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

魏京生:八九民运中的知识精英

转发此新闻:


最近看了一部电视剧,叫做乱世书香。剧中反复强调了文人的风骨,并且演出了一些范例。很多观众可能会感叹今不如昔了。我觉得至少八九民运期间,很多中国的文人知识分子,表现不逊于古人。特别是那些不怕牺牲的学生和市民,表现出了中国五千年文化带来的风骨和勇气,至今仍让我感动流泪。

风骨,在西方叫做知识分子的独立性。也就是不被权势和金钱所左右,独立探索真理并且不怕牺牲的精神。这和中国传统中的风骨是相同的概念。风就是不畏权势的独立性,纯粹性,不是随风倒的风派投机分子。骨就是强硬,宁折不弯,敢于坚持真理,不惜牺牲性命。这在欧美国家是被尊崇备至的高尚品格。相反的性格在北京话里叫做忒肉,面瓜。

八九民运时不仅有让人尊崇的风骨,也确实有见风使舵的投机和优柔寡断的面瓜。孰轻孰重,决定着历史的走向。广场上那成百万的风骨,没有领袖失去了方向,像惊涛骇浪中的小帆船一样,难逃倾覆的命运。而权高位重的决策层中,暴政一方的坚定和多谋善断,把历史大方向扭转向倒退,并且血流成河。

八九民运这场建国以来最大的风潮,给了我们很多经验和教训,也说明了很多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在专制暴政的淘汰和筛选之下,文人的风骨在迅速地退化;独立知识分子越来越稀少,反而大量存在于民间。而这种风骨,或者说是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是中国摆脱暴政向前发展的强劲动力。

文人风骨或者独立知识分子精神,起源于古代的士大夫阶级和贵族骑士阶级。所以也有说法叫做贵族精神或者君子之风。现代崇尚人人平等了,政治正确只好改为独立知识分子精神,但内容没有多大的变化。

古代由于经济条件限制和信息获得的困难,奴隶阶级和平民百姓很难产生知识分子,何况独立的知识分子。但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各国统治阶级逐渐认识到独立思考的宝贵价值。而本阶级中可以接受知识,又不被恐惧和生存所困扰的人里,所产生的独立知识分子的智慧,往往决定着国家的生存和发展。

秦汉以后,经济的发展和知识的扩散,使得平民阶层人才辈出,并且发展出了使平民知识分子地位可以上升的科举制度。在西方也是随着经济发展和知识扩散,在近代发展出了非贵族的独立知识分子。但他们的风骨和精神却是相同的,而且都是继承了古代文人发展出的精神。因为这些风骨和精神,正是知识分子于国家和社会的价值之所在。

当然每个人的遗传和环境都不一样。知识分子阶层中也有大量相反的产品,也就是古人所说的奸佞小人,现代人所说的投机分子。在一个专制环境中,独裁者们最喜欢的是善于谄媚拍马的奸佞小人。最有价值的独立知识分子被淘汰,社会发展停滞或者倒退。

古代中国比较自由的环境,是古代中国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的关键条件。其中,独立知识分子在政治领域和经济领域得以发挥他们的才智,是关键的原因。而不断产生的暴君和独裁政治,恰恰是经济停滞倒退,最终改朝换代的主要原因。

近代以来西方的现代民主,虽然不够完善,但展现出解决改朝换代天下大乱的能力,优于中国古代的不稳定的自由环境。这就是近百年来仁人志士们学习西方的最主要的原因。共产党学来的专制农奴制,只能使中国停留在落后的位置上,如果不是立刻崩溃的话。

來源:自由亞洲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Mark712010 说...

1)强烈要求中国海口市政府领导人: 王业天, 吴腾越必须为你的流氓行为负责并公开向美国人民道歉和赔偿精神损失。因为我们是美国良民而不是你所骂的美国鬼和恐怖份子。Strong demand for Chinese Haikou government leaders: Wang Ye Ten, Wu Teng Yue must be responsible for your rogue actions and openly apologize to the Americans and compensate for the spiritual loss. Because we are American civilians and not the American evils and terrorists you scold.

2)强烈谴责中国海口市政府官员:王业天、吴腾越。因为他们不仅抢劫我们的财产,侵犯了我们的的生存权,而且他们还辱骂、诽谤美国人。Strongly condemn the Chinese Haikou government officials: Wang Ye Ten, Wu Teng Yue. Because they not only robbed our property, violated our right to live , but they also abused and slandered American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