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9

廖亦武:“中国早已是洗脑式独裁”

转发此新闻:
中国著名诗人、流亡作家廖亦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西方政界和经济界提出严厉批评。他说,为经济利益而向独裁的中国做出妥协,这不仅是民主国家的耻辱,也是重大失败。
Liao Yiwu (picture-alliance/dpa/D.Steinmann)
在廖亦武看来,如今的中国正像奥威尔在《一九八四》中所描写的一样,"只不过中国独裁者使用网络,来对每个公民的私人空间进行监控和侵犯"


"习近平让自己成了中国的新皇帝,今年已经登基,如今等待着全世界朝拜。而在西方,政界和经济界的很多人也正在满足他的这个愿望",中国著名诗人、流亡作家廖亦武近日在接受《新奥斯纳布吕克报》采访时说。

他表示,西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其相信自己在经济上依赖中国。"为了钱而向独裁做出妥协、对人权不闻不问,这种做法对于任何一个民主国家而言不仅是一种耻辱,也是重大失败。"

"思想罪在中国同样适用"
在去年的中共十九大和今年的两会上,习近平的权力得到了空前巩固。很多评论人士称,如今习近平权力之大,堪比当年的毛泽东。一些观察家甚至不排除习近平在20大后继续留任的可能。与此同时,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收紧了对中国社会方方面面的管控,加强了党在各个领域的影响。

在廖亦武看来,如今的中国体制正像奥威尔在《一九八四》中所描写的一样,"只不过中国的独裁者使用网络,来对每个公民的私人空间进行监控和侵犯"

《一九八四》是世界文坛上最著名的反乌托邦、反极权的政治讽喻小说。小说中,"老大哥"是党的最高领导人,政治极权的象征;极权政府无所不在地进行思维监控,利用思想警察来规范、控制党员的言行举止,严防包含个人主义萌芽的"思想罪"

廖亦武对《新奥斯纳布吕克报》说:"如今在中国,不仅真正的反抗是危险的,即便是关于反抗的想法也是危险的。中国早就已经是一个思想警察国家。"

狱中经历与"内心自由"
2011年,廖亦武的人生发生了很多变化。他在那年逃离了中国、7月经越南辗转至德国,从此在柏林展开了其流亡作家生涯。此后,他获得了德国书业和平奖,出版了多本书籍。他的长篇小说《轮回的蚂蚁》2016年在德国出版。其中的一些内容取材于他在监狱中的经历(廖亦武曾在90年代初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名入狱近4年)。

这位流亡作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是1992年在狱中开始写这本书的。他强调,这本小说并非纪实文学,同时反驳了有人指责他虚构狱中见证(廖亦武曾出版相关纪实文学)的说法。他说,"屁眼儿没被狱警的电警棍戳过的人,当然认为我的被电棍戳过是虚构"

廖亦武在采访的最后谈到了死亡与自由。他表示,将会写作到生命最后一刻。"在我的新书《三张无效签证和一个死亡护照--逃出中国的漫漫旅途》(德语出版:Drei wertlose Visa und ein toter Reisepass - meine lange Flucht aus China)中,我写道:死者不需要语言。我所说的、所写的、所唱的,都会在他们那里找到共鸣。"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廖亦武的好友、去年夏天去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廖亦武一直在为其遗孀刘霞争取自由,他在不久前几度公布他与刘霞的电话对话录音,希望通过高调呼吁来引起更多国际关注。

"我希望我在天上的朋友刘晓波看到我的改变(内心更自由),看到我在为他的妻子刘霞的自由而努力。我知道如果不努力,她会死在国内,我也会永远愧疚、追悔,那么我内心的自由也将转瞬即逝",廖亦武对《新奥斯纳布吕克报》说。"为他人的尊严和自由而奋战,自己也将获得尊严和自由。"

來源:德國之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