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4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力推,200岁的马克思能解决中国的问题吗?

转发此新闻:


今年55日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最近要求政治局委员重温《共产党宣言》,强调马克思主义是共产党人的“真经”,要念好“真经”,才不会贻误大事。此外,习近平访问了即将举办《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的北京大学;而中国央视更推出由中宣部制作的《马克思是对的》谈话节目。中共高调庆祝马克思的目的何在?习近平新时代是否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时代?习近平想用马克思的古老教义解决中国当代问题,可行吗?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张博树;中国民间学人王康。

张博树:习近平用马克思主义做“新极权主义”的盾牌
对于明天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马克思200周年诞辰纪念大会,张博树说,虽然没法知道习近平讲话的具体内容,但根据逻辑推理,应该也能猜到要讲什么。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这些年甚嚣尘上,一直在发展,他正需要马克思主义这样一个招牌。1983年的人民大会堂曾举行过一场纪念马克思逝世100周年的大会,由周扬先生作报告。当时提到要重视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当时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年代,那次大会实际上是要借助青年马克思的一些思想来推动改革开放,所以其整个意向是进步性的。而今天是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正在发展,如此背景下召开马克思200周年诞辰纪念大会,更多是将马克思主义用于论证中共政权的合法性,论证习近平这些年来的左倾和倒退的合理性。张博树猜测,总体来讲,习近平明天应该会按照这样一个思路来安排讲话内容。
张博树:对待马克思主义习、毛之间有不同
张博树说,从习近平的知识结构和成长经历来看,他不认为习真的有多少机会懂马克思主义,他甚至不确定习是否真有兴趣去了解。但作为今天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习现在之所以要重新高举马克思主义,是因为确实有现实的政治需要。张博树认为习近平和毛泽东在对马克思主义的运用上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毛泽东当年真的是用马列原教旨主义,试图推进世界革命,而且是公开讲了这个话。上世纪中苏论战的时候,中国人真的认为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的传人,认为对于马克思主义,毛要比苏联的修正主义懂得多,贯穿得彻底得多。当年毛泽东确实是按照他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试图改造中国社会。比如从5060年代一直到文革,他推动“斗私批修”,推动批判资产阶级法权,批判修正主义,要建设一个无私的人类社会。这套东西当然是可以在马克思原教旨里面找到。马克思确实强调否定私有制。而今天的习近平是否真有这套东西,张博树表示很怀疑。通过看他实际的执政路线,他并未完全否定邓小平,也即他不可能真的否定中国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的进程。对市场经济他也不可能完全调头回到计划经济。但在政治上,他对共产党权力的垄断这一条自然是非常坚持。在国际上,他更多是一种“红色帝国”的套路。
张博树:习近平与世界间的三个“新”——新极权主义、新冷战、新丛林时代
我把今天的习近平和今天的中国与世界的关系用“三个新”来表征。国内,习近平搞“新极权主义”,这不同于当年毛泽东当年的动员式极权主义。他现在在国际上与美国之间的较量则代表一种“新冷战”形势。“新冷战”又不完全等同于上世纪的传统冷战。说其是新冷战,是基于今天中国的政权性质、党的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与美国为首的西方之间仍处于对立和冲突状态。在这个意义上,这确实是新冷战,或者是过去冷战的一种延续。但不同之处在于,今天中国在外交场合讲的语言不再是过去讲世界革命的语气,而是讲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第三个新是“新丛林时代”。“新丛林时代”与原来十九世纪以前的那个“丛林时代”也有不同。但这比较复杂,以后有机会可细谈。
张博树:马克思对资本进行道德谴责无可厚非,但其科学共产主义十分荒谬
张博树个人还是承认马克思是一个严肃的学者。他说《资本论》可以说是他读书时期的看家专业。根据张博树个人的阅读经验,他觉得马克思本人作为一个19世纪的学者,还是有其值得尊敬的地方。但是他的很多观点和结论在今天看来不仅是错误的,而且确实给后来20世纪的历史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最重要的是三个方面:第一,马克思明确否定私有制。19世纪时,面对正在上升中的资本主义,当时很多思想家都看到了资本唯利是图的问题,所以马克思那时在这方面作出道义上的谴责也不足为怪。但是马克思别出心裁,他试图用一种科学理论来证明最终私有制是一定会被共产主义推翻的。这一点从今天来看完全就是“乌托邦”。当然这只是一种理论。导致20世纪更大灾难的是后面两条。一条是阶级斗争,一条是无产阶级专政。阶级斗争这条导致了阶级被妖魔化的现象。人为地把人群分为敌人和人民,分为剥削者和被剥削者。这在20世纪的中国和苏联这类威权极权主义国家导致了巨大灾难。而无产阶级专政这套说法,在马克思的政治学当中其实是非常幼稚的说法,所谓彻底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然后建立一套专政体系。尽管,在马克思那儿,专政只是未来达到无阶级社会的一个过渡,但问题在于,他这套东西构成了20世纪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那套无产阶级先锋队和党的铁血政权的意识形态基础。所以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确实要为20世纪的极权主义负一种思想上、起源上、意识形态上、发生学上的责任。至于马克思主义在当年互联网时代的中国还有多大用处,张博树和很多网友一样,觉得这就是个政治招牌的作用。习近平是否真的有原教旨主义的那套东西,他本人是否真正相信马克思主义,张博树个人觉得还有待观察,习近平读的书没那么多。
王康:习近平的动向让人想起二战后的斯大林
王康说,要观察和了解中国,其社会、经济、外交和军事都是很重要的方面,但最重要的是其意识形态的变化。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是一个以意识形态立国的国家。习近平上台之后一直强调要把毛、邓的遗产作某种平衡,简而言之,就是重建中国的政治经济学,用正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统帅邓小平时代以来的经济发展。对于现在习近平在马克思200周年诞辰之际要共产党重新学习《共产党宣言》,有几点大家必须注意:第一,他正式结束邓小平的“韬光养晦”。邓小平在六四和南巡之后专门说过不要扛旗,不要出头。而习近平就是要扛旗,扛共产主义的旗,扛马克思主义的旗。要出头,出社会主义的头,出国际共产主义的头。第二,正式拒绝苏联东欧和平演变的正当性和冷战终结的合理性。习近平要重温马克思主义,其背后的意思就是,东欧的和平演变,苏联的解体,冷战的终结,都只是一个历史阶段。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帝国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斗争会继续下去。第三,正式表明中国要做苏联2.0,北京要做莫斯科2.0,中国要做世界共产主义革命的轴心。习近平的这些动向是十分重大的,我觉得有点类似于斯大林在二战之后的新立场,让西方国家非常惊讶。
王康:《共产党宣言》上的每个字都堆着成千上万无辜者的头颅
王康说,21世纪以来,西方学术界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非常关注。有一本重要著述叫《共产主义黑皮书》,里面有一组完全没夸大反而很可能是缩小了的数字,就是,在《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年以来,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以来,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死于非命的人数大概是:中国6000万,苏联3000万,朝鲜300万,柬埔寨200万,非洲150万,东欧100万,古巴20万,波罗的海10万,等等。这肯定已经超过了1亿人口。这在人类历史从来没有的。马克思本人要负什么责任呢?就是负一种非常重大的理论思考运动的责任。马克思有句名言是,资本来到世间,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我觉得完全可以把这句话用在他的《共产党宣言》上。《共产党宣言》上的每个字都堆着成千上万无辜者的头颅。历史表明,所有实行了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基本原理的国家,从苏联到中国再到柬埔寨,都发生过大规模的杀戮,大规模的长时间的饥荒。马克思本人当然不能对20世纪以来的苏联、中国和其他共产主义国家的所有苦难和罪行负全部责任,但我觉得他有思想上和意识形态上的主要责任。
王康:习近平想重走毛泽东“马克思加秦始皇”的道路
王康说,毛泽东晚年反复强调,他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来到中国后,一个令人惊奇但也合乎历史逻辑的结果就是,它激活了中国已被埋葬的、由秦始皇开创的东方大帝国的传统。东方大帝国居然借着外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卷土重来,东山再起。毛泽东晚期的文化大革命就是体现一种帝国的形态。现在到了习近平时代,我们又可看到“红色帝国”的身影。用一种的文学的语言说,就是,西方19世纪的激进思潮经过苏联斯大林恐怖主义的改造来到中国,与中国最邪恶的帝国传统合二为一,形成毛泽东这样一个“马克思加秦始皇”的怪物,这让中国付出了天文数字的生命代价。现在习近平重新高调纪念马克思,这极其狂妄、极其愚昧、极其危险,这是重走毛泽东“马克思加秦始皇”的道路。
王康:历史最怕固执坚持某种“终极理想”的大独裁者
习近平上台以来,让很多观察家对中国的问题疑惑不解。他们不敢相信,中国在经历文革大革命后,再到邓小平时代能开始赚钱之后,居然没有出现一个让人们期待的中产阶级,没有出现一个能真正融入世界文明潮流的趋势,反而出现习近平这个再三开历史倒车的人物,这当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思想上、意识形态上的支配。习近平反复讲,如果没有实现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和远大理想,就根本不是共产党人。我觉得他是真心的。毛泽东也好,习近平也好,我们不怕他们挂羊头卖狗肉,历史最担心的是这些独裁者是真诚地、疯狂地、固执地坚持他们所谓的意识形态和终极理想,然后用他们巨大的权利作为实现这个理想的工具,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已经够多了。最近习近平一系列的举动就是鲜明地把他整个内政外交,整个国家的基本发展战略,整个世界发展战略亮出来了,就是要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实现共产主义。但他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码事。
來源:美國之音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Mark712010 说...


Mark712010 说...
1)强烈要求中国海口市政府领导人: 王业天, 吴腾越必须为你的流氓行为负责并公开向美国人民道歉和赔偿精神损失。因为我们是美国良民而不是你所骂的美国鬼和恐怖份子。Strong demand for Chinese Haikou government leaders: Wang Ye Ten, Wu Teng Yue must be responsible for your rogue actions and openly apologize to the Americans and compensate for the spiritual loss. Because we are American civilians and not the American evils and terrorists you scold.

2)强烈谴责中国海口市政府官员:王业天、吴腾越。因为他们不仅抢劫我们的财产,侵犯了我们的的生存权,而且他们还辱骂、诽谤美国人。Strongly condemn the Chinese Haikou government officials: Wang Ye Ten, Wu Teng Yue. Because they not only robbed our property, violated our right to live , but they also abused and slandered American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