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7

人人都有口音

转发此新闻:
JANET HANSEN


我有口音。你也有。

我是移民,住在美国的年头快赶上之前在祖国西班牙的时间了。我还是达特茅斯学院的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教学中心主任。这两个事实说明了(但只是部分解释了)我为什么喜欢FX台的电视剧《美国谍梦》(The Americans),在剧中,凯丽·拉塞尔(Keri Russell)和马修·瑞斯(Matthew Rhys)扮演的伊丽莎白和菲利普·詹宁斯夫妇是生活在华盛顿郊区假扮夫妻档的两名克格勃特工。上周他们获得艾美奖提名时,我不会是唯一一个点头叫好的人。

作为一名语言学家,我感兴趣的是,正如该剧第一集告诉我们的,詹宁斯夫妇是住在隔壁的超级间谍,他们的英语说得比我们还好。就连他们的邻居,一名从事反间谍工作的FBI探员,也没有怀疑。

像我这样一心扑在第二语言教学的人,看一部主角的语言天赋对情节的发展至关重要的连续剧,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尽管如此,说话完全不带口音这样的设定存在问题。你其实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更糟糕的是,当我们喜欢或者讨厌某些口音时,会导致在工作面试、绩效评估和获得住房方面出现真正的歧视,这里列举的是具有某种或者没有某种口音会产生深远影响的几个领域。很多时候,在医院或者银行,在办公室或者餐馆,甚至在课堂上,我们都相信存在一种让我们所说的话听来正确的方式,相信完美的口音不仅是听不见的,也是看不见的。

如果你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没有口音显然是不可能的。口音不过是一种受到地理、社会阶层、教育、种族和第一语言等因素合力影响的说话方式。我有口音,你也有口音,人人都有口音。没有完美的、中立的、不带任何口音的英语、西班牙语或者任何一种语言。说某人没有口音就像说某人没有五官一样不可信。

我们很清楚这一点,但即便如此,在外国出生的美国居民的比例达到世纪最高点的时候,土生土长外来之间的分野所滋生出的恶毒,值得我们一再提醒自己:没有谁说话是不带口音的。

当我们说某人说话带口音时,通常指的是这样两种情况中的一种:不是本地口音或者不是所谓的标准口音。两者都会对说话者产生影响。换句话说,值得承认的是,在自己的语言群体内部,人们根据口音来做区分,同时歧视那些语言上的外人。当然,标准口音的特权地位植根于教育和社会经济力量。

标准口音不一定与社会最上层的口音相同。它只是最主流的口音,是你最有可能在媒体上听到的口音,被认为是中性的口音。非标准的母语口音在媒体中也没有足够体现,而且像非母语口音一样,可能会遭到刻板印象归类,或是遭到嘲笑。南方拖腔、中西部鼻音或山谷女孩升调等词语强调了与特定口音相关的社会分层状态。

这种判断纯粹是社会性的——对于语言学家来说,这种划分方式很武断。然而,中性的完美口音这个观念是如此深入人心,说话者如果带有令人羞耻的口音,往往就会认同和接受他们所面对的偏见。最近对《辛普森一家》(Simpsons)中的角色阿普(Apu)的重新评估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例子,说明媒体和流行文化如何使用口音来创作廉价和令人不安的笑话。

学习语言的时候,明显的口音通常伴随着其他特征,例如有限的词汇量或语法错误。在课堂上,我们明白这是语言熟练程度进步的正常阶段。我那些母语是英语的学生们在第一学期课堂上说的西班牙语,我在马德里的家人肯定很难听懂。

后来,这些学生去巴塞罗那、库斯科或布宜诺斯艾利斯留学时,也往往很难让别人听懂他们说话。但英语就是有这样的特权——这是关键所在——没有人听了他们的美国口音,就觉得他们能力较差、缺乏抱负或是不诚实,只会觉得他们应该把“R”的颤音发得更好。然而,在美国,西语口音——以及许多其他口音——很可能引起对说话者的看法。

毫无疑问,严重的口音会妨碍自己被他人理解。ESL学生和其他初学者被建议注重发音,这是正确的。作为教师,我的确试图带领学生追求那个有缺陷的理想,即本土口音。这其中有点讽刺的是,我——以及我的大多数同事,来自20个以西班牙语为官方语言的国家(不算波多黎各)的老师——很久以前就摆脱了特定的,由区域和阶层所决定的语调和词汇,也就是(或者曾经是)我们的本土口音。我并不是认为我们要忘记方便沟通这个目的——显然,这仍然是我们的目标。但我们确实需要抛弃那种错觉,好像真正、真实的说话方式只有一种。

英语是一种全球语言,有许多母语和非母语变种。在世界范围内,非母语的英语使用者人数是英语母语者的三倍。即使在拥有最多英语母语人口的美国,根据一项估计,也有近5000万人将英语作为第二语言。如果这么多说英语的人都是把英语作为第二语言,那么听起来像本地人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除非你是像詹宁斯一家那样的潜伏间谍,否则将你的母语发音视为必须清除的障碍,只会得不偿失。

口音本身就是衡量语言能力的浅层标准,在语言的世界里,就相当于通过外表来评判他人。相反,我们应该警惕我们的语言偏见,在形成判断之前学会更深入的倾听。这个人的词汇量有多大、有多丰富?她可以参加大部分日常互动吗?在复述某些事情时,他能提供多少细节?她能在辩论中坚持立场吗?

基于口音的语言歧视不仅仅是一种学术观念。实验表明,人们倾向于对具有非母语口音的说话者做出负面的刻板印象假设。这种影响一直延伸到那些名字或种族特征看上去像是外国人的母语人士。研究表明,当非母语者回应租房广告时,平均而言,他们与未来房东的交谈比那些没有口音的致电者更容易失败。


来源:纽约时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