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6

武汉大学生坠楼身亡:从小就没有朋友

转发此新闻:



在毕业论文答辩那天,武汉大学大四学生王雪明坠楼身亡。

王雪明家人认为,学校方面一直在是否签订就业协议上与孩子纠缠,‌‌没有想到老师给他一层层施加压力‌‌

612日,武汉大学发布《关于我校王某明同学高坠情况的说明》(下称《说明》,称王雪明自入学起显示出存在心理困扰,在校期间有异常行为发生,毕业前心理评估显示出高风险。评估表明,‌‌如果该生有意掩饰,则自杀风险非常非常高‌‌

论文答辩当天坠楼身亡
64日中午时分,武汉大学资源和环境科学学院学生王雪明回到寝室后倒床就睡。出事后《说明》显示,在此之前,学院电话联系了他,询问是否将毕业去向的‌‌灵活就业‌‌改成‌‌待就业‌‌,王雪明表示认可。

13时许,王雪明再次外出。这期间,室友都在忙着修改PPT,第二天就要毕业答辩,没有人注意到他。

1427分,王雪明独自一人来到一家连锁酒店,并于1528分许,入住位于酒店13层的1305房。

也是在这天15时许,有同学给王雪明打电话,提醒他提交毕业生登记表和体检表等材料。王雪明接听了电话,说自己在外面,1个小时后回校交资料。但之后,没有人能再联系上王雪明。

17时到23时,王雪明的同学给其打电话,显示手机关机,给其QQ留言,也无人回复。2330分寝室熄灯后,王雪明依旧没有回来,同学将情况报告给了辅导员。

《说明》显示,辅导员让学生干部和王雪明家长联系,王雪明父亲手机关机,其母亲秦兰(化名)表示不知道儿子去向,之后又表示自己没有陪伴在儿子身旁。

辅导员研判情况后向学院报告,学校安排辅导员带领4名同学开始寻人,并向辖区派出所通报情况,到次日凌晨四点也未找到王雪明。他们将情况告知了其母亲。

四天前,秦兰刚和儿子通了电话,聊的是毕业去向的事情。《说明》也提及此事,那天学院发现王雪明签字确认的毕业去向为‌‌灵活就业‌‌,但没有按通知要求提供相应材料。辅导员与其母亲联系,秦兰表示,王雪明准备报考公务员,辅导员称,这种情况按政策属于‌‌待就业‌‌,需向王雪明本人确认。失联那天上午,学院将王雪明的毕业去向修改为‌‌待就业‌‌

秦兰告诉每日人物,儿子打算读研,没有找工作的意向,但辅导员一直想让儿子找工作签协议。王雪明出事后,有人在网上发文质疑,‌‌是否存在武汉大学为就业率好看,强迫学生违心签署就业协议?‌‌关于此事,辅导员未接受每日人物的采访。

秦兰和孩子聊完后,又和辅导员通了电话,说在毕业去向那里‌‌填报考公务员吧‌‌,辅导员告诉她,这要填‌‌待就业‌‌。秦兰说,这三个字她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65日,她听到王雪明联系不上,一大早就坐上了前往武汉的火车。11时许,她得到了孩子跳楼的噩耗,而这个时间孩子本该在论文答辩。

《说明》称,‌‌65日上午,公安机关查到王同学登记入住酒店信息,学校老师和同学3人前往酒店核实寻找,坠亡发生前师生均与王同学无任何接触。‌‌

被问‌‌研究生去什么地方‌‌后痛哭不止
王雪明父亲王新民告诉每日人物,出事后,他们和校方沟通,校方告诉他们的是‌‌毕业去向填不填有什么关系呢,论文写得优秀不优秀又有什么问题呢‌‌。他觉得这是校方在推脱责任,证明学校没有给王雪明施加压力。

王新民并不这么认为。他说,‌‌我犯的最严重的错误就是让孩子听老师的话,没有想到老师给他一层层施加压力。‌‌

王新民说,从5月份到出事,辅导员一直想让王雪明签订一份就业协议。辅导员为王雪明推荐了一家网络教育机构,在王新民看来,这份工作和王雪明所在的学校以及成绩‌‌是完全不相配的‌‌

王新民建议王雪明不要签订这份协议,‌‌签了那家不好的单位以后肯定还要改,咱不愿意去这家单位又何苦签呢?‌‌

王雪明室友告诉每日人物,这些协议一般是辅导员推荐的,只是商量一下,不会强制同学签订。

王雪明曾告诉过家人,自己想去读研。而据《说明》,王雪明未向学院递交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申请。去年9月,辅导员发现后曾通过班干部动员其补充提交,但仍未受到其申请。后来与其沟通,王雪明表示:‌‌没有获得名额的本质是自己的不足,而并非其它,正因如此,我也没有理由不满。‌‌

此外,王雪明报名参加2018年研究生入学考试,但并未按网上报名系统要求提交考生照片,未获报考资格,未参加考试。

王雪明的室友回忆,王雪明一直没有复习,班长曾经给他送来一大堆考研资料,但是他也没有看,考试当天也没有参加。

今年春节回家,王雪明并未跟家人提起此事。有一次吃饭,妹妹问了一句‌‌哥哥,你研究生去什么地方?‌‌,全家人都没想到,王雪明顿时痛哭不止。

家人忙宽解他,表示家里没有负担,愿意干什么家里都支持,‌‌你愿意考研,那明年再考,都是最好的出路。‌‌

从小内向,常独来独往
《说明》称,王雪明自入学起就显示出‌‌父子关系紧张,对现实生活迷茫,情绪焦虑、抑郁‌‌等心理困扰。

王新民不认同这种说法,在他眼里,‌‌雪明真的离不开父亲‌‌。他说,从王雪明幼时起,他就陪着孩子下围棋,孩子弹钢琴他拿谱子,孩子打电脑游戏他陪着玩。到了高中,他不给孩子一丁点压力,但孩子学习一直很优秀。

王雪明是他们的第二个孩子,他还有一个哥哥。王新民说,他们是工薪家庭,一直想要个女儿,但第二胎还是男孩,他们也接受。但因为计划生育的缘故,王雪明出生后不能每天和亲人见面,从小是爷爷奶奶照看,到了小学四五年级才接到父母身边。

王新民知道孩子很早就形成了内向的性格,因为他从小面临的情况都是‌‌别的小孩可以公开地被领出去玩,但是他不能‌‌

20146月,王雪明以628分的成绩考入武汉大学。室友说他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去吃饭也是一个人去,没有玩得特别好的朋友。‌‌

孩子出事后,王新民在网上发布文章称,201574日,王雪明对面的宿舍楼发生了一起坠楼事件。王雪明当晚在监控中出现了好几次,被列入重点监控对象,对王雪明的心理造成了一定影响。

武汉大学在《说明》中提到的则是,去年830日,王雪明彻夜在校园内徒步游晃。20181月,未按时提交毕业论文开题报告,5月,在核实毕业信息和关心毕业论文进度的过程中,辅导员发现王雪明动力不足且提供不实信息。‌‌在此情况下,学院通知家长来校共同关心帮助王同学。‌‌

据王雪明母亲秦兰介绍,512日她来到学校,辅导员建议其带王雪明到学校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进行心理健康评估。之后,学校医务室给出的诊断结果为中度抑郁症。但他们并不接受此结果,随后带孩子去省人民医院检查。

王新民称,孩子在两次检查中均如实回答医生的问话,提到了自己‌‌有紧张情况,有时候睡不着,有时候会产生幻觉‌‌。省人民医院医生认为王雪明只是‌‌有轻微症状,无以致病‌‌

《说明》提到,诊断后,其母亲只向学院出示了两张心
理自评量表结果分析报告(即SASSDS),未出示第三张症状自评量表(即SCL-90)和记载医生诊断结论的病历。辅导员当时对诊断材料的完整性表示了疑义。

《说明》称,‌‌学院郑重提醒王同学母亲负责好王同学的人身安全,防范意外发生。王同学母亲在《情况说明书》签字确认,同意从512日起,‌‌由家长看护照顾和来返学校‌‌负责好子女的人身财产方面的安全‌‌

秦兰说,诊断后,她问过辅导员孩子还能再休学吗,辅导员说不行了,‌‌休学要在3月份提出申请‌‌。由于马上要论文答辩,秦兰又问辅导员如果孩子答辩不了会是什么结果,辅导员说只能拿到肄业证。在此情况下,她才签了字,目的是‌‌给孩子的四年一个说法‌‌

513日起,王雪明和母亲搬去了校外居住,之后,王雪明又回到宿舍写论文。
王新民在得知消息后,特地来武汉‌‌看看孩子的状态‌‌527号,他到王雪明宿舍,看见电脑打开着,便想检查下论文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他写什么,我首先看他写的完整不完整,一看很完整,也有自己的创新和观点表达,感觉还可以。‌‌

那天在宿舍呆了二十分钟后,他们一家人找了一家餐馆,一直吃到晚上九点,王新民觉得孩子很正常,他和孩子喝酒聊天,帮孩子出主意,鼓励他多出去走走,逛一逛武汉。他觉得这些话都说到孩子心里了。

第二天,他和妻子便离开了武汉,再来时,孩子已经跳楼。

来源:每日人物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一看就这傻逼爸逼死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