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9

惊!中共社会信用系统监控14亿中国人 正向海外入侵

转发此新闻:
中国即将建成的社会信用系统引发外界的担忧 AP
     中国即将建成的社会信用系统引发外界的担忧 AP


中共政府将在2020年前,将近14亿公民纳入社会信用系统中,这个被比喻为是奥威尔式的大型监控系统,一直遭人权组织的质疑,被认为是打压异议人士的新手段。英国媒体28日报导,中国的社会信用系统,正在跨越中国边界,向海外延伸,冲击外国企业。

英国《卫报》报导,中国社会信用系统常被比拟为奥威尔式的大型监控工具,是野心勃勃、还在持续发展的浩大工程。此系统使用一系列大数据及人工智慧(AU)技术,根据样本的社会政治和经济行为打分数。

虽然中共政府宣称社会信用系统可提高行政效率,但堪培拉智库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国际网路政策中心(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Institute)美国中国学者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发表的报告提出质疑,指社会信用系统的冲击超越中国国界,该系统对境外的影响还不为人知,实际上已经在影响外国企业的行为,迫使它们向中共的立场看齐。

霍夫曼说,最近发生了一些中共施压国际航空公司更改台湾和香港称谓的事件。这些是中共将社会信用系统规则应用到外国公司的例子。

霍夫曼解释说:航空业者被控违反的民航业者信用管理措施,已写入文件,以落实建立中国社会信用系统的两个关键政策指南社会信用特别被用在强迫国际航空公司承认和采用中共版本的事实,借此压制台湾的另一种观点。

截至201811日,所有在中国注册的企业按照新的注册要求,都被纳入社会信用系统,并被分配一个18位数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通过这个企业ID号,中共政府追踪所有企业,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共系统中记录它们的违规行为。从630日开始,该系统将不仅适用于企业,还将适用于非营利组织、非政府组织,商会和社会组织。

霍夫曼表示,中国藉发放新执照之名,把所有企业纳入社会信用系统,借此追踪企业,并在社会信用系统的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通报所有违规行为。
公司没有选择,只能服从,如果它们想要继续在中国做生意。霍夫曼对《卫报》说。

对公司的制裁迄今是以罚款的形式出现。比如今年五5月,日本零售商无印良品因为在商品标签上将台湾列为一个国家,而被罚款20万元人民币。

霍夫曼上述报告题为《社会信用:技术提升了的专制控制造成全球后果》,628日由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出版。

同一周,澳大利亚国会委员会发布一份两党报告,为制定抵制隐蔽外国影响力的法律铺路。

社会信用系统 中共管控新手段
根据中共发改委3月声明,在火车上吸烟、持过期票坐车、没付罚款、散布不实消息、飞行期间造成麻烦都属违规,可列入黑名单。对失信程度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禁行措施。

在这个社会信用系统中,分数高的公民可入住较好的旅馆、取得更好的租房甚至学校。分数低者,则会被暂时或永久禁搭飞机或火车,2017年有615万人隶属这类。根据报导,社会信用系统今年在杭州试用时,分数高的公民享有免费使用健身房的待遇,在公立医院等待清单上的等候时间也会缩短。

至于社会信用系统的商业面,华府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e)先前就曾报告,准时缴税并遵守政府要求的企业可取得更好的贷款条件,也更容易拿到标案。

不过这个系统也遭到来自各界的质疑。NSBO 分析师吉列姆科林斯沃思汉密尔顿在《金融时报》撰文说,这个社会信用体系可以通过重新调校,产生爱国分数——也就是评价一个人的观点在多大程度上与执政的共产党的价值观保持一致的分数。

他说,这就是这项社会信用体系的核心:不仅仅是使用大数据来衡量信用得分,还要量化全体中国公民的政治倾向。

德国维尔茨堡大学汉学教授Björn Alpermann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中共将要建立的这个系统远远超过了财务信息范围。违反交通规则,以及儿女不定期看望父母,或者违反公共道德等都会记入评估系统中,渗透到私人生活领域。
批评政府的言论或个人其它不受欢迎的举动都可能进入评估系统中。中国在社会信用和互信方面显然出现了问题。人们还不知道该计划会在多大程度上得到实施、公民会在多大程度上受到来自中共的国家级监控。可以想像的恐怖景象是整个大陆在进行全面监控并采取制裁措施。

中国问题专家马晓月(Mareike Ohlberg201815日在瑞士媒体《新苏黎世报》上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提醒民众:中共即将构建起来的全民诚信积分体系,将会变成一个被中共利用来对全体中国国民的一切言行,乃至其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严密监控的体系。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说,中共采取这种手段,一是监控,二来它会给一些公民打上一个标签,进行歧视、打压,这是不可避免的,用心非常险恶。对政府说的公民,那就可以说你信用不好。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2017年年底发布消息表示,大陆律师李肖霖于2016年在网上购买机票被拒,才发现他被法院列入黑名单。

《华盛顿邮报》报导,大陆资深的新闻从业员刘虎(译音)一直都利用微博,指控高干腐败,揭露他们的罪行。2013年底他被当局以捏造和散播谣言罪名起诉后,法院以未收到他支付的款项为由将其列入了黑名单。

来源:希望之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