们的痛苦,就不会觉得辛苦。

德国之声:妳为了倡议远离家乡和亲人,这样的牺牲值得吗?
尼玛拉姆:很值得。因为我年轻,可以做这些事。如果老了就没有机会。仁波切这样的喇嘛被诬陷的情况下,做为他的外甥女,这是我的责任。很多老百姓也为了仁波切的平反受了很多苦,包括洛桑顿珠,他也被杀。在没有证据之下,这样的污蔑令人无法接受。为了替他们发声,再多的牺牲都值得。何况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就算中国的领导来到我的面前,我还是一样地说。

 Gedenken 60. Jahrestag Exil für Tibeter (picture-alliance/AP Photo/A. Bhatia)
 14世达赖喇嘛年事已高。流亡藏人担心若无他的领导,藏人未来处境将更艰难。

德国之声:可以讲述一下妳在离开西藏前的生活吗?
尼玛拉姆:我在西藏没有自由,只活到了一半。像我当时想要做生意,到成都买东西到理塘摆摊来卖,都没有自由。所有事情都需要经过当局允许,不然东西会被抢走。
像是2013年,本来康区很多地方是我们理塘的,但是土地被抢走了。为了这件事情,我们很多老百姓坐牢。大家只是想要在自己的土地上盖房子修建,但是他们做主把地拿走。我们村子派出90多位代表,每个家户一个。这些代表为了这件事,只能跪在官员的前面求他们依法审判,政府还是不理会。但我不跪,因为他们这样诬陷我舅舅,也不照法律行事,跪也是白跪。

德国之声:这件事的结果是什麽?
尼玛拉姆:包括我妈妈在内,许多人因此去坐牢。在牢中还有学习班,包括一天只吃一杯稀饭,装在纸杯里的,要她们一分钟内喝完,这样虐待她们。就这样被关15天。

Tibet - Zwei Nonnen fordern Freilassung des 31-jährigen Tashi Wangchuk (picture alliance/AP Photo/A. Bhatia) 
 藏人扎西文色因为提倡母语教育,被中国当局以煽动国家分裂罪关押。

德国之声:有关西藏人的处境,妳最担心的是什麽?
尼玛拉姆:最担心的是西藏语言和文化的流失。中国在藏区有很多学校,但是大多都是汉族文化和汉语教学。这对我们来说很残酷。
西藏人现在还遭遇很多苦难。我不是只代表自己。藏区有很多老百姓连一点点的权利都没有。像我舅舅成为政治犯的人也有,我希望不要再有第二个丹增德勒仁波切。
我背负着期望,许多人民觉得说不定仁波切有一天会得到平反,有重新调查的机会。为什麽西藏这麽多自焚,因为在中国的压力下,没有人敢说出真相,也没有地方去讲。我是代替这些人来的,希望大家关注,这一点非常重要。

Proteste von Exiltibetern (picture alliance / dpa) 
 中国近年加强对藏传佛教的控制,联合国人权高级事务专员也担心西藏人权快速恶化。



来源:德国之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