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3

梁天琦狱中信:在最坏的时代,人的责任更为重要

转发此新闻:


前年大年初二凌晨旺角发生骚乱,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梁天琦被裁定一项暴动罪成,另承认一项袭警罪,分别被判入狱6年及12个月,同期执行。案中其他被告也被重判,卢建民暴动罪成判囚7年,早前承认暴动罪的黄家驹被判囚3年半。今年初梁天琦还柙时其facebook已有他人代为管理,间中有新贴文,今午fb贴出一封梁在狱中撰写的信件。梁在信中指出,辗转在囚4个月,日子不算太难过,并衷心感激每位到庭听审及写信给他的朋友。

信件是梁昨日判刑之前写的,他指大家的每一封信,都是他与高墙以外仅有的连系,都使他内心无比温暖。他忆述,在准备作供时,尝试追溯自己由初走到今天的足印,回想到一路上遇见的人,从这几年的风波,重新学会了很多写在纸上的道理,‌‌我要感谢所有遇上的人,特别是带我来到世上的父母亲。我想,就算穷此一生,都不够报答父母亲的恩情。但如果我能够汲取今日的教训,继续为下一代的未来而奋斗,相信父母也会为之高兴‌‌

他强调,由始至终驱使他参与政治的是对一个民主、自由香港的追寻,并感慨地说,至今已不再奢求他人认同,只望他们有基本的理解,理解一个无法彰显民意的政治制度会累积多少民愤,而一个失败的政制改革又会掀起多少政治风波,而一个能够充分反映社会意见民主政体,更应是我们共同的追求。

他指出,社会运动的参与者亦会因为各事的缓急轻重而有所分歧,甚或是分裂,在实现民主之前,也许我们必须先实践民主,理解各种分歧,珍惜彼此的差异,并以此为凝聚更大力量的契机,‌‌只有独裁才容不下其他的声音‌‌

梁天琦狱中信全文
梁天琦——写在判刑前

在我回港前,曾经读过一篇关於近年香港移民倾向的报道,该调查反映渐多香港人移居海外,而年轻人当中,压倒性大多数都考虑移民。与此同时,我也读到某些权贵的言论,大概是呼吁香港青年如对社会现况不满及对前景悲观,大可选择离开云云。我先後阅毕这两篇新闻,心中充满疑惑:在香港这地方,我们正为下一代创造怎样的环境?

去或留固然是许多人面临的抉择。但假使香港人,特别年轻一代,都不再留恋香港,退居其他地方,香港的未来也就从此有了定数。相反,我们只有扎根这遍(片)土地,这里才有改变的可能,香港也不再是座浮城。

当然,现实总是教人气馁,我们都有各自的困难要面对。

自从审讯开始,时间便倒带到两年前的初一夜晚,时而放慢,时而停顿。我的世界再次与当晚接轨,并就此停滞,也相信会逗留好一阵子。

辗转在囚四个月,日子不算太难过。我衷心感激每位到庭听审及写信给我的朋友。每当我想起我在法庭所见的画面:正前方的一众辩护律师,公众席上每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每一个点头、微笑、挥手……都增长了我的勇气去面对一切。特别是你们的每一封信,都是我与高墙以外仅有的连系,都使我内心无比温暖。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关怀,提醒了我因何从事政治。

生命能够感染生命。我在准备作供时,尝试追溯自己由初走到今天的足印,回想到我一路上遇见的人。由始至终,驱使我参与政治的,是对一个民主、自由香港的追寻。在追寻这个理想社会的过程中,我们看见不同的画面,有着自身的体验,也作出各自的判断。不论我们如何做选择,要令香港变成民主社会,在路上难免跌跌撞撞。来到今日,我不再奢求他人认同,只望他们有基本的理解——理解一个无法彰显民意的政治制度会累积多少民愤,而一个失败的政制改革又会掀起多少政治风波。既然我们在香港安身立命,她的安好与否,理应和我们息息相关;一个能够充分反映社会意见民主政体,更应是我们共同的追求。

此时此刻,谈及民主或是政制改革,也许有点陈腔滥调,又有如痴人说梦话。的而且确,在荒谬的现实面前,一切美好的宏愿都显得可笑。我无否定香港民主进程节节败退的残酷事实,我只是觉得在最坏的时代,人的责任也就更为重要。放眼当下,我们确实有许多事应做而未做。

但在一个群体中提出某种主张,群体中必然会出现支持和反对的意见,分歧会以不同的方式呈现。同样道理,即使同以改变社会为己任,社会运动的参与者亦会因为各事的缓急轻重而有所分歧,甚或是分裂。在实现民主之前,也许我们必须先实践民主,理解各种分歧,珍惜彼此的差异,并以此为凝聚更大力量的契机,只有独裁才容不下其他的声音。

从这几年的风波,我重新学会了很多写在纸上的道理。我要感谢所有遇上的人,特别是带我来到世上的父母亲。我想,就算穷此一生,都不够报答父母亲的恩情。但如果我能够汲取今日的教训,继续为下一代的未来而奋斗,相信父母也会为之高兴。

2018610
写在判刑前

來源:hk01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