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9

邓小平的后代是红二代里的孤家寡人(高新)

转发此新闻:
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Public Domain)
    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 邓小平曾不准江青的女儿李讷用毛泽东稿费付医疗费》里介绍了到李讷要求提取父亲毛泽东生前稿费积蓄一事被邓小平拒绝后,通过杨尚昆的儿子杨绍明向杨尚昆求救,杨尚昆对自己家人说了一句“小平同志在对待主席后代的问题上太不厚道”。可见,邓小平虽然自执掌中共实际领导权后,不但一直没有彻底否定毛泽东,反而还在其“四项基本原则”中的“坚持马克思主义”后面补充一句“毛泽东思想”,但事实上邓小平这样做不过是为了在中国大地上借毛泽东之尸来还共产党之魂,而从其内心世界来讲,他邓小平实在是恨透了毛泽东。

一九八八年,,邓家上下开始讨论一件非常重要的家庭大事,眼看陈云、王震、聂荣臻的孙子辈都已出国留洋,而且有的干脆就是在美国、加拿大等地读了洋人的私立中学,邓家人自然心动。於是便为邓家孙辈中的老大邓卓芮是否也应该到美国读一两年高中后直接在美国读大学的事情争论不休。在这种事情上从来不拿主意的邓小平虽然亲自参加了这个家庭会议,但却静看子女们各执己见,脸上堆满了得意、满意和快意的微笑。而此时此刻,前“第一家庭”的落魄公主李讷也在含泪微笑,因为她的儿子,毛泽东的外孙王效之终于被一所为饭店培养侍应生的职业高中录取。

职业高中毕业后,王效之被如愿被分配到北京一家五星级合资饭店当侍者。 男孩子分配到饭店工作,第一岗位必须是大厅门外。当王效之身着制服,在凛洌寒风中为奔驰骄车中走出的贵宾开门时,他可能没有想到这些贵宾不过是邓朴方康华公司的一群雇员,他们来此五星饭店是为了宴请一个正在北京寻找大买主的日本汽车商。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间,成百上千辆汽车进口的生意签下合约,而大厅门外的王效之正在向一位即将去日本出差的同事央求,别忘了给他捡几本人家不要的汽车杂志回来,而后又特别叮嘱一句“千万不要买新的,太贵。”

当时,汽车是王效之的人生最爱,他做梦时都在想着何年何月自己能够买得起一辆汽车。萌生这一念头的起因再简单不过,因为他从懂事起便看到不得不搭公共汽车去看病的母亲被拥挤的人群推来搡去;他从懂事起便看到偶而有机会搭乘某位出於怜悯之情的官员的小卧车时,母亲那付诚惶诚恐的样子。

但是当年这样的梦想对於一个饭店的侍应生来讲,实现的路途何其遥远!无奈之间,王效之唯一的企盼就是已经满鬓白霜的母亲慢点老,慢点老。当时的落魄公主唯一的生活寄托就是王效之这一个儿子,而王效之的最高理想就是让母亲坐上自己挣出来的汽车,车牌非常具体:就是德国奔驰。

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再次鼓动起经商大潮后,随着邓家众子女恨不能个个都在深圳等地办起了公司,王效芝终於赚足了陪母亲和继父去深圳参观的所需费用。深圳归来,他同母亲郑重谈了自己也要办公司的念头,目的还是要让他那为让母亲坐上自己的汽车的梦想早日实现。

李讷含着眼泪看着懂事的儿子,心里明知毛泽东的外孙办公司结果可能会是什么,他的政治背景同邓家子女的政治背景很可能起到相反的效果。可难为儿子的一片孝心,也只能点头称是……

当时那些年里毛泽东和江青的女儿及毛泽东唯一的外孙的那这番境遇,邓小平可能不清楚每一个细节,但大体情况他应该知道,邓家子女更不可能不留意。是上帝安排的因果报应,还是共产党人为路线斗争的必然结局?

中国大陆的官方媒体上曾刊登一篇歌颂毛泽东后代“平民生活”的文章。文中说:毛泽东去世后,李讷没有继承毛泽东的一分钱的遗产。毛泽东去世后,李讷有过一段异常孤独、困难的时刻。那些年由于母亲江青在京北远郊秦城监狱服刑,她常常要花整天的时间,乘公共汽车去那里探监。毛泽东去世后,李讷没有享受到一点特权。在随后的改革开放时代,李讷自然也属于那种“落后于时代的人”,她只是本本份份地做人,谨小慎微地依靠着那份工资生活着。对于这个火红的年代,李讷已经是一个边缘人。李讷对生活是知足的,她似乎什么也不缺。她缺钱吗?不,实际上只要她一松口,就会有无数的人愿意为之付出。一位沂蒙山老区的农民得知毛主席的女儿生活极端困苦,捐给了李讷2000元钱,但李讷把这钱转捐给了希望学校。也曾有一位港商得知李讷的困境寄来了1万港币,但李讷决定兑换成人民币之后捐献给延安老区,结果在银行被骗子将此款骗走。李讷不愿意接受别人的馈赠和帮助,她说:“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比我更困难、更需要帮助的人”。

2003年纪念毛泽东一百周年诞辰前后,一篇题目为《李敏李讷现身 生活现状曝光全国人民都哭了》的报道文章说:李讷长期患病而得不到有效的治疗,按照目前的医疗制度,诸如透析等项目都是需要自 费的,而一般的公费药物根本无法治疗,李讷的病况已经十分严重,双肾严重萎缩,据专家 诊断,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换肾,而这是不可能李讷因为退休很早,工资标准很低,不可能 有那么多的钱来做透析治疗,更不可能做手术治疗。可以说,李讷是凭着一种精神的力量在与病魔抗争的….


这篇文章说的虽然是事实,但在2003年早已经是旧闻了。事实上,邓小平担任中共政权实际上的一把手期间,被他刁难的毛泽东后代主要是李讷一家,当然是因为李讷的生母是江青的原因。而到邓小平一九九二年终于决定还是要在十四大上维持江李体制后,再遇到与毛泽东后代及家人相关连的问题需要中央决定时,江泽民李鹏已经不再需要看邓小平的脸色行事了,李讷按局级待遇退休,退休后的生活保障由中办老干部局负责就是江泽民批示的。而到邓小平和陈云相继去世后,不但李讷一家的生活境遇得到改善,当年被邓小平亲自定刑十七年的毛泽东侄子毛远新都重新嚣张起来。

比李讷年轻不到一岁的毛远新因为小时候就被接到中南海成为毛泽东一员,与李讷情同手足,文革中一起一步登天,文革后一样被“隔离审查”。只是毛远新被“隔离审查”的时间长达整整十年。一九八六年李讷总算在杨尚昆的一再通融下被宣布“可以重新安排工作”,但毛远新却被邓小平下令判了十七年。当然刑期是从一九七六年十月失去自由的那一天算起。

邓小平去世之后,李讷先是被江泽民安排退休,继而又被江泽民请回政坛,安排了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而李讷的儿子,毛泽东唯一的外孙王效之从此也不再遭人白眼,离开宾馆服务员岗位到深圳经商后,据说是得到刘少奇和王光美的儿子,当时已经在武警水电部队当领导的刘源的暗中相助。

王效之因为幼年时留下的心理阴影,长大之后也不擅交际,结果没等生母李讷着急,与李讷父亲毛泽东和江青有杀夫之仇的王光美先急了,下令让说起来与李讷父母毛泽东和江青有弑父之恨的刘源为王效之“想想办法”,于是刘源拜托了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成……王效之的婚礼上刘源代表男方家长,薄熙成代表女方家长,刘源当场诵读一文:

祖先的遗留,良心陋习,好赖香臭,像一锅乱炖;泽被与贻害,后辈都要承担,优秀的思想和惨痛的教训,同样可贵。我们继承什么?全在生者自身所为。当然,必须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青史凿凿:毛刘合力,国之幸、民之福,成就了历史上最辉煌的革命事业;毛刘分离,国之殇、民之难,也铸成两位伟人和两个家庭的最大悲剧。我们今人,必须力保先辈的成功,避免他们的失败,光大真理,扬弃错误。这才是真正的好后代。

这个世界上,不是没道理。往往是人们超脱不出感情,意气用事,不讲道理;或不想搞清道理,心里明知不愿信、不愿行,不按道理去做。

对我们两家,最简单的事实证明,和则盛、斗则衰,合是正确、离是谬误。多浅显的道理!我们两家后人,最起码应该做到,和而不斗,合而勿离。多明白的事情!不该按理办事、敏于行止吗?

今天,毛泽东、刘少奇两位老人家,若在天有灵,看到我们举行如此盛大的婚礼聚会,济济一堂,同贺大喜,一定会为我们高兴,一定会为有这样的后代而自豪,一定会为“换了人间今又是”,而“泪飞顿作倾盆雨”!

刘源的这份东西一度在中国大陆的公开网站上贻笑大方,是不是会被邓家后代嗤之以鼻我们无从知晓,但文革结束之后无论是邓毛两家还是邓刘两家都是从无往来。而且当年那批所谓“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红后代们能够被邓家子女认为值得往来的本来就为数了了,而到了一九九二年邓小平抛弃杨尚昆兄弟之后,邓家子孙们在红二代里就更孤立了。后续的故事,留待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來源:自由亞洲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居然有人给李讷、毛远新这两个刽子手招魂?

匿名 说...

斯登哥尔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