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4

北京“一绿试点”到处强拆 民众抗议

转发此新闻:
北京市朝阳区平房乡正在进行“一绿试点棚改项目”,大面积地拆迁腾退,由于赔偿过低,民众抗拆,政府调动城管、不明身份人员进行强拆,当地村民表示,民众怨声载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村民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该乡平房村现在每天都有不明身份的保安人员在村口把守,不让外地人进入,挖掘机在村里窜来窜去,整个村庄被拆得面目皆非。
710日上午9时许,该村927号村民家遭遇偷拆,房顶被挖机捅了两个大窟窿,事故发生后,乡政府与村委会无一名官员到场解决问题。
711日,该户村民在房顶上打起喊冤的横幅,“拆迁事故 违法偷拆 冤”,结果警车、城管、政府人员迅速到达现场。女村民表示,现场来了大批的警察、城管,围观的村民也非常多,警方采取了镇压的手段,将村民驱散,把该户主抓走,拆掉横幅,被抓村民至今未获释。
712日,拆迁人员和挖掘机再次进入村庄进行强拆,被村民骂走。
 
北京市朝阳区平房乡正在进行“一绿试点棚改项目”,大面积地拆迁腾退,由于赔偿过低,民众抗拆。(受访者提供)




北京市朝阳区平房乡正在进行“一绿试点棚改项目”,大面积地拆迁腾退,由于赔偿过低,民众抗拆。(受访者提供)
据村民透露,该乡此次拆迁涉及平房村与石各庄村,共有2200多户,目前拆了30%,村民几乎天天打市长热线、去村委会、乡政府维权、发微博等,但是这些方法都未见效,官员们互相推诿,网络封锁消息。
女村民说:“老百姓都怨声载道,群情激愤,可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根本不敢去上访,因为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们就来警察把村民带走,这样村民就更加无助了。”
她还说:“我们现在大伙能做的就是看好自己的家,不去签约,希望能够抵制他们,能够拖延他们的拆迁进度。”
据悉,平房乡是北京市第一道绿化隔离地区第二批试点乡,村民的宅基地将变成绿地,村民之所以反对是因为补偿太低。
平房乡周边的房价在每平方米七八万元,政府给村民的补偿只有每平方米5200元,搬家费每人3000元,每三个月发放一次。
此外,拆迁户2200多户,安置房只有二三百套,而且声称是5年后才会建成,通过摇号的形式进行分配。
女村民说:“我们是北京五环里的,他们给我们这个价格连山沟子里的价钱都不如。而且他给我们的回迁房是小产权,我们之前2003年拆的到现在都没有拿到产权证,房子没有任何手续和证件,只有一张纸。”

北京市朝阳区平房乡正在进行“一绿试点棚改项目”,大面积地拆迁腾退,由于赔偿过低,民众抗拆。(受访者提供)


北京市朝阳区平房乡正在进行“一绿试点棚改项目”,大面积地拆迁腾退,由于赔偿过低,民众抗拆。(受访者提供)
曾于2003年经历了拆迁的姚家园村民则透露,他们当时交出自己的宅基地之后,从有证房变为无证房,各家独门独院房变成了墙体开裂的回迁楼,村民们甚至有的靠捡瓶子为生,5口人蜗居在一个小房子里。
北京是外来人口的聚居地,平房乡也不例外,村民的土地早已被政府霸占,现在几乎都是以出租房屋为生,拆迁导致租客全部离开,当地的菜市场也被政府强拆,村民最基本的生活已无法保障。
村民认为,政府主要目的是以绿隔(绿化隔离带)为由把他们仅有的土地全部收回。
“像我们这种普通的老百姓现在用腾退的方法,把我们手里的宅基地交给他们变卖,安置楼房都没有产权证,说白了也是属于大型违建的小产权,可能过几年再用拆小产权为由再拆我们,那就彻底把我们赶出北京。”女村民说。
此外,记者获悉朝阳区王四营乡孛罗营村也在启动所谓的“一绿试点”(乡政府自行决定),丈量村民的宅基地,遭到村民反对,村委会则采取威胁、恐吓等手段逼迫村民配合量房。
一位村民透露,该村的补偿比平房乡的还要低,每人安置房面积只有50平方米,三口之家只能获得150平方米的安置房,而且赔偿价格2700元,剩余宅基地面积按每平方米450元补偿。
“村民很不满意物价一直在飞速上涨,现在怎么可能还和七八年前保持一致的补偿价格?”村民说。
据大陆媒体报导,朝阳区“一绿” 试点项目实际上是为了完成北京市政府的人口疏解任务。
之前所谓清理低端人口已将外来人口“斩尽杀绝”,有民众表示,现在北京本地人也不能幸免了。


来源:大纪元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