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5

“赤壁君子”黄文勋出狱后患失忆症 不认识朋友

转发此新闻:
不久前出狱的黄文勋(中)与“湖面一舟”等人合影。(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不久前出狱的黄文勋(中)与“湖面一舟”等人合影。(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有“赤壁三君子”之称的广东民主人士黄文勋,出狱十天后,本周三(523日)终于在广东惠州家中,见到了长期关注他的网民湖面一舟(本名:叶晓峥)等五人。湖面一舟告诉记者,黄文勋记忆力出现衰退,就连他本人及辩护人隋牧青律师都不认识。在五年牢狱生涯中,黄文勋每天仅获睡眠四、五个小时。

数年前,黄文勋因发起“光明中国行”推广民主理念,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五年。513日黄文勋刑满出狱后,继续受到严密监控。本周三,广东网民湖面一舟、陈校容、李秋青、袁鹤及廖慈云五人,成功探访了黄文勋。湖面一舟周四(24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黄文勋的记忆力明显衰退,说不认识他,令他吃惊:“昨天下午见到了黄文勋,他说他不认得我,不认得惠州的所有老朋友,包括隋牧青律师,他都不认得。他说他现在的记忆力衰退得比较严重。近期的事情还记得住,我们一共五个人去了黄文勋家里,待了没有多久就出来了。因为黄文勋家周边都有摄像头,也有人员在监控,还有人员来警告我们”。

网民陈校容对本台记者说,黄文勋在披露狱中的遭遇时称,他每天只能睡四到五个小时。陈校容感叹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被推残成这样,令她很心痛。她说:“他说话的时候不象年轻人说话,有点迟钝,反应比较慢。我不能确定,我感觉他被人家喂过药了,他的表达还是很清晰的。他不认识我很正常,一舟跟他是好朋友,而且他是受一舟的影响,才要去献身民主。一舟见面时问他,说黄文勋你知道我是谁吗,他说我不认识你。我说你不认识一舟吗,湖面一舟哦,他说不认识。五年,他全部忘记了”。

湖面一舟说,五年的牢狱之灾造成了黄文勋巨大的精神创伤,但是他追求民主自由的意志未变。黄文勋透露,他出狱后,政府人员曾委婉地向他表达,可以给他几十万元,被拒绝。

人权律师江天勇家属曾透露,江天勇在狱中的记忆力也出现明显消退,家人担心与他在遭羁押期间,所受强制“吃药”等虐待有关。

此次五位网民探访黄文勋并不顺利。湖面一舟说,他们一行离开黄文勋家后,在半路上车被拦截,又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因他在笔录中提到遭公安打伤,公安没有让他在笔录上签字。湖面一舟还说,同一天,黄文勋的女友张爱嘉被国保带到走:

“我们开车离开他家没有多久,就被公安的警车截住了,公安就对我一个人动手,这么多年都是我一个人在照顾黄文勋的父亲,所以我感觉到公安在报复我”。

据黄文勋说,他的老父亲患有精神分裂症,记忆中还是少年时期的黄文勋。陈校容称,他们已知会国保,本周六还会去给黄文勋送一些生活日用品。但被警察阻止。国保还威胁说“村委打断你们的腿,报警也没用”。目前,黄文勋家周边,村口均有保安驻守,国保甚至警告,无法保证到黄文勋家的网民的安全。

來源:自由亞洲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Mark712010 说...

1)强烈要求中国海口市政府领导人: 王业天 吴腾越必须为你的流氓行为负责并公开向美国人民道歉和赔偿精神损失。因为我们是美国良民而不是你所骂的美国鬼和恐怖份子。Strong demand for Chinese Haikou government leaders: Wang Ye Ten Wu Teng Yue must be responsible for your rogue actions and openly apologize to the Americans and compensate for the spiritual loss. Because we are American civilians and not the American evils and terrorists you scold. 2)强烈谴责中国海口市政府官员:王业天、吴腾越。因为他们不仅抢劫我们的财产,侵犯了我们的的生存权,而且他们还辱骂、诽谤美国人。Strongly condemn the Chinese Haikou government officials: Wang Ye Ten Wu Teng Yue. Because they not only robbed our property violated our right to live but they also abused and slandered American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