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0

709的女人们 - 维权律师妻子爱恨情仇

转发此新闻:
谢燕益原珊珊一家(忻霖提供)
   谢燕益原珊珊一家(忻霖提供)


709案发生至今已有三周年。过去三年里,作为涉案律师的妻子以及孩子的母亲,她们承受的压力以及精神上的困扰绝不比身陷囹圄的丈夫们更小。让我们听听这些709女人们的声音,感受一下过去三年她们所面对的爱恨情仇。

今天是709案发生三周年,三年前的今天,一百多名律师、维权人士先后遭到当局传唤、约谈、乃至抓捕,多名律师被判刑,至今仍有律师身陷囹圄,毫无音讯。但有一群人,她们在这一千个日日夜夜所受到的困扰和面对的压力,丝毫不比身陷囹圄者更少,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原珊珊, 709案被捕律师谢燕益的妻子。在709案三周年这天,她写下了一篇长文讲述所经历的日日夜夜。

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原珊珊最无法忍受的,是她的孩子们习惯了生活在恐惧当中,即使父亲已经取保候审回到家中,但孩子们依然未能走出心理阴影:

“对他们心里造成的压力我作为母亲没有办法帮他们挡,这也是我觉得对于孩子亏欠的地方。那时候谢燕益不在的时候在我们家跟踪监控的人,如果我不在家,他们就会跟踪监控我的儿子,(儿子)自己不敢在家。现在我们家外面也有监控的,他们(孩子)走路的时候也会看,会很紧张。有的时候自己行走时,如果有一个人跟他时间太长,可能那个人是一起走同样的路,但他也会觉得恐惧。”

然而,谢燕益的经历,反而促使原珊珊更相信丈夫工作的重要,也更支持她坚守信念:

“刚开始他被抓的时候我是有一点埋怨,觉得其实我们自己原本小日子过得还可以,你去关注人权的事情,然后把自己家里面搞得家不像家。但是后来慢慢地随着时间推移,我会感觉应该这样,他不单是为了追求自己的自由、家庭的自由,他更追求的是希望我的孩子以后的生存空间更大一些。慢慢的我会支持他,并且现在孩子也认为(监控打压)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状态。”

709案的女人们,有属于她们的坚持,也有和其他女人一样的爱与恨,和对于亲人的担忧。


李文足,是目前唯一被关押三年且未审未判的王全璋的妻子。79日当日,李文足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封无法寄给丈夫的家书,信中写道:“最近,我常常想起三年前的那一个上午,你就像往常一样,朝我一挥手,说声走了,就失踪了三年……如果我知道那个上午的匆匆一别,再见却是遥遥无期,我一定会放下自己的矜持,主动给你一个热烈的拥抱。”

709案已经三年了,不少当初为被捕律师进行法律辩护的律师现在自己也身陷囹圄。余文生,作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以及李和平的代理人,7个月前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妨害公务罪”抓捕,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家属独家提供)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家属独家提供)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说,陡然失去了丈夫以及父亲,她和孩子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很担心(看守所)会很严厉地对待余文生,而且我给他存点钱发现一分钱都没少,钱是我给他存了多少,还剩多少。为什么不让他花钱?不知道他都经历了什么?是否遭到了酷刑?他突然不在家了,我和孩子在生活、心理方面承受了很大的打击。”

和所有709家属一样,许艳也遭到了当局的监控,在她家楼下每天都有不同的人员看守,附近也被安装了三个摄像头。

中国政府为了对付不同的意见和声音,严厉打压维权律师及其助手,同时也对本应受到社会保护的女人和孩子施加巨大压力,迫使女人们成为反抗不公的呐喊者。事实上,709女人们的遭遇在中国并非偶然,右派的妻子们、天安门母亲们,都有类似的经历。一个据说自信而且强大的政权,以对女人施虐来维持稳定,这种稳定的脆弱和非正义性因此更加突出。

来源:自由亚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