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9

酷刑中未倒下的“中国良心”高智晟 你在哪

转发此新闻:
                 “中国良心”,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图/马文都)

“我就跟大哥联系,梦到他不好了,身体有问题一样,吓醒了。”耿和说着她523日凌晨1点的一个恶梦,那个梦跟她的丈夫高智晟有关。
2017813日早晨,时年53岁的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再次被突然失踪,至今316天,杳无音讯。耿和说:“大哥也经常去询问,他们(中共官方警察)不说真话,一会儿说在北京,一会儿说在榆林,现在又说不知道。”
他的这次被失踪,“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2017914日紧急声明中表示,可能与他当年6月接受香港一杂志的专访有关。
高智晟,这位被外界誉为“中国良心”、敢同中共抗衡而令当局害怕的律师,已不是第一次遭受这样的迫害。
2004年底,高智晟开始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并随后连续公开上书中共高层,要求改变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迫害,并参与调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因此,高不断地遭到中共当局长期、非人的酷刑迫害。

四次上书与被迫害
2004年底,高智晟开始代理并调查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黄伟案件,当时他及其家人随后就受到来自中共政法委的威胁恐吓。
20041231日,高智晟首次写信给中共人大常委会及吴邦国委员长,反映大陆司法系统存在的知法、违法问题,以及严重剥夺法轮功学员人权的现状,呼吁人大关注和改变此状况。他曾表示,“哪怕这封信的发表之日,就是我的入狱之时。”
2005年高智晟三次致公开信给当时中共最高当权者胡锦涛和温家宝:
1018日的公开信披露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酷迫害案例及诸多具体事实和细节,建言停止迫害;
1122日的公开信抗议因他的公开信受到当局对其本人和他全家非法的迫害;
1212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的公开信中,他写到他是用颤抖的心、颤抖的笔去写那些被迫害6年来的法轮功学员的惨烈境遇。
第二天,高智晟在大纪元网站上公开退出中国共产党。
                                高智晟2005年12月13日退出中国共产党。(网络截图)
200638日,苏家屯事件后,高智晟公开表示要参与调查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的真相。
20068月,高智晟被中共当局吊销执照,同时被秘密绑架酷刑4个月;1222日,高智晟被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在缓刑期间,高智晟被强制失踪至少6次,最长一次达20个月,其间饱受酷刑折磨,包括被扒光衣服,用烟熏双眼,用电警棍电击、竹签插其生殖器,向昏倒在地的他撒尿等等。
在被酷刑的同时,中共当局还以其妻子儿女的性命要胁高。事实上,高智晟的妻子不仅被当局殴打,他们的女儿耿格因接受不了这一切的迫害甚至要自杀。


                               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被中共迫害得门牙都掉落了。(视频截图)
一直到201487日获释,高智晟几乎不能走路或说出完整且可理解的句子。可是,被折磨成“老人”的高智晟不仅没有被放行到美国与妻儿团聚,反而连看牙、散步运动的权利都失去了,只能进食流质食物;并被软禁在陕西省偏远村庄,遭受24小时全天候监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妻儿们在20093月成功逃到美国。
酷刑折磨细节
高智晟多次遭中共当局酷刑折磨,他说,最终在神的护佑下得以生还。
以下节选部分均来自高智晟本人的述说或他撰写的文字。
20068151222日,我总共被关押时间是129天。其中被铐住双手的时间是600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上的时间是590多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的时间为590多小时。129天里,被强制盘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过的时间是800小时左右;被强制擦铺板的次数为385次。”
20079月被酷刑:
“行至一拐角处时,迎面扑来六、七名陌生人。我的背后脖颈处被猛然一击,眼前感到整个地面飞速向我砸来,但我并未昏迷。接下来,感到有人揪起我的头发,迅速套上了黑头套,被架上了一辆凭感觉是两侧面对面置有座椅而中间无椅的车上。我被压迫趴在中间,右侧脸着地,感到有一只大皮鞋猛然踩压在我的脸上。”
“‘来,给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得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
“其中一人嘴里叼上了五支烟,用火点着后猛吸几口,另一人站在后面用力抓住我的头发,压迫我低下了头,另一人开始用那五支烟熏我的鼻子和眼晴,这样反复多次⋯⋯过了约两小时左右,进来两人换下辛苦用烟熏我的那俩位。我的眼睛肿胀得什么也看不清了。”
“接着,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
“这样的折磨持续到第三天下午时,我至今不知当时哪里来的巨大力量,我是怎么挣脱他们的,一边大喊天宇和格格的名字,一边猛的撞向桌子。我当时大叫孩子名字的声音今天回想起来都感到毛骨悚然,那喊声极其凄惨及陌生。但自杀未能成功。感谢全能的上帝,是他救了我,我真切地感到是神拖住了我。”
                                     中共黑监狱酷刑示意图:铁椅子(明慧网)
2010年被酷刑:
“他们将我拖出了车,可我的下肢像木头,刚下到地上就砉然倒地,那一群人几乎没有了理智,其中有人喊‘往死里捶丫的,敢跟大爷们耍赖’,不低于四个人参与了那一阵短促的暴打,我全无能力保护自己,连地上打滚的能力都没有了。”
“我并不看他们,一双很大的脚,穿着毛面皮鞋,猛地在我的小腹上踢了几脚,他一弯腰,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揪得半坐起,我被揪得仰起了脸⋯⋯
⋯⋯
尽管如此,高智晟明确表示,中共的酷刑无法使他噤声。如今被失踪的他,又不知会遭到怎样的折磨?
七年前,高智晟的儿子高天宇曾被问,如果爸爸来了,你会说什么?他说:“我一定哭很多,因为我终于可以见到爸爸了。”


来源:大纪元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