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到底为什么要“提前召开”三中全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8-03-01

到底为什么要“提前召开”三中全会?

转发此新闻:
对中共党代会和人代会换届规则稍有关注的人士都已经发现,按照惯例应该是每届党代会闭幕同时即召开一中全会,次年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换届之前召开党的是届二中全会,三中全会则是在二中全会的召开及全国人大换届的当年,或者说党的当届全国代表大会和它的一中全会召开的次年晚些时候(九至十一月之间)召开。
习近平在十九大上做政治报告

正是因为有如此惯例,如今赶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和十三届全国政协召开之前居然提前召开三中全会的寻常举措,自然会召至外部评论界的强烈关注和质疑,谋论说甚嚣尘上!

为三中全会召开之前习近平政权已经抢先公布了二中全会的唯一内容----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的内容,外部评论界自然将此与刚刚闭幕的三中全会联系到一起努力探寻其寻常之外。

有媒体引用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副总裁包道格的评论说:(突然发布修宪内容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度)发生在北京举行了一系列非常规的会议之后,这意味着,它没有遵循在得到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批准后提交到全国人大进行修宪的正常程序。这带来了它可能遇到抵制的可能性。因此,在对这个宣布究竟意味着什么得出结论前,你要搞清楚它遇到的阻力有多大。

该媒体的报道中还中引述前美国驻京大使芮效俭的评论说:这个宣布是在中共35日召开全国人大与政协会议前召开了一系列会议之际做出的,包括在两会前非同寻常的接连举行中共19届中央委员会的第二次和第三次全会。他说,按照传统,第二次全会是在全国人大会议之前召开,第三次全会一般是在当年秋天举行。在他看来,这种安排说明,有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提议在党内有阻力。所以,芮效俭认为:需要举行另外一次全会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即中共领导人之间对于如何处理某些问题存在严重的分歧。

该媒体的报道还引述了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的评论:习近平曾说过,只有两届有些事情做不完,红二代也说,要保二十年稳定;二是他反腐和大清洗得罪了所有派系,没有安全感;三是大家都是人,都喜欢权力。总之,集权、不集权、再集权,折腾、不折腾、再折腾,这是中共的体制使然,这也使得中共在这样的状态下不断摇摆轮回。

章立凡还分析说,(取消国家主席任期)为什么在二中全会上没有提出建议?当时,我们猜测,可能因为体制内没有通过;二中全会和三中全会之间可能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比方说吴小晖和杨晶,就是用来分别震慑太子党和团派,扫除障碍。还有,三中全会今天召开,而任期改动的方案在此之前便公布,意味着先斩后奏,使得三中全会必须就范,不管愿不愿意都要通过。一般来说,中共过去都是在全会结束时才提出建议。
讨论上述谋论说法 是否有其道理,很有必要回顾一下中共以往二中全会的历史。远得不说,仅以五年前的十八届二中全会公报与如今的十九届三中会公报做一对比。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公报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于2013226日至28日在北京举行。全会由中央政治局主持。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作了重要讲话。

全会听取和讨论了习近平受中央政治局委托作的工作报告,审议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在广泛征求党内外意见、反复酝酿协商的基础上提出的拟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推荐的国家机构领导人员人选建议名单和拟向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推荐的全国政协领导人员人选建议名单,决定将这两个建议名单分别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主席团和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主席团推荐。审议通过了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提出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

全会充分肯定党的十八届一中全会以来中央政治局的工作……

全会认为,开好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和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对进一步动员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断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而团结奋斗,具有重大意义。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于2018226日至28日在北京举行。

全会听取和讨论了习近平受中央政治局委托作的工作报告。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在广泛征求党内外意见、反复酝酿协商的基础上提出的拟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推荐的国家机构领导人员人选建议名单和拟向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推荐的全国政协领导人员人选建议名单,决定将这两个建议名单分别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主席团和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主席团推荐。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同意把《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的部分内容按照法定程序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

全会充分肯定党的十九届一中全会以来中央政治局的工作。一致认为……

全会认为,开好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和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对动员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而奋斗具有重大意义。

对比之后就会发现,如今的这个十九届三中全会,百分之百等同于五年前的十八届二中全会。

众所周知, 习近平上台五年多来一向不按牌理出牌,打破惯例经上瘾。而这一次打破惯例的并不是两会换届之前必有一次中央全会为几天后即会召开的两会做人事和会议主要内容做最终决定,而是在今年的两会之前增加了一次(专题)中央全会。对此,笔者读到的外界评论文章中,唯有一篇署名崔士方的评论文章《三中全会机构改革 改什么?》分析得相对到位。

该文章说: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提前到2月下旬开,引来惊诧一片。严格来讲,此会只是原版二中全会的替代品,并没有破例。因二中全会开成了专门的修宪会议,当局只好拿三中全会补缺人事议题。一种合理的猜测是,修宪和人事议题都有点大。修宪是习思想、监察委、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三样东西同时到位。人事议题,已不仅仅是国务院、人大、政协的高层人选,而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

正因为议题大,来自政治对头的阻力也会相应升级。而习近平虽然大权在握,但两件大事分开,逐个击破,会更利于议题过关。于是,全会开会的格局就变成这样了。

这篇评论文章中关于如今刚刚闭幕的这个三中全会只不过是以往历届二中全会的替代品的说法十分到位。这也是为什么笔者在本文的标题中把提前召开四个字打上引号。准确的说法不应该是中共政权提前召开了三中全会,而是中共政权为本届两会加开了一次(专题)中央全会。至于前述崔士方评论中宪和人事议题都有点大说法有待商榷,留待下篇文章里做详细的分析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