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一定会将掠夺进行到底──兼论“政治改革”神话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7-09-13

中共一定会将掠夺进行到底──兼论“政治改革”神话

转发此新闻:
沉默的死者也会说话。当民主先贤刘晓波魂归大海,海内外仁人志士海祭刘晓波而遭追捕之时,中共的谎言机器CCTV却在播放《将改革进行到底》。刘晓波如果魂魄不死,想必在辽阔的海洋上空俯视红朝的这幕丑剧,也会哂哂冷笑,也会撰文批判中共的谎言,揭下中共虚伪的面纱。


面对中共大船急速左转、向文革倒退,面对中共残忍迫害和平非暴力路线倡导者刘晓波,海内外一些对历史大剧等得不耐烦的人士已经喊出:“改革已死,革命当立。”而中共为了延气续命,驱动它的谎言机器不断地给人民施放烟幕、灌迷魂汤,用“政治改革”的画饼和胡萝卜悬挂在神州亿万奴隶和牲口的面前,后面挥舞着暴力与维稳的大棒。

《将改革进行到底》据称是“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指导,CCTV承担制作的一部十集大型政论专题片,也是迎接中共十九大的献礼作品。”该片2017717CCTV首播。剧集充满了谎言与陈词滥调,明明是雾霾当空、污染遍地,却无耻宣称“守住绿水青山”;明明是独裁专制,却满口胡言“人民民主新境界”;明明是垄断权力、腐败透顶,却大言不惭“党的自我革新”;明明是掠夺榨取,却愚顽自诩“人民的获得感”。多么具有讽刺和喜剧的效果!

中共欺世大言“人民的获得感”,对比中共90年来的发家史、抢劫史、欺骗史、独裁史、腐败史、奴役史、杀戮史,对比中共90年来的残酷事实,人民收获的究竟是喜悦、幸福、富足、自由,还是悲催、不幸、贫穷、奴役?

中共90年来的劫掠史大致可以分为几个方式与阶段:红军时期的打家劫舍、1949年前的“打土豪、分田地”和1949年后的暴力土改、逼浮财运动、公私合营、文革的暴力抢劫、房屋拆迁、通过房地产涨价、通过金融手段秘密抢劫、控制全国矿产资源劫掠....

中共在草创时期主要靠苏联资金支持。当中共党徒们集结占山为王、落草为寇、叛乱中华民国之时,其经费来源竟然是绑架和勒索。方志敏在1931年任苏维埃政府“赣东北省”主席兼财政部长,这个财政部长筹款的主要方式就是绑票。也曾绑架美国传教士师达能夫妇,索要巨额赎金,被拒绝后将两人砍头。方志敏被俘后,是以谋杀师达能夫妇罪名被判处死刑。从“中国工农红军四方面军政治部”主编的《筹款须知》的小册子中,我们可窥见中共劫掠的冰山一角。他们宣称:“人是活宝,只有捉到人,筹款就容易。”捉人的时候不分男女老少甚至孕妇,他们宣称“而且在必要时,没收一家的财物,烧一家的房子,或杀一个土豪,以及用要烧要杀的形式恐吓催缴。”贵州作家李元龙在《红军的绑票和借款》提及:“193411月,在贵州的黄平县城,贺龙、肖克的红军抓到了两个英国传教士鲁道夫博萨哈特和海曼,以及他们的妻子或孩子。外国传教士被红军绑起来,“像牵狗一样”被红军牵着走,共有560天之多。博萨哈特后来回忆:和他一起的俘虏被扣着不放,红军要从他们身上索取赎金来资助长征。向传教团索要的赎金是七十万美元。”

1949之前,中共在其控制的地区就进行所谓“打土豪、分田地”,进行所谓土地改革,历史学者秦晖认为,“土改让农民不得不以生命为代价在国共内战中支持中共,因为如果中共在内战中失败,这些农民不仅要失去土地,还要因为血腥的罪行被清算。如果土改不够暴力血腥,就不能达到逼农民交“投名状”的目的,所以当时要反对只分土地而不死人的和平土改。”

1949年后,中共征服中国大陆,民国沦陷,神州陆沉,中共立即掀起了比1949之前更加腥风血雨和规模扩大的土地和财富劫掠运动。1950年中共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该法杀气腾腾地宣称:“ 没收地主的土地、耕畜、农具、多余的粮食及其在农村中多余的房屋。征收祠堂、庙宇、寺院、教堂、学校和团体在农村中的土地及其他公地。”

土改是中共的一场血腥掠夺。据维基百科:“毛泽东在1948年的指示将土改打击对象定为人口百分之十。对于土改死亡人数,周恩来估计83万人,毛泽东估计2-3百万人。费正清等学者采用的数字都超过一百万。”这是世界史上蔚为壮观的谋财害命运动,虽然不像满清蒙元的杀人屠城,但规模之大,范围之广,远胜于满清蒙元,远胜满清“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远胜蒙古军对花剌子模的毁灭与俄罗斯梁赞市的屠城,远胜于蒙古军的常州之屠城与长沙之屠城。希特勒与纳粹德国用民族划分的办法,把犹太人打成贱民,掠夺犹太人的财产,把犹太人送进集中营;毛泽东与共产中国用阶级划分的办法,把地主打成贱民,掠夺地主的财产,肆意屠杀迫害土地持有者。四川学者谭松在《川东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记述:“土改中最血腥残暴最恐怖下流的行径还不是斗争诉苦会,而是向地主逼浮财这个阶段,索要金银珠宝,逼不出来,贪婪的土改积极分子就使出种种丧尽天良的残暴下流手段和酷刑。诸如‘背火背_’(在铁皮桶里装满烧红炭火强迫背在背上)、‘抱火柱头’(把钢管烧红强迫人手抱)、‘吊木脑壳’(把头部用绳捆起来上吊)、‘烧飞机洞’(脱光女子的裤子用火烧下身)‘点天灯’(在头上用粘土围一个圈,注入桐油点灯,或双手手心向上绑起,手窝盛满桐油点灯)等等。一个地主媳妇交不出金银,被脱光衣服遭受碳烤活人酷刑,烤得奶子和肚皮往下滴油。”

直到2009年,人民日报旗下人民网还在吹嘘:“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到1953年春,除部分少数民族地区外,我国大陆普遍实行了土地改革。土地改革彻底摧毁了封建剥削制度,使全国3亿多农民无偿分得了约7亿亩土地和大批生产资料,而且不必每年再向地主缴纳约3000万吨以上粮食的地租。”7亿亩土地是一份赃物账单。然而赃物远不止这些土地,还有其他的土地正被中共虎视眈眈。当然,土地之外的财物,中共也绝不会放过,地主的耕畜、农具、房屋,甚至是乡村的祠堂、庙宇、学校,都沦为中共的赃物。

中共国家统计局1980年编制的《建国三十年全国农业统计资料(19491979)》最说明问题,在中共看来是土改的成果,实际上是历史上确凿无误的团伙犯罪的证据。土改前中国大陆共有耕地150534万亩,其中地主57588万亩,富农占20566万亩,中农占 46577万亩,贫雇农占21503万亩,中共为了说明他们已经杀富济贫,声称土改后地主土地占比已经从38.26%降至2.2%,贫雇农耕地占比则从14.28%上升至47.1%

表面看来,中共搞了一次均贫富运动,但是我们不禁要问:而今中国乡间农民谁拥有一寸土地的产权?他们的耕地和土地所占有亩数是多少?答案是:零。连当年那些贫雇农、中农的土地,全都被中共“笑纳”了。中共掠夺的远不止农村的15亿亩耕地,城市土地,矿山、森林、河流,一切中国的自然资源均被中共占有。

农民的土地还没捂热几年,1953215日,中共中央做出《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让农民把土地通过互助组、合作社交给了所谓“集体”,中共全面接管和掠夺了这些土地。

中共有的是自圆其谎的大言。在中共的官方网站上,仍然吹嘘:“新中国成立后,全国农村广泛开展了土改运动,在中国存在了几千年的封建土地制度,随着这些发黄的地契而灰飞烟灭。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也是他们千百年来的梦想。他们为此而欢欣鼓舞。然而,当时落后的生产力,制约着农业生产的进一步发展。另外,有一些农户缺乏劳动力,缺乏牲畜和农具在一些地区,农业生产面临着困难。怎么办?(中共)决议指出:党在目前对于发展互助合作运动的方针,是根据生产发展的需要可能,稳步前进。要在群众有比较丰富的互助经验,而又有比较坚强的领导骨干的地区,应有领导地、重点地发展土地入股的农业生产合作社。”

那么有识之士要质问:农民用土地入股,而今农民的股权在哪儿?农民若为股东,是否有权开股东大会,是否有权转让或卖出股票?为什么至今中国农村的土地,农民没有出卖权,官方无耻地号称农村的土地只能“流转”?

中共把全中国土地以“国有”“集体所有”的名义窃据到手,贪欲并无止境,他们以“逼浮财”“粮食统购统销”等手段,将中国农民逼到农奴的深渊。在城市中,他们盯上资本家的资产肥肉,用“公私合营 ”的手段,欺骗和威吓双管齐下,将全中国的私企先是”合营”,最后全化为党的资产。刘晓波在《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中指出:“中共执政后就开始没收私人财产,但是在1953年之前主要针对的是官僚资本和买办资本。到1952年后期,全国已经有80%的重工业和40%的轻工业被收归国有,中共政权在商业领域也占有了50%的营业额。经过四年的社会主义改造,私营的和个体的经济规模大规模萎缩,已经由五十年代初占全部产出的2/3下降到1957年不足3%。运输业的总额中,国营企业已占62%,公私合营占36.4%,私营仅占1.6%,也就是毛泽东说的‘完全国有化’。到文革结束的1976年,经过文革的“狠斗私字一闪念”,个人的经营性财产全部灭绝。”

1950年代初,中共铁幕下成群平民 自杀的惨剧,历史上也只有后赵石勒、石虎家族统治时期可堪一比。“据上海从125日至41日的不完全统计,因运动而自杀者就达到了876人,平均每天的自杀人数几乎都在10人以上。而且,有不少资本家更选择夫妻一同自尽,甚或带着孩子一同自杀。”(引自《1953,中国商人的生与死》)中共军头、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当时每天早上一上班就问:“今天有多少空降部队啊?”空降部队,指跳楼自杀的中国居民。多么冷血残忍的黑色幽默啊!

1960年代中期,文化大革命开始,毛泽东的冲锋队──红卫兵不仅成为毛泽东的打手和暴力走卒,也成为毛泽东的财富掳掠机器。北京大学教授印红标在《红卫兵“破四旧”的文化和政治》中提及:“红卫兵勒令:资本家‘立即停止拿定息定股’,”掠夺私有房产主的私房。“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市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没收私房52万间,其中私人自住房82,230间。上海12个区在文化大革命中共没收124万平方米的私房。”红卫兵的掠夺目标还包括黄金白银、现金、文物。印红标教授同篇文章引述官方和权威资料和数据显示:“据当时统计,89月间,北京市有33695户被抄家,被没收的物品包括:黄金103,131两,白银345,212两,现金55,459,919元;文物、玉器613,618件。据上海市当时统计,从823日到925日,全市共抄家157700户,抄出黄金64.9万两,各种金银首饰90.7万件,钻戒、钻石4万多只,珠宝、玉器、古玩27万余件,美钞334万元,其他外币330余万元,银元239万元,现金、存款、公债3.76亿元。”北京、上海的财物斩获,只是红卫兵抄家风暴的一小部分。席卷全国的红卫兵大规模劫掠犯罪,所得赃物何在?当然是上交中共当局。中共不费军警一兵一弹,让这些青年冲锋队就完成了对民众的洗劫。

1989年之后,中共的财富劫掠战争以一种新的形式展开,即各地掀起了卖地财政,由此也带动了拆迁浪潮。所谓“土地财政”,其实是劫匪分销土地赃物所得收入的动听名词,是一种“学术洗钱”,把带血的收入用谎言的手段漂白。中共政府依靠“经营土地”所获得的财政收入,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是与土地有关的政府的非税收入,如土地租金、土地出让金、新增建设用地有偿使用费等。二是与土地有关的税收,如耕地占用税、房地产和建筑业等的营业税、土地增值税等。

据中共财政部2017123日发布的2016年财政收支情况显示:“在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中,契税4300亿元;土地增值税4212亿元,房产税2221亿元;耕地占用税2029亿元;城镇土地使用税2256亿元。2016年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37457亿元。自1999年至2016年,全国土地出让收入总额已经突破31万亿元。”
中共的无耻真是天下独步。在劫掠人民土地的60余年,号称土地“国有、集体所有”,却大肆出卖人民的土地(美其名曰:出让),仅1999年到2016年间,就获得卖地赃款31万亿元,这些赃款,可曾与全中国人民分赃?可笑的是,人民的土地被中共政府高价拍卖和出卖,官府和开发商合谋暴力野蛮拆迁,毁掉人民的安身立命之所,盖起房子,以市场暴涨的价格卖给人民。

60余年来,中共还控制了全国的矿山、湖海、江河等无数资源,仅以黄金为例:中共的国土资源部公布的《2013年中国国土资源公报》显示,“2013年我国矿产资源勘查取得显著成果,新发现大中型矿产地173处,新增查明金资源储量761吨。截至2012年年底,中国被探明的黄金资源储量为8196吨,居世界第二。加上新增查明储量,中国目前被探明的黄金存量达到8957吨。”

想一想吧,中共暴力机器浴血碾过的山河,如此大好的资源、财富,都沦为一党之私,何曾与人民共享半分?如果有人说这些矿产、黄金都是公有国有的,那你请他进中国金店,宣称自己是中国人民、公民、国民,有权得到国有矿产黄金的一钱一克,他肯定不是被当成疯子被当场击毙,也会成为抢劫犯投入铁窗;或者中共何曾分国民半分矿产的股票?

中共还控制国家银行,滥发狂印钞票,每一次通货膨胀,都是对人民静悄悄的洗劫。中共的统计局20170228 发布《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公报显示,2016年年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155.0万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1.3%;狭义货币供应量(M1)余额48.7万亿元,增长21.4%;流通中货币(M0)余额6.8万亿元,增长8.1%

一些财经人士通过分析数据指出:“1、从2000年开始,中国每年M2环比增幅都是大于美国的。2、美国在次贷危机 严重的2008年,货币增发环比上涨是10.07%,但依然低于我们任何一年的增幅。3、中国在2009年的 鸡血经济刺激中,货币增发是27.58% 4、一直到2015年,中国是13.34%,美国是5.71%。同时,1、中国国内目前流通中的钱总数量是美国的1.814倍!2、中国货币增加的速度是美国的两倍,2015年是,2016年也还是。”(《为什么说人民币一定会贬值?》)

掌控了几乎所有社会资源的中共,怎么能不富得流油?怎么能不到处海外大撒币,国外出没于川普的湖海庄园、英国女王的金色马车,国内则频繁地像隋炀帝一样举行国际盛会,隋炀帝“万国来朝”盛会时,长安的树上都挂着丝绸,习包子庆丰宽衣帝的APEC之类峰会,怎能不富丽堂皇?土豪的盛世之下,杨改兰一家在贫困中绝望自杀的故事,很快会在天朝媒体中消音,拆迁抗议者、反抗者的血光和火光,在中共眼中,也是一场盛世狂欢,是前进道路上的插曲。

海航的股份以及传说中的私生子故事,巴拿马文件中曝光的富豪,都不会在假模假式反腐的中共考虑之列;中共唯一念兹在兹的是维护统治,升高每年几千亿的维稳经费。早在60余年前的筹措军费、打家劫舍中,中共已经对中国人民不宣而战。3000万饿殍,千百万死不瞑目的被迫害的亡魂,六四隆隆的坦克、长街浴血,刘晓波等人的凄凉死去,这一切如果都唤不醒人民对中共本质的认识,还在奢望中共良心发现,指望它和平转型,指望中共高层出现戈尔巴乔夫、蒋经国,我们要说:这个民族就只配得到奴役的命运;如果反之,这个民族能从无数残酷的事实中认清中共面目,反思忏悔他们为自己打造锁链的愚行与恶行,与中共彻底决裂,那么,自由的钟声终将响起,“向全地的居民宣告自由”的时刻终将来临。

“政治改革”只是一个中共对外营造的宣传神话,一个幻想,一个自欺欺人的烟幕弹;“和平转型”也是一厢情愿的痴情与绝望的呐喊。善良的人民当然渴望和平,而中国当然也迟早必定会完成转型,但这种转型可能是在激烈的对撞,甚至是血雨腥风中完成,在大规模街头运动、民变、兵变、政变和中共的自我腐败、自我崩溃中完成。中共自身是不可能有动力去实现有利于人民却不利于自己的改革的。你见过强盗与土匪,如果没有力量制衡与胁迫,他们能自动吐出赃物?一个把天下、江山、社稷、权力都视为一党禁脔的劫掠集团,能和平转型、让道于自由民主?中共寡头习近平在十八大后曾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看看现在临近十九大,中共的造神运动,对比中共90年来所作所为,人们完全不难判断他们的奋斗目标是什么。他们号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我们通过以上的事实与证据,证明他们是“立党为私,执政为匪”,证明他们所谓“将改革进行到底”的谎言背后,一定是要将劫掠进行到底。

来源:民主中国 / 龙戈铤,安旗笙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