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在美设党支部 专家:将面临美国调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8-04-23

中共在美设党支部 专家:将面临美国调查

转发此新闻:
   图为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Quad Building前的草坪(大纪元)。


中共正在美国的大学及世界各地设立党支部,这被指是中共一个收紧思想控制的策略。有分析认为,中共强化“党管一切”的势头,折射出中共的邪恶和其所面临的末日的危机。专家认为这些参与建立党支部的人在美国移民时将遇到麻烦遭拒绝,现在也会因其不当言行遭FBI调查。
据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官网418日报导,20177月,来自华中科技大学9名中国学生和教师参加了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IUC)暑期项目,在校园宿舍霍普金斯大厅(Hopkins Hall)三楼成立了党支部
据同期刊登在华中大学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和照片,该小组举行了会议,讨论了党的意识形态,并在一面印有镰刀和斧头的的红旗前合影。该校派出四名老师,前往指导学生在美国期间成立党支部,以加强“意识形态指导”。
据报,伊利诺伊大学与多所中国大学合作开展交流项目。至少已有两所中国大学指示参与者在厄巴纳 – 香槟校园(UIUC)内组建党小组,并利用这一党组织进行意识形态监测和控制。
一位在2017年秋季就读于伊利诺伊大学的中国交换生说,在学习考察之前,学生们不得不参加在反法轮功的讲座。学生抵达伊利诺伊州后,原大学要求他们设立一个临时党支部,要求学生观看十九大,还被要求报告他们的同学在国外可能表现出的任何潜在的颠覆性意见。回国后,老师与学生进行了一对一的会谈,“我们必须谈论其他学生是否有反党思想。”
据悉,海外党支部通常是由一群中国交换学生或访问学者在其所属机构的党委指导下建立的。201711月在“全球时代报”发布的报告显示,“海外党支部数量的增加是一个新现象”,“海外党组织也负责推动党和政府的政策。”
有研究表明,在美国各地的校园出现的党支部不是共产党在国外的唯一扩张。总部位于美国的分支机构是位于加拿大,墨西哥,智利,澳大利亚,法国,德国,荷兰,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希腊,韩国,泰国和其他地区的校园网络中的一部分。
对此,《纵览中国》网刊发行人兼主编陈奎德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据他所知,中国大陆在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中间建立党支部这个事情已经不是说从现在开始的,实际上已经好些年的事情。不过,这个事情,是当前要美国和西方国家特别警惕的一个事情,它是通过把中共的手伸出国外、伸出国界,对在海外的学习和研究、工作的中国公民进行控制的一种手段。
陈奎德说,这种手段是违反当地国的法律的,就是中共用来建立它的党的组织,在美国来说它是一个非法的组织。美国政府在这方面应该加强海关方面的一个基本的缉查,同时也要通告中国的使领馆,控制中国的留学生、访问学者,这样一种手段,美国政府是不能容忍的。
美国华裔知名律师李进进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从法律上来讲,中共这一类组织在美国是不受欢迎的。美国目前可以从移民法上来管制他们。他们个人在移民方面、在以后进入美国的时候可能会遇到麻烦,不让他们再入境;共产党员在美国宣传共产主义是不能拿绿卡,有绿卡的可以取消绿卡;美国政府如果知道他们是共产党员,有可能就取消他们学习的身份。
对于中共要求学生向党支部汇报同学之间反党的思想言论,要求监视别人的情况,李进进律师说,“这方面美国肯定会关注的。他们都会被美国FBI跟踪调查,这是毫无疑问的。”
近期,中共还不断强化对在华企业的渗透。外国高管不断被要求战略决策有内部党委介入,中共现在更“强硬地阐明自己的目标”,从建立党支部到更多地参与企业的战略决策。
中共高调的宣传深入中国人的生活,甚至在外企和美国的校园也要建立党支部。李进进律师认为,在一些国家里,这种举动会引起反弹。一些经济实力、政治上比较有影响的国家,像美国、英国、法国,都会非常警觉这个问题。
“这是中共自身一种欺骗性的东西。打着共产主义的旗号,其实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一些东西,不管它对内对外,都无法贯穿下去。但是,恰恰是没有丢弃的中共理念某些时候会发生作用,对世界人民和世界和平是一个威胁,应该引起大家的注意。不管怎么说,它们做得很愚蠢,让世界人民看清它们的虚伪、欺诈、狡猾。”
李进进律师指出,中共有很强的组织性,但是它们缺乏的是那种被世界人民所接受的合理的道德、共同的价值观念。所以缺乏这些东西的组织,它可能随时随地会因为某些东西而垮台。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他认为中共在海外建立党支部有二个目的。第一,中共明显加强对海外留学生和交换生、学者的控制,主要目的是要防止这些学生、学者融入海外自由社会,回到中国大陆后成为自由社会意识形态的传播者,很可能成为动摇中共邪恶体制的火种这样的作用。
第二,通过海外建立党支部的方式,也借此向海外自由世界进行渗透的一种方式,它通过强制性的洗脑,实质上目的是把学生一个个变成中共在海外思想领域散步毒素的源头,然后一步步的在海外这个环境扩大中共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影响。
唐靖远认为,强迫这些学者先参加讲座,主要内容是要看一些反对法轮功的资料,曝光出来的这个事例其实非常生动地说明了,中共这十几年来,它们一直把法轮功视为它们的头号问题,这一点其实一直没有变过。这正好可以说明一个善与恶的对比,中共把信仰“真、善、忍”视为头号大敌,这不说明它本身就是邪恶的嘛。
他说,“很多人还对中共多多少少抱着一点幻想,中共会不会变好啊?在我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中共二十年来在法轮功的问题上就充分的暴露出它们的本质,它的邪恶是不会变的。”
对于为什么近期这样的事情出现的特别多,唐靖远指出,表面上看起来,强化中共“党管一切”的势头好像很猛,这样的例子好像也多,其实它其实恰恰说明了一个非常主要的问题,说明中共一到它强化党制的时候,其实都是它面临重大危机的时候。
唐靖远说,它外在表现的越强悍,说明它面临的危机越深重。对组织成员的管控会表现的越严厉,不但在国内要管控你,到了海外都不放过你。中共无论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已经走进了死胡同。折射出中共尤其是中共高层,这种末日的危机感非常深重。
來源:大紀元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