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7

南早:错读特朗普政策乃中国智库统统姓党的后果

转发此新闻:
南华早报一篇深度调查报道指出,中国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激进贸易政策的错误评估,很可能是中国目前可以发声的智库组织,已经是统统姓党的一个后遗症。报道引述一名中国的学者说,北京对社会每一个层面都采取严格的意识形态控制,包括大学校园,又要求必须紧跟党的路线,任何未经准许对政府政策的讨论,都可以视为妄议中央而遭到惩罚。
报道同时指出北京过于依赖透过类似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和前国务卿基辛格等这些后门来了解和影响美国,但这些人的说话,特朗普根本就听不进去,而特朗普也不想根他们讲话。
报道指出,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对智库组织严加控制,又严厉对付特立独行者,都可能影响领导层处理外交事务,削弱北京对特朗普当下美国政情的了解。
报道引述分析人士指出,北京对特朗普连番出招的贸易保护政策的反应,似乎是乱了阵脚,而北京亦严重低估美国上层社会的反华情绪。
甚至到了上个月当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访问北京时,中国内部还有人指望华盛顿可以从善如流,停止对中国的关税威胁。但美国完全不为所动,并宣布从76日开始向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货物征收25%关税,北京被逼作出同等报复措施。华府现在又扬言将对另外的2000亿美元的中国货物征收10%的关税,特朗普而且还威胁甚至对每一件进口的中国货征收关税。
报道引述一名要求身份保密的前美国政策谘询官员说:他们(中国领导层和智囊研究员)并不意识到情况已经坏到什么程度。他们还以为特朗普在吹牛,他们仍然还是这样想。他们说,这是因为美国的中期选举,待选举过后一切将回复原貌。他们完全错了,他们完全错估形势。我觉得部分原因是他们与外界过于隔绝,部分是由于没有人够胆告诉北京,他们完全错了。
南早引述消息来源和观察者报道,问题在于北京的政策,而政策的重中之重就是要巩固党的权力,从而使得有些政策谘询顾问避免与美国的智库研究员进行深度的讨论,错失了解华盛顿最新的思维和想法的机会。
职事之故,在两国关系紧张以及敌视气氛浓罩下,北京至少在贸易战线上,完全欠缺一个对特朗普政府的全面性战略。
报道指,习近平6年前向党内贪腐宣战,北京同时推出一连串的法规禁止过度铺张的开销,包括严格限制政府官员、学者和政策谘询顾问出国的次数。自此之后,很多官员必须交出他们的个人护照,一旦需要出国时,则改用政府发出的特别护照,而且大多数情况下,被禁止在海外逗留超过1个星期。
报道引述一名华中的电信大学的教授说,在这个政策下,学者很难获批出国。他说,他需要经过重重关卡,包括来自大学以及政府机关,方可获批出席今年夏威夷的一次国际会议。
这位教授说:所有拥有博士学位的老师或校方中层的领导,必须要交出他们的护照和其他旅游证件,包括出入港澳的回乡证。
一名经常到中国访问的前美国官员说,过去言论颇为开放的中国政府顾问和官员,现在的言谈显得特别谨慎,甚至在非官方和私底下,都不愿意发表意见。他说:很难了解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们只不过重申复述政府和党的官腔。这只会构成决策错误更高的风险,甚至是致命的错误。
报道引述一名前美国政策顾问表示,北京过于依赖传统的后门关说,也是造成问题恶化的原因。他说,北京过于依赖华尔街和政治上层个别人物,其中包括前财长保尔森和基辛格,来了解美国政情,但这些人现在对特朗普根本就起步了任何作用。
他说:特朗普根本就不听他们的话,也不根他们讲话。我认为中国领导层低估了情况的严重性。
北京开始时,曾指望身为白宫顾问的特朗普女儿伊万卡和她的夫婿,来建立与华府的关系。但这个策略是短命的,特朗普的女婿因为卷入俄罗斯涉嫌介入2016年的美国选举丑闻而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上星期,中国财政部在临危受命下,成立一个美国研究智库联盟,当中包含了20个智库,他们其中的一个任务就是要如何应对严峻形势,要加强研究、谘政建言为宗旨,围绕美国政经形势、美国内外经济政策、中美关系等问题,开展基础性、政策性和前瞻性研究。
南早的报道指出,这个联盟其中有研究员披露,中国现有对美国事务的研究,其实学术水平不深,难怪北京面对贸易战时手足无措。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