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9

“白字校长”和“白卷英雄”都是被“文革”耽误了(高新)

转发此新闻:
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Public Domain)
   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Public Domain)



四十五年前,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中涌现出了又一个“新生事务”:“白卷英雄”张铁生名扬天下。如今,同样是口口声声“被‘文革’耽误了”的北大校长林建华一夕之间便成 了名闻天下的“白字校长”。

我们的自由亚洲电台也及时以《北大校长“鸿鹄”一词捉瞎 校庆演讲献丑》追踪报道此事,说的是数日前在“五四青年节”暨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纪念大会上,北大校长林建华宣读讲稿时提到年轻人“要立鸿鹄志”。但他念到此处时却骤停两秒,思索片刻后挤出了“鸿号志”这三个字。

这位北大校长为此承受了多大的舆论压力,在他的道歉信里已有表露。他在这封只是写给北大学生的道歉信中写道:亲爱的同学们,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这位林校长回顾说:“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象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它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这位一夜之间扬名天下的“白字校长”如此把自己的“无知或失误”全都归罪于“文革”,无法不令与这位“白字校长”同时代生活过的人们回想起那位曾经和这位北京大学“白字校长”媲美知名度的“白卷英雄”张铁生。

比“白字校长”林建华年长五岁的张铁生1968年中学毕业后下乡插队。和当年到陕西插队的习近平等人一样,下乡后“积极要求进步,虚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快就被“贫下中农”们推举为辽宁省兴城县白塔公社枣山大队第四生产队队长。

1973年,张铁生和王歧山等数万“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分别被全国各地推选参加招收工农兵学员的“文化课”考试。当年 630日,在理化考试时,他仅做了3道小题,其余一片空白,却在试卷背面给“尊敬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在信中,张铁生诉说了自己在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发生矛盾时的心理冲突,发泄他因不忍心放弃集体生产而躲到小屋里去复习功课,而导致文化考试成绩不理想的不满情绪。


时任辽宁省委书记、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得知此事后,将张铁生试卷背面的信作了删改,指示《辽宁日报》发表,并在编者按中说:张铁生对“物理化学这门课的考试,似乎交了‘白卷’,然而对整个大学招生的路线,交了一份颇有见解、发人深省的答卷。”这篇题为“一封发人深省的信”的文章,之后被收入云南省新增的中学《政治》(各年级用)课本第49页的附录。

1973810日,《人民日报》转载了张铁生的信,另加编者按语:“这封信提出了教育战线上两条路线、两种思想斗争的一个重要问题,确实发人深思。”随后,《红旗》杂志转载时发表评论,说搞文化考试是“旧高考制度的复辟”,“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反扑”。张春桥说这是“反攻倒算”。“四人帮”一伙对张铁生交“白卷”的行为赞不绝口,江青称赞张铁生“真了不起,是个英雄,他敢反潮流”。


各地报刊纷纷转载那封给“尊敬的领导”的信,张铁生一夜之间成了名噪全国的勇于交“白卷”的反潮流英雄。

同年九月,张铁生顺利地被铁岭农学院畜牧兽医系录取。1975年,第四届人大在北京召开,张铁生当选为人大常委,并获得当时的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江青、王洪文同志的亲切接见。

19758月张铁生同志升任铁岭农学院领导小组副组长、党委副书记……从此,红得发紫的他开始频繁参加社会活动,邓小平时代被党史回顾文章批判为“ 成了绑在‘四人帮’战车上的一名打手……”


19768月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江青同志在毛主席的坚决支持下发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著名的白卷英雄“张铁生”写的批邓小平的大字报被党报大力宣传了一阵。


1983323日,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公审“张铁生反革命案件”。325日,该法院判处张铁生15年徒刑, 剥夺政治权利3年,刑期从1976年算起。张铁生在辽宁省凌源监狱里度过了漫长的刑期……


如今的张铁生已经成了“著名企业家”,拥有数亿家产,昔日的”白卷英雄“已经令人刮目相看。同样是“被文革耽误了”的林建华如果把他的道歉信止于“被文革耽误了”的回顾,也许还会令对他万炮齐轰的北大之外的无数网民们中的一部分甚至一大部分对他产生几份体谅和同情……他自己肯定也是万万没有料想到,他这封道歉信的最后一段再次把自己变成了众矢之的。他写道:“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一位网友“仙侠 ”发表评论说:请看看林建华有关北大校庆讲话视频,再仔细读读他的道歉信文字。无知?无耻?北大校长林建华做校庆大会报告时读简单白字,在道歉信里反对“质疑”。这些都是暴露他自己文化水平低、教育理念差和科学方法有问题。北大校长?不脸红?

我们的自由亚洲电台也已经以《网友热议北大校长道歉信 “质疑不能创造价值”引质疑》报道了网友们对这位“白字校长“的”再质疑 :比起读错字,道歉信中那句“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更令人失望。作为一个教育者居然说出“质疑不能创造价值”,真令人担忧。网友们问道,人类的认知和智慧、科学的产生和发展,难道不都起源于质疑吗?有质疑才能有反思,有反思才能有进步,从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到哥白尼的日心说,无数发现、发明和创造无不先从质疑开始, “焦虑和质疑”本身就有价值!

众所周知,这位“白字校长”的鸿号(鹄)志“本来是跟着他敬爱的习总书记八哥学舌来着,如今一个”白“字惊动得党报都已经亲自出面打圆场,赫然开列出“领导干部易读错的106个字”,被网民讽刺为“人民日报在为领导干部开办识字班”,而习总书记那里该会做何反应,将是本专栏下篇文章的内容。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來源:自由亞洲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Mark712010 说...

1)强烈要求中国海口市政府领导人: 王业天, 吴腾越必须为你的流氓行为负责并公开向美国人民道歉和赔偿精神损失。因为我们是美国良民而不是你所骂的美国鬼和恐怖份子。Strong demand for Chinese Haikou government leaders: Wang Ye Ten, Wu Teng Yue must be responsible for your rogue actions and openly apologize to the Americans and compensate for the spiritual loss. Because we are American civilians and not the American evils and terrorists you scold.

2)强烈谴责中国海口市政府官员:王业天、吴腾越。因为他们不仅抢劫我们的财产,侵犯了我们的的生存权,而且他们还辱骂、诽谤美国人。Strongly condemn the Chinese Haikou government officials: Wang Ye Ten, Wu Teng Yue. Because they not only robbed our property, violated our righ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