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3

刘霞自由之际 被忽视的天则封门事件

转发此新闻:
 中国知名自由派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办公室被房仲公司封锁。(视频截图)


刘霞喜获自由赴欧之际,中国发生两起重大人权事件,恐被台湾大众所忽略:其一是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遭重判13年,另一是著名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被封门。

由于多年来不时阅览天则之资讯,天则事件特别引我关注。一叶知秋,这些案例证实中共持续操弄人质外交,打压人权仍然不遗余力。

刘霞自由  天则封门
710日刘霞抵达欧洲,同时间在北京,中国知名自由派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办公室被房仲公司封锁——大门被焊死、断水断电、员工受困,论坛活动场地被迫更改三次。据悉原租约2020年才到期。

事件过后几天,天则所长山东大学教授盛洪表示不会妥协,已依非法拘禁等罪报警,据称公安反应消极,研究所职员改在家办公。盛洪拟致函反映中共高层,并跟房仲公司谈判。

创立25年的天则经济研究所,可公认为中国政经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民间智库,在习近平统治的政治高压环境中,其前景再度让中国内外识者担忧。

1993年,茅于轼和盛洪、樊纲、张曙光、大象文化公司等多位自由派学者与企业共同创办天则经济研究所。

如今高龄89的茅于轼,当年于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届退,是自由派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家,如今是天则的名誉理事长,也是精神领袖与代表人物,2012年获颁诺贝尔经济学家米尔顿·傅利曼自由奖,数十年来宣扬市场经济、民主自由,并且勇于讲述文革迫害惨况,因而经常受到中国极左派以及中共官方滋扰,光是天则的办公室就搬了十多次。

近两年,茅于轼年事已高,加上拥有上百万粉丝的社群媒体帐号被封,被禁止出书,限制大学演说等公共邀约,对外活动大量减少。

根据茅于轼多次访谈回忆,1992年邓小平南巡,次年社会思想大解放,中国改革开放前景乐观,因为预估经济自由化、政治民主化趋势将带来知识市场需求,于是在盛洪邀请下,于1993年创办天则经济研究所。取名天则,出自《诗经·大雅》天生丞民,有物有则,意为合乎天道规则,向往追求普世价值。

创业之初,天则主要以非营利、非政府的民间研究参与,为中国改革与制度创新提供方案,定位为共同参与者,而不只是研究者、旁观者。

茅于轼曾直率指出,创业伊始,大家认为专业学问应该可以卖钱,也希望能够独立思考研究喜欢的主题,加上社科院拮据,所以想办智库赚钱,并且影响社会。然而经过两三年摸索发现学术难以卖钱,于是经费成了大问题。

天则发现其优势是学术专业与独立态度,这在当时中国很稀少也重要,逐渐确立定位为研究经济政策与制度的机构,主要服务对象是政府。但当时中国政府不会买民间智库的服务,也不喜欢听意见,只好靠募款。然而只有来自先进国家的基金会、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有观念及能力付费进行政策研究。

这些外国机构不会干预主题与结论,天则根据中国经济改革形势提出研究计划,例如政府体制改革、土地制度、耕地保护、粮食安全、经济人权、交通问题、国企改革、公共治理评价等等。茅于轼认为,早期这些机构的赞助小自对天则之成长,大至帮助中国改革开放,皆功不可没。

天则创办前十年所奠定的基础主要来自国际组织募款,例如亚洲开发银行、基金会、公益组织,都得先获得政府批准。后来随着中国富裕,有许多来自中国企业与富人的募款,然而顾及天则的敏感言论与地位,有许多匿名赞助。

二十多年来,天则经济研究所举办了数百次报告会,曾经研讨土地政策、粮食安全、寻租贪腐、国企弊端、人权问题,以及多次跨学科学术论坛,甚至跨足企业管理论坛与高端培训,在中国内外产官学研累积不少人脉与影响力。

天则近年政治压力激增
天则以自由派原则,时常于海内外发表对于中国市场改革、私有产权、独立司法、民主自由之研究,勇于针贬时事,常走在社会先锋得罪官商,冒很大风险,许多合作单位被官商搞到倒闭。中共官方对天则时而滋扰,时而克制,偶尔还会给案子或征求意见。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政之后,积极整肃维权人士,收紧自由风气,天则经济研究所的许多主张更成为中共眼中钉。

例如20126月,天则主办一场南海争端:国家主权与国际规则论坛,此旧帐在四年后的政治高压氛围中被翻出揪斗。

天则该次论坛主张大致为——南海资源丰富,中国和菲律宾、越南等多国有领海争议,应依照公约精神以和平谈判方式解决,根据目前国际海洋法趋势共同开发。而中国主张划九段线只是1947年中国单方面宣布,没有根据(当时甚至中共都还没建政),也不被他国承认,实际上包括中共,南海许多相关国家当时都还没建国。

天则论坛的南海主张和中共官方唱反调,根据记录,20168月的南海仲裁争议期间,共青团痛批天则2012年的这场论坛是煽动美菲搞南海仲裁!”“西方势力的内鬼!。合作多次的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也因此迅速声明划清界限,称与天则没有任何关联,天则的任何行为,包括涉及南海的研讨活动均与该中心无关。

2017年初,北京网信办关闭包括天则经济研究所等17家网站,茅于轼高人气的新浪微博也被封锁,茅于轼对外媒表示应与他抨击时政有关。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趁此以笔名撰文修理耄耋长者茅于轼,标题为茅于轼决非榜样,而应是一个教训,以文革风格批判茅于轼全面否定国家认同、全面否定和攻击毛泽东、全面否定国企!”“搞对抗性批判在中国决无前途!”——习近平政府管控天则以及自由派学界之心已昭然若揭,并且付诸行动。

天则是中国民间智库标竿,系列事件显示,中国最后的自由派思想堡垒已然巅危,纵使智库近年在中国蓬勃发展,然而中共已对所有智库的思想言论积极管制。

茅于轼曾在2012年傅利曼自由奖获奖感言指出,自由促进财富、解放贫困,中国过去三十年如何做到大幅提高收入?简单说就是开放市场,赋予每个人参与市场活动的自由。

而今,中国的改革开放与自由人权面临危机。刘霞的自由,天则的封门,以及秦永敏的重判,同时发生,这不是巧合,而是中共刻意释放的强烈讯息,也凸显了刘晓波在十多年前撰文抨击中共人质外交之残酷本质,值得世人警惕。


来源:上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