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8

墙外文摘:高考姓甚,中兴名谁?

转发此新闻:
2018年中国高考有了新的面貌,原本随着市场化的深入而淡化的政治性开始回潮?中国惠台三十一条的出台,能否让更多台湾人姓“党”?特朗普是否能够做到为了家族利益解救恶性犯规的中兴公司呢?
chinesische Hochschulaufnahmeprüfung (picture-alliance/dpa/Z. Yadong)


台湾《上报》发表文章《"红色高考"是如何炼成的》,作者秦胆认为,形式上,新世纪的十余年高考从纯粹命题作文向话题作文和材料作文转型;意识形态从高调到隐没,话题也愈来愈丰富多彩,从抽象思辨向鼓励考生个体的多元思想与情感转变。到了2018年,事情正在起变化,躬逢新时代,作文也有了新的面貌,尤其体现在全国卷与北京卷中(事实上,全国卷命题人与北京卷命题人员有一定的重合) ,党政语汇"新时代""2035""走好我们这一代人的长征路"直接入题,既在材料中(如全国卷3),也在命题里(如北京卷),原本随着市场化的深入而淡化的政治性开始回潮,虽然强度上不是对毛时代的简单复盘,但其浓度已让人不可回避,官方试图通过强推党政语汇将考生的小叙述转置为大时代的一个子集,貌似开放的命题中实际上隐藏着相当的限制,考生被迫为官方花式背书。

文章说,在应试的大环境下,高考作为指挥棒与独木桥,其试题风格的变化,也会促使来年的复习亦步亦趋地紧跟时事、高举旗帜,这也让党宣内容以应试的方式不动声色地"进讲义、进课堂、进头脑"。在日益刚性的极权体制下,政治是无孔不入的,也是无处不在的,社会既是压抑的,也是荒诞的,在党政机器的强力运转下,去政治化本质上是一种岁月静好式的幻想,从红色春晚到红色高考,一切才只是刚刚开始。

台湾人,你们愿意姓""吗?
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脱台者"你们准备好接受中国的政治正确了吗?》,作者李华说,对中国政府官员来说,贪污腐败算不了什么,毕竟从上到下历来如此,真正罪大恶极的是犯了政治错误。当年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在发展经济这个问题上会纠结于姓""还是姓""的问题,今天讨论的是姓""还是不姓""的问题。一个企业能不能做大做强,要看它的老总们对党有没有交心,有没有主动接受党的领导,成立党支部,配合党委政府的政策。

文章说,今天随着中国惠台三十一条的出台,越来越多的台湾人选择到中国读书、工作和经商,在言论自由环境下成长的你们,真的有做好准备接受中国的政治正确吗?当你们有一天不小心,触碰了他们的"底线",就算面对摄像头九十度鞠躬道歉,也不一定能得到他们的原谅。

中兴的错误可以被原谅吗?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国会能逆转特朗普拯救中兴的决定吗》,作者NORMAN L. EISEN, ELIOT A. COHENFRED WERTHEIMER说,人们很容易误以为,中兴通讯只是特朗普贸易战中的又一个参与者,并且误以为他允许中兴以10亿美元的罚款换取继续与美国供应商做生意是对中国的战术让步--这项交易是中国提出的。重点是要记住,美国最初是为什么把中兴列入制裁名单的:据司法部长杰夫暼?(Jeff Sessions)等执法官员称,中兴违反了出口管制规定,那些规定旨在确保美国的技术不会落入朝鲜和伊朗等危险政权手中。更恶劣的是,中兴甚至在被发现之后还在继续非法运货。它试图通过向联邦调查人员以及它自己的调查人员和律师撒谎来掩盖这一点。此外,据美国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称,这些违规行为属于该公司"最高管理层"批准的"精心策划的阴谋"
 Shanghai ZTE Corporation R&D Center (picture-alliance/dpa/W. Lei)
 纽约时报: 国会能逆转特朗普拯救中兴的决定吗?

文章说,更糟糕的是,解救中兴通讯树了一个先例,那就是,当其他政权以及与国家有关的企业来谈判时,现在它们知道,它们可以明目张胆地违反国际制裁规定,向美国的调查人员撒谎,如果被抓住,它们可以通过出钱摆脱困境。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交易呢?作者说,这还不清楚。但我们知道,还有人从这项交易中得到了好处,那就是特朗普家族。参议院必须坚定立场,国会必须通过这项修正桉。否则,"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面临一系列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类似威胁、给特朗普家族带来类似利益的交易"

"一国一制直通车"驶向何方?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一国一制直通车成功试运行》,作者李平说,一地两检条例在立法会三读通过,标志着一国一制直通车试运行已成功。设定路线图、时间表的是中共,路轨是立法会,火车头是行政长官,车厢外贴满了一国两制、大湾区人、方便快捷等炫目标语,在车上享乐的是亲共政客商人,买单的是港人。

文章说,不难想像,中共、港共在举杯庆祝一地两检完成立法后,势必加快《基本法》23条立法。但是,那些可以为高铁的方便而隐忍割地两检的港人,会愿意戴上国家安全的高帽而再隐忍牺牲香港的民主自由吗?况且,一地两检立法所制造的一国一制直通车,沿途僭建物太多,加上路基轻浮,随时爆出豆腐渣丑闻而面对车毁人亡的危机。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来源:德国之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