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7

动用军队镇压维权老兵风险大 中共陷两难

转发此新闻:
近日退伍老兵不断向江苏镇江涌入,但中共迟迟没动用军队镇压。专家们说,中共用新兵打老兵政治风险大,这让中共陷入两难境地。(网络图片)

继前两年大批退伍老兵到北京包围军委大楼后,近期河南漯河、四川中江、江苏镇江等地也先后发生退伍老兵维权事件,这让好动用军队镇压维权运动的中共陷入困境。
近两年,中国爆发了两次大规模的老兵抗议事件,一次是在201610月,上千名退伍军人身穿迷彩服聚集在北京市中心的国防部八一大楼前静坐抗议;另一次是20172月,数百名退伍军人再度聚集北京,在中共中央纪委门外抗议。
今年416日,中共退役军人事务部挂牌成立,以应对日益严重的老兵退伍后的遗留问题,以及现役士兵军转业、退役士兵的移交安置、退役军人服务管理、待遇保障工作等问题。但就在该部门成立后不久,大陆发生三起退伍军人大规模维权事件。
军嫂被打 各地老兵声援维权成功
529日,70余名河南漯河市退役老兵到市政府讨说法,要求释放因到北京上访而被地方政府关押的军嫂翟洪莲,但这些老兵也全部被抓,从而引发全国各地老兵到漯河声援。
这是中共退役军人事务部挂牌设立一个多月以来,退伍老兵们的首次大规模群体抗议事件。
参与此次声援的老兵有来自四川、浙江、山东、安徽、河北、内蒙古、广西、江苏等20余省、市、自治区。
视频显示,老兵们训练有素,在维权现场不停地喊著“还我自由”、“打击腐败”等口号,声势浩大。
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兵介绍,老兵的大规模维权引起当地政府的恐慌,当局派出上千名警力进行围追堵截,同时阻止市民以及其他老兵送水、送粮等支援,但是所有老兵们齐心协力,冲破重重阻力,进入漯河,露宿街头,坚持维权数日。
据悉,从61日开始直至63日下午,全国老兵聚集在漯河维权了三天两夜,最后当地政府妥协,无条件释放了军嫂以及所有被抓的老兵,并给予声援的老兵每人补偿1500元,本次维权成功。

老兵被打 政府被迫道歉警察停职
全国各地数千名老兵前去漯河声援,四川的伤残老兵李峰也是其中之一,他从漯河回家后,又计划到雅安旁听一个有关老兵的庭审。
但就在612日晚,李峰在家中休息时,突然遭到冲进家中的中江县缉庄派出所警察的殴打。据悉,打人警察吕余俊还带了部分学警,将李峰打得“全身都是伤”,李峰直到14日还躺在医院里。
重庆老兵令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说:“公安的人把残废军人从屋里抓到派出所,用手铐铐起来,几个警察打得他小便都拉不出来。现在这个社会真的很悲哀。”
另一名重庆董姓老兵说,更残忍的是这些警察还向李峰的五官喷辣椒水。消息传出后,引起了老兵们的愤怒。
随后,引发了四川、湖南、重庆、山西等数百老兵到中江县辑庆镇派出所外声援,要求严惩打人凶手。
13日晚,当地镇长到场致歉;同天,中江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辑庆派出所民警“执法不规范”,涉事民警被停职并将受到严肃处理。

镇江老兵遭打压 各地支援
19日下午,江苏省镇江市部分老兵因为到市政部门咨询相关政策,却被大批警察包围。之后,突然冲进来一群不明身份的年轻人打伤多名老兵,而这群人随后跑进了市政府大楼躲藏了起来。外界质疑这些年轻人是官方请的黑社会。
20日开始,来自全国各地的退伍老兵不断涌向镇江声援,当天现场300名老兵遭到警察驱赶和殴打,9名老兵被抓。
23日凌晨310分,在当局开始暴力清场前,抗议现场出现的旗帜显示,到镇江声援的老兵包括来自四川、重庆、湖南、湖北、浙江、山东、山西、河北、辽宁、内蒙古、江西、广东、安徽、上海、天津以及江苏等多个地区。
老兵们喊出的抗议口号包括:想见市领导,问题一定要解决,交出凶手,反对打压,打倒贪官,严惩腐败,甚至有人喊出“与反动政府同归于尽”的口号。
四川老兵张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他从现场老兵处获知,清场时现场有老兵2000多人,广场的灯光熄灭,在一片黑暗中大批警力开始暴力清场,动作很快,不到一个小时(430分为止)全部清场完毕,有5位老兵受重伤,昏迷不醒,轻伤人数不详。
据现场发来的消息,2000多人全部被非法拘禁在各个学校里,重伤者达到15人,在当地医院抢救治疗,老兵们根本无法去探视,大部分老兵被隔离控制,失去自由,联系困难。
当局的暴力清场并未吓倒老兵的维权气势,23日下午,来自四川、湖南、山东、安徽等地的老兵集体乘车涌进镇江,在政府周边的第二现场汇集的老兵越来越多,事态仍然在扩大。
老兵们表示,警察“维稳”讲究人多,那么全国的老兵联合起来,用人数破解他们的“维稳”,是对镇江维权最好的声援。
目前,进入镇江的火车、高速都被当局封锁,现场的通讯被切断,没有太多的消息,一些到镇江声援的老兵被阻拦在路上。
同时,镇江当局对该事件没有发布官方消息,中共官媒集体失声。

动用军队镇压风险大 中共陷困境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626日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政府打压群体事件,最后的武器就是动用军队。但用现役军人去打退役军人,用新兵打老兵,这当中的风险可想而知。
胡平说,现在此起彼伏的老兵维权事件,使得中共当局十分为难。若不打压,就怕其它群体效法,受到老兵群体鼓舞也起来反抗。若要镇压,那用新兵打老兵,政治风险太大。尤其近年来军心本来就不稳,上层权力斗争又日益激化,这种情况下进行强力镇压,可能会酿成重大事件,这是当局很担心的事。
当今中国,老兵远不是受压迫最深、利益受损最严重的群体,可他们是最具集体行动能力的群体,胡平说,老兵的诉求不仅在经济方面,也包含一定政治问题。在本次维权运动中,有人喊出些政治性口号,比如反腐败,尤其是体现对地方政府强烈不满的口号等。
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对美国之音表示,此前退伍军人在北京的两次维权,中共政府没有严厉镇压,但这次出现流血冲突。他说,现在官方处于两难境地,一旦进行强力镇压,就没有退路,担心会造成大规模流血事件。这会影响中共自身的军心,对现在还未完成的军改也会有冲击。
报导说,如果真的出现新兵打老兵,那确实风险大。因为新兵下手的时候,可能也会想到,将来某一天说不定自己就是这个下场。
上海政法学院退休教授倪乐雄对BBC表示:“退役军人问题处置不当的话,会让现役军官心寒,动摇国防基础。”

昨天“赵家军”今天被“赵家”抛弃
中共老兵们曾经是“维稳”的力量,但当他们退伍后,面对日益窘迫的生活,不得不上访时,他们也成了当局“维稳”的对象。
当局封锁了进入镇江的铁路、高速公路后,来自四面八方支援的老兵们徒步赶往镇江。章立凡说,中共当初就是这样对他们洗脑的、训练的,所以教会他们这些技能之后,他们就会用这些技能来对付中共。
章立凡说,这批人当中应该也不乏越战老兵和镇压“六四”的老兵。所以,昨天的维稳力量今天成了不稳定因素,昨天的“赵家军”今天成了“赵家”的敌人。
来源:大纪元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