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当《富比士》也被中共“大外宣” 那些媒体的意见已不是他们的意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8-05-24

当《富比士》也被中共“大外宣” 那些媒体的意见已不是他们的意见

转发此新闻:
中国驻白俄罗斯使馆人员展示习近平书籍,白俄罗斯明斯克,2018年5月3日(路透社)


《富比士》杂志公布2018年全球最有权力人物排行榜,冠军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理由是统御世界人口最多国家与第二大经济体、成功主导修宪等等。许多人从而惊觉原来《富比士》早已是中国杂志,而在大国角力敏感时刻出现此排名,不免再度引人质疑中共大外宣效应。

中共运作十年的大外宣策略效果卓著,随着国际局势诡谲,以及台湾选前政局变化,不少人士发现国际媒体中文版以及时论平台有倾向中共之势,配合社群网路的病毒传播效应,其影响不可小觑。

大外宣工程耗费巨资
以文宣战打天下的中共从2008年底开始研拟大外宣工程,中国主要媒体于2009年初指出,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强化资金人脉,以投资收购等方式影响西方主流媒体,提升中共之国际地位。

当时正逢世界金融风暴,许多西方主流媒体损失惨重,甚至面临破产,中共计划趁机投资收购,认为可被视为市场合理行为,不但降低疑虑,也正是中共介入国际主流媒体之良机。

据报导当时中共国安单位分析,海外华人媒体圈若有适当人选,不妨运作与投资,借重他们长期资源、经验与人脉,进而投资收购西方主流媒体,以便中共适时发挥影响力。

当年香港《南华早报》亦报导中共拟以450亿人民币力推国际宣传,这和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遭遇许多公关危机有关。长年立场开明的《南华早报》后来于2015年底被马云的阿里巴巴集团并购,立场转向亲中共建制派。20169月《南华早报》中文网无预警叫停。

中共的大外宣策略可谓十年有成,而且并不讳言,包括政府单位、智库、大学的研究皆有大量公开资讯。此策略意在掌握国际话语权,影响国际主流舆论,配合社群网路病毒式扩散,为中共带风向,同时防范西方价值之影响。

大外宣攻势虽然有效,却逐渐招致国际社会警惕。例如今年2月澳洲新书《无声的入侵》(Silent Invasion-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作者汉密尔顿教授(Clive Hamilton)应邀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揭露中共积极渗透澳洲精英阶层,涉及40多位政要,恐将使澳洲变成魁儡国!

汉密尔顿教授强调,许多民主人士竟可被中共收买,令人不安!如今澳洲已在前线遭到攻击,而中共在澳洲所做的一切,在美国也会照做!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重视相关研究,并且曾经发表长达50页的战略报告,指出中共将资讯作为武器,渗透自由社会价值和特定机构,包括大学、智库、影视机构、新闻机构。

在对新闻机构的影响方面,包括《洛杉矶时报》以及《富比士》(Forbes)已被亲中共资本家投资收购,报导舆论逐渐倾向中共。其中《洛杉矶时报》刚在今年初被美国华裔富豪医师高价收购。

而创办于1917年的《富比士》杂志,已不再是美国百年老品牌,而是亲共中国杂志,该杂志三年前易手香港财团,本汇鲸媒体投资公司(Integrated Whale Media Investments)取得富比士传媒远超过51%股权。

声誉崇隆的英国《金融时报》2015年被《日本经济新闻》百分之百收购,日经虽是日本主流媒体,其立场却为重商亲中派,近年《金融时报》也逐渐像日经一样倾向中共,例如对一带一路的捧场、对习近平政权之拥护,以及大量亲中智库与学者专家文章等等,原本大量自由派专家文章明显减少或者中止。
在中国,《金融时报》享有可上网阅览以及举办大型论坛之罕见待遇,然而部分敏感报导、文章与讨论仍会遭受屏蔽。

其他立场开明的主流媒体,如美国之音、纽约时报、CNNBBC、华盛顿邮报、卫报、每日电讯报、华尔街日报...甚至经济学人杂志等,其作者与舆论所受影响虽能隐约察觉,实难明辨,然而部分中文内容与标题之正确性,已引起关注。

当心温水煮青蛙
以巨资影响国际媒体,控制国际主流发言权,严重影响中文版,使得与原文不符并且倾向中共立场的误译或标题相当常见。这些媒体长期读者虽众,但能察觉其内容走势之读者有限,而且影响深远,经年累月潜移默化,恐怕有如温水煮青蛙。

在欧洲,柏林的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MERICS)研究报告即曾提醒,中共善用欧洲传统媒体的公信力,对欧洲政经精英以及公民社会之影响激增,而民主自由社会却欠缺警惕。

另报告指出,中共对国际媒体基本原则是棒子与萝卜,包括以广告公关重金利诱、赞助智库、影响学者与意见领袖、经由政府施压撤文、网军攻击等等。此外,对特定外媒差别待遇,例如取消记者证或拒发签证。而对长期鼓吹中共价值,对中国发展摇旗呐喊,却无视人权问题的记者作家学者专家们,则是重金邀请、奉若上宾。

针对前述大外宣攻势,也有重要媒体如《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刊文认为大量陈腐的文宣只会破坏新闻自由、招致反效果。然而,利用单向言论自由之便、国际知名品牌加持、刻意编译以及大量扩散,中共大外宣之负面影响实不容乐观。

也因此,对国际媒体报导与时评保持独立思考、关切中文版译文与标题是否误导,并且警惕国际媒体背后那看不见的黑手是否扭曲普世价值、鼓吹威权专制,这一切显得格外重要!

來源:上報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