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8

陈光诚:是谁不断剥夺我们的权利?

转发此新闻:


从上个世纪最后20年,中国农村农民被乱摊派乱收费,很多农民耕地被强占,村民、市民住房被强拆,导致农民、市民不断长期上访。他们控告无门,反遭截访,被关押、殴打,甚至关黑监狱,送精神病院。有许许多多人为此葬送了身家性命。

与此同时期,工人下岗,无奈做点小生意却屡遭城管驱赶或工商税务部门的盘剥;农民舍下一家老小进城辛苦打工,年终却往往拿不到工钱而空手还乡,随后就是在万般无奈中奔波于讨薪路上。有些讨薪无果,甚至受到人身伤害。

从本世纪到如今,大规模的全国教师、出租车司机、塔吊司机、卡友罢工,退伍老兵等集体上街维权。结果当然是不仅没有讲理的地方,还不断遭到各种形式的打压,甚至连帮助受害者拿起法律武器维权的人权律师也遭整体打压迫害。

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上述不同社会群体和我们所知更多社会群体(除一言九鼎的独裁者及其直属的利益群体)的权利全都被侵害?是谁在不断侵犯我们的权利?因何他能够多年来一直侵犯我们不同群体的权利,而作为绝大多数的我们却好像是无计可施?

其实,我认为这些问题只要略加思考便不难回答,只是很多国人犯了只顾拉车不顾看路的错误,没有仔细的去思考追问过,或念个人势单力薄。

不同群体的权利之所以都遭侵害,是因为所谓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实际上就是少数人垄断所有资源和权力、无节制也不可能节制地剥削绝大多数人民的这种制度。中共把必须坚持他们的领导这一最大特权堂而皇之地写在了中共的《宪法》里。它的组织可以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还要武装到牙齿。而你连聚餐的自由都没有,更别说组党结社,那直接就被中共视为严重犯罪。

生活在不是为了社会公正而是为了维护一党之私的特权而设立的所谓社会主义制度下,除了既得利益集团之外(包括他们内部权力倾轧、残酷斗争的失败者),谁的权利都没有保障,随时会因台上独裁者及其势力的需要而遭侵害,直至被剥夺殆尽就是必然的结果了。

是谁在侵犯我们的权利?毫无疑问是共产专制制度的守护者们——中共权霸那500多个家族及其裙带附属利益群体。

受害者权利遭他们侵害的形式虽多种多样,千差万别,可仔细归纳起来,无非是人权与物权两种。我想物权,不必多做解释。至于基本人权,《独立宣言》明确了人人生而平等……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上述权利本是神圣不可侵犯,说白了就是每个人的个体权利、人格尊严都必须受到尊重。可是在把专政写入宪法,旨在强调党的特权的专制制度下,官僚阶级会以国家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随心所欲地任意剥夺任何人的权利,无论是人权还是物权。尤其是在人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的时候,你的生命权也危在旦夕了。其实共产专制制度说到家就是少数人通过暴力抢劫多数人的制度,把他们建立的压榨剥削人民之上享有的特权制度化了。

他们因何能够一直抢劫、屡屡得手呢?说白了是因为我们的不团结,不能长远地看待自己的利益,每个群体内部和各群体之间不能结成互助的利益共同体。
今天我的权利被侵犯了,你视之无见;明天你的权利被侵犯了,我袖手旁观;后天独裁者侵犯他、她的权利时,你、我都无动于衷,甚至避之唯恐不及。结果我们的权利全都被轮流轮番侵犯了,无一幸免。加上独裁者不断地利用党的组织优势,对付个体,所以屡试不爽。

其实,能够最大程度地消除社会不公的民主制度早已被许多国家验证,而且良好运行多年了。只是因为它会最大限度的限制独裁者的权力,中共一直极尽丑化、极力阻止该制度在我们中国建立和成长壮大。

要最好地保护我们的人权,就必须改变共产专制这制造不公的制度,否则中共独裁者很容易在作一些表面的改变或改革后,再行倒退走老路,借尸还魂继续奴役人民。

总之,结束独裁是维护每个人权利的必经之路,而建立起权力制衡的民主制度才能走出当权者为了争权夺利,比凶斗狠的恶性循环。迈入以惩恶扬善,依法行事、以理服人为基本准则的现代文明,一劳永逸地保障我们和我们子孙后代天赋的人权。

来源:自由亚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