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长平观察:李文足们将笑倒长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8-04-15

长平观察:李文足们将笑倒长城

转发此新闻:
人权律师王全璋失踪1000天,他的妻子李文足在“709”家属的陪同下徒步寻夫。时评人长平认为,貌似强大得不可战胜的“长城”, 将在“正常生活抗争者”们的笑声中倒塌。
China Fan Lilin Frau von Menschenrechtsaktivist Gou Hongguo (picture-alliance/AP Photo/G. Shih)
李文足等"709"家属以惊人的勇气挺身而出,坚持抗争,做的也是一个公民的日常功课


"值此春暖花开时,几位妇女为了家庭团聚,为了骨肉不再分离,徒步行走在中国大地。"44日,"709"家属发出公告,人权律师王全璋失踪已达1000天,他的妻子李文足徒步寻夫,计划用12天时间,步行至天津,要求天津二中院对王全璋"有罪审判,无罪放人",要求允许律师会见王全璋。

王全璋是中共打压律师"709"系列案中的最后一位仍在关押者。和"709"案中的若干人权律师一样,王全璋以被绑架的形式"失踪"于警方,然后被罗织罪名。"一罪不成,再生一罪",一年不够,再关一年。在关押半年之后,王全璋被正式逮捕,涉嫌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在没有任何政治反对空间的中国,这样的罪名实在是太过奢侈,通常就是靠受害人的一些常识性言论、在身心虐待之下的口供和其他人的口供拼凑而成。但是,在王全璋案中,显然连这样的证据都凑不齐。警方也曾对家属称,王全璋不愿配合警方。

据被释放出来的人权律师透露,他们在"失踪"期间,都遭到非人的虐待,包括疲劳审讯、忍饥挨饿、强制吃药等等。王全嶂没有理由成为例外。而且,很有可能,被关押1000天,"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正是他"不配合警方"的结果。

一个公民的日常功课
正如李文足对媒体所言:残忍、野蛮等词,用来描述这样一个政权都来说都太轻了。她提出的两个要求:"有罪审判,无罪放人"和会见律师,简单得听起来像是一个笑话,然而这正是她和其他"709"家属长期坚持抗争的难以企及的目标,也是她要徒步走到天津的原因。

然而,这个政权疯狂但并不疯癫。它并不像一些人所想象的那样,或者是下面的执行者违背上意胡作非为,让领导难堪,或者上下都过分紧张,夸大其词,结果适得其反。他们非常清楚,一旦在常识上及格,就意味着政权不颠自覆。

王全璋律师坚持长期坚守良知、信仰法律,代理法轮功案件、非法征地案件、劳教案、监狱虐待案和新公民运动案,不过是一个人权律师的日常功课,"颠覆政权罪"何其莫须有。但是,正是这些日常功课,让当局难以安宁。

李文足等"709"家属以惊人的勇气挺身而出,坚持抗争,做的也是一个公民的日常功课:"为了家庭团聚,为了骨肉不再分离。"很多人不明白,对于"孤儿寡母",为什么要派大量的警察和地痞流氓去骚扰,为什么不让一个幼儿正常上学?其实,让人民过正常的生活,已经是对专制政权的过高要求了。 

亦哭亦笑亦抗争
"709"家属不愿屈从,要过正常人的生活的抗争,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遭到警察不断的监控和骚扰,却决不退缩,可歌可泣。一方面,她们为营救丈夫而奔走呼号,另一方面,她们的行为也构成独立的公民抗争,是基本人权的有力倡导者,在沉寂的黑夜中闪闪发光。不久前,中国公民运动网将首次"杰出公民奖"颁发给了李文足,奖励她在营救丈夫的过程中表现出的勇气和顽强。

"春季里来百花香,蝴蝶双双过粉墙……"如此诗情画意,却是为了唱出孟姜女遭遇的苦难。在这个中国古代的传说中,孟姜女的丈夫万喜良被暴秦抓去修建长城,她则千里迢迢送寒衣。得知丈夫被折磨至死,哭倒长城八百里。

李文足徒步寻夫让人们想起了这个凄惨的传说。人们看到,两千年来,专制社会在基本的结构上并没有太多的改变,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今天李文足等"709"受害者家属面对的长城,比暴秦时期要精致、结识和庞大千万倍。

"正常生活的抗争"带来更大的力量。讲到丈夫王全璋律师在与世隔绝中可能面临身心酷刑,李文足也失声痛哭,悲伤愤怒。与此同时,她和战友们也嬉笑怒骂,尽力欢乐,甚至笑话连篇,鄙视专制政权及其仆奴。我相信终有一天,貌似强大得不可战胜的长城将在她们的笑声中轰然倒塌。

來源:德國之聲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