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9

西藏人权组织报告:比朝鲜管制更严的是西藏

转发此新闻:
图片: 中国武警在西藏拉萨布达拉宫前巡逻。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中国武警在西藏拉萨布达拉宫前巡逻。 (法新社资料图片)



长期关注藏区的国际非政府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上周发布了一份重磅报告,其中揭露了中国政府在广大藏区范围内施加的压迫性政策,要求当局解除对外籍人士在藏区的旅行限制。
在这份长达40多页的题为《禁止通行:中国强制隔离西藏和政策对等事例》的英文报告中,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主席马泰沃·麦卡西(Matteo Mecacci)在综述中写道:“中国领导人希望完全隔离藏区。相较于尚有少数外国媒体存在的朝鲜,西藏的信息封锁通常被描述得比朝鲜更恶劣。众多独立国际观察员被当局限制或禁止访问藏区,但中共官员代表团却可以随意出入西方民主国家,宣扬他们的相关政策。他们歌功颂德的宣传机器掩饰了腋下匕首的锋利,而中共的目的正是防止外界了解当局对少数民族的极端打压。”
报告引述了今年2月初两名《纽约时报》记者的遭遇。他们在藏历新年期间来到了四川德格县宗萨寺报道当地节日习俗,但就在他们陪同僧侣们彩排演出舞蹈时,警察突然在寺庙出现,之后这两名记者被警方拘留了近17个小时。在漫长的盘问和等待后,他们被公安人员全程护送到了一架返回北京的班机上。
报告指出,两位外籍记者“卡夫卡式”的采访遭遇展现了中国政府在青藏高原地区系统性的隔离政策,北京当局希望培养藏民对中共政策的绝对服从,并屏蔽掉所有和官方说法不一的西藏相关报道。
长期关注西藏事务的女作家朱瑞在印度达兰萨拉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她近期从一名安多藏人口中了解到他于朝圣途中在出境边检时的经历。朱瑞介绍说,这位藏人出关扫描身份证件时,读卡机发出了又细又长的声音,这和汉人出关时的辨别音明显不同。他推断,海关工作人员可以由此快速辨别出藏人的身份并施加盘查。因为担心当事人的安全,朱瑞不愿进一步描述他的旅行细节和去向。
“我觉得中国一直是这样,对周围弱小的国家都是一种盛气凌人的欺压。它觉得因为现在西藏在他的手里,所以它不想很客观地面对这个问题。”
从政府控制信息流通角度来看,新疆和西藏的处境高度相似。2015年底,法国新闻杂志《新观察家》驻京记者高洁(Ursula Gauthier)批评北京当局试图把巴黎暴恐事件与其在新疆的维稳行动和当地恐袭事件联系在一起,遭中国外交部批评,并拒绝为她续签记者签证。次年元旦,高洁被迫离开了中国。
报告说,中国政府百般阻挠外媒报道的同时还限制藏人朝圣或出国,并试图阻止他们对外界发声,以免当局在藏区的封锁性政策被国际社会所知晓。
上周二,藏语教育倡导者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现年32岁的青海玉树县人扎西文色在2015年接受了《纽约时报》的视频采访,披露了藏区学校大力弘扬汉语教育而排斥藏语教育的情况。他认为,政府这样的做法会导致西藏民族文化的灭绝。扎西文色还在采访中说,他理解藏人自焚的原因,并提到自己也有可能会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报道播出后不久,他就被当地警方带走,并于同年以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被正式批捕。
据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统计,近年来已有153名藏人因无法承受令人难以窒息的民族政策而选择自焚丧生。最近一起自焚事件发生在今年3月,44岁的藏民次阔杜恰在阿坝县点火自焚以抗议中国政府在藏区的高压政策,当场身亡。
报告要求北京当局全面解除外籍人士在藏区的通行限制,停止限制藏人的出入境自由和言论自由权,同时呼吁各国政府更加密切地关注中共的对藏政策。
现居纽约的人权律师叶宁表示,中国在藏区实行的戒严政策比在新疆实行得早很多。在1989年拉萨骚乱事件后,中国政府在西藏就宣布了戒严和武力镇压的消息,而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爆发的西藏骚乱导致当局对藏政策变本加厉。相比之下,中国对新疆的旅行限制令是在近年来才逐步实施的。
“如果西藏的情况真的像中共宣传的一派莺歌燕舞的话,民族政策好啊、民族大团结啊, (中共) 就不可能搞这种信息的全面封杀。”
叶宁指出,美国国会议员于2017年提出的《西藏旅行对等法案》对改善藏人的境遇来说至关重要。此法案要求中国政府解除对美国外交官、公民和记者的入藏限制,否则美国将拒绝某些中国官员进入美国。截至本月,众议两院仍未对该法案进行投票。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成立于1988年,致力于维护藏人基本人权、支持藏人自决。该组织与达赖喇嘛关系密切,其基金会资金主要来自美国国会。

來源:自由亞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