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6

六四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口述当年进京过程

转发此新闻:
戒严部队前士兵张世军不满六四镇压,申请退役,遭部队处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六四29周年之际,当年执行天安门广场清场的前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打破沉默,对外披露当年他和所在的快速反应部队接到命令后,于520日从河南营地火速赶到北京的过程。他向本台讲述了军队进入北京后,遭到北京市民阻拦,以及部队强行推进的一些情况。他透露,63日,上级下达命令,部队化整为零,各营以走街串巷的方式,向天安门广场强行进发,途中曾开枪射击。

1989年,中国政府调集多达30万正规军队,进入北京执行戒严令。

解放军的第54集团军,是当时中国陆军重装满员的三个王牌快速反应集团军之一,驻地在河南安阳。而张世军所在的162486团,更是该集团军的精锐部队。29年前,北京的大学生由悼念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引发遍及全中国的民主运动。张世军回忆说,当时在部队中,大家普遍都同情学生,认同他们的一些主张:“89年,北京的学生走出校门,走上街头,走进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当时军队里的各种报纸、电视,信息是足够的。大部分士兵对学生是友好的,还都期盼着他们(学生)能再加把劲,能更快更好的促进中国的进步。但是,情况发展变化也很快

然而在5月中旬,军队内部的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军队内部营一级的官员,突然全部被换掉了。这个信号非常明显,新来的营长,教导员都是非常陌生的,实际军队控制士兵的应该是在营一级。当时气氛就不对了。军队内部开始搞政治教育,动员。当时我所在的54162486团进京执行戒严任务的气氛,已经非常明显了

据知情人士披露,在八九民运期间,当中南海高层得知部分军队将领支持学生,不愿镇压学生运动时,开始撤换中高级军官,起用了一批所谓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军人。

1989520日之后,戒严部队在进入北京的时候遇到了北京市民的拦截劝阻。张世军表示,事实上,他们部队在离开河南安阳军营的时候,就已经遇到上千安阳居民阻止:我们是在520日早晨八点之前接到的命令,说部队要进京执行戒严任务。我们下午离开军营门口的时候,就被安阳市的老百姓,大概有几千市民,男女老少都有,堵在了军营的门口,不让军队出门,反对军队进京镇压学生,执行戒严任务

不过,戒严部队最终突破封锁,于21日早晨抵达北京。张世军说:第二天天没亮就已经到了北京城下。军队在大兴县与北京城的接壤处当时的丰台区,北京南苑机场南边一带暂时驻扎准备。63日下午两点左右,接到了命令。在这之前,军队临时发放了钢盔。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在64日凌晨,就是63日半夜要到达天安门广场

在八九民运期间,北京居民百姓抵制部队进城镇压学生,在通向市区的各交通要道,用公交车辆横放在马路中央,又筑起人墙阻挠戒严部队。6月初,通往京城的所有路上交通被市民阻断。张世军说,他们接到指示,部队以营为单位,向天安门广场进发:当时部队预订的路线是以南苑路由南向北,直到天安门。但是我们的部队走到(丰台区)马家堡一带,受到市民的顽强阻拦,部队被迫弃车后退,部队几次试图强行冲过阻拦,但是都失败了

63日傍晚,54集团军在486团三营面临可能无法准时抵达天安门广场的情况下,军队动用武力突破阻挠。张世军说:我所在的部队是在傍晚时分,在一个空旷的一条河边的地带,直升飞机飞过来,空投了很多子弹,部队装上了子弹,开始往北京挺进。进京路线是说不清楚的,为什么?军队是以营为单位开进的,一个团有几个营,而且在慌乱之中,每一个营都有不同的行军路线,基本上有路就走。大路,小路,穿村过户,大街小巷,有路就去靠拢

当晚十点左右,张世军随部队在接近天安门广场时,他所在部队遭到不明射击。他说,有人向部队射击,但奇怪的是子弹打在地面:“63日晚上十点左右,我听到了枪声,枪声是从我的西北方向传来的。在行军途中,我所在的部队也遭到了枪击,是在高层建筑物上,有人突然朝军队开枪。发现怪异的是这些子弹都打在我们身边的地上,没有伤到我们一个人。但是枪击带来了一个后果,就是我们部队本能的朝着高楼开枪射击

18岁就从军的张世军当年是营里面的宣传干事,他在1989年目睹了军队镇压学生之后,向军方申请退役,被以资产阶级自由化拒不执行戒严任务的罪名逐出军队。19923月,张于山东滕州被捕,并被判反党反社会主义罪监禁三年。近期,张世军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故地重游,感概万千。

这些年,我们都盼着国家能早一点走向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可我们更多的就是失望。29年前,我作为54162师,戒严部队的一分子,随戒严部队进入北京。当时的情景始终在眼前浮现,我们希望年轻人的血没有白流

他获释后,长期受到家乡山东滕州市政府及警察的刁难和骚扰。每逢所谓敏感时期就遭看守。

他说:我家里的房子是父母亲留下的,瓦面都要坍塌,每逢下雨到处漏雨。我曾经在2004年申请过公租房,当时的手续非常齐全,但是住建部门拒不接收我的资料。前一段时间,我又去询问他们,当地政府的住建部门竟然说,滕州市政府从2016年之后,就没有再进行新的公租房建设,目前也没有任何房子

张世军的住房屋顶,随时面临坍塌。本台记者就此致电滕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但无人接听。

198964日凌晨,486团三营强行推进到天安门广场,封锁了广场西南方向的一个出口。张透露,凌晨时分,他所在的戒严部队奉命让出一个缺口,让七、八十名大学生撤出广场。对于广场究竟有没有学生被射杀或遭坦克车碾压致死?张世军表示他本人并未看到,但他认为,年轻的学生无论死于天安门广场还是北京长安街,当局血腥镇压的性质并没有不同。

外界有关对198963日至4日凌晨,戒严部队进入天安门广场,进行清场的描述有各种版本。

张世军作为戒严部队一名士兵,当年随军进入广场,目睹了他驻守位置的现场情况,并首次对外披露这些细节。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当年撤离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分别从东南口和西南口撤离:当我所在的部队跑到天安门广场边上的时候,时间大概是(64日)凌晨两点钟左右。那个时候,天安门广场边上已经聚集了很多部队。在天安门广场的西南口,毛泽东纪念堂的位置,在黎明时分,天要亮的时候,天呈现瓦蓝的时候,有一个方队的学生,大概有七十人,或者一百人左右,站成方队,是从西南口出去的。我们给他们让出一条路。这群学生上了前门西大街,向西去了

时至今日,北京当局仍不敢面对开枪镇压学生的话题,更无人承担下达开枪命令的责任,包括中共当局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杨尚昆及李鹏。解放军画报社记者曾在一篇文章中称,奉命向天安门广场等目标挺进的解放军戒严部队,除了陆军第54集团军没有接到开枪的命令,其它的部队,包括空降兵第15军、陆军第20集团军、陆军第38集团军、陆军第39集团军、陆军第40集团军,都接到了开枪的命令。

对此,张世军说:我见有的资料说,戒严部队中唯一没有开枪的是54军,没有开枪的原因是54军没有接到开枪命令。在这里,我要声明一下,以我的亲身经历来证实,54162486团我们三营,开枪了。行军路上开枪了。到达天安门边上之后,也开枪了。前后共开枪四次。第一次开枪是本能的还击

对于中国官方强调天安门广场没有学生在清场行动中死亡,张世军强调六四镇压是任何人无法接受的:

我想要说明的是无论天安门广场死没有死人,或者死多少人,这对于整个事件重要吗?无论整个事件只是死300人,还是死3000人,这都是极其惨重的惨剧,惨案。在和平时期,是任何人无法接受的。无论这个人是死在长安街上,还是天安门广场边上,这重要吗?在那天晚上,这么多年轻的生命付出了,这才是本质

当张世军被记者问到天安门广场有无发生开枪射杀学生的场面,他只是说,我站的位置,没有看到

不过,在八年前,张世军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曾无限感慨。他当时说:我告诉你,我看到过很恐怖的画面,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见到任何人揭露过这个(屠城)真相,但是今天的我仍然不能说,我不认为是张世军懦弱,我认为,今天的中国民主化进程,需要正确的方法、有效的运作

张世军因发表对六四的评论,被山东省滕州市公安视为敏感人物,近期又被限制出境。他说:每年,只要一开会,一到所谓的敏感时期,人就被限制自由,包括前段时间,我的港澳通行证续签,竟然被告知机器坏了,没有做出来。唉,真的搞笑啊

回顾六四发生后的29年,张世军表示,中国社会的经济发展,可能有些进步,但是民众应有的自由却愈来愈少,公民的基本人权也愈来愈无法保障:八九事件一晃过去29年,明年就是30周年。也就是说1989年出生的人,到了明年都是30岁。这么多年轻人的血,难道就白流了吗。我们希望每一个中国人,无论是在朝的,在野的,都能有点良心

张世军表示,中国人为了自由民主与进步,付出的代价太多了,让我们接受历史的教训,稳步走向一个民主、开放的社会。

來源:自由亞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