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权威人士」不等于习近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5-13

「权威人士」不等于习近平

转发此新闻:
59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发达「权威人士」访谈,这几天成为舆论的一个焦点。该文发表仅仅两天内,沪深股市连续暴跌,市值蒸发1.38万亿元。人们感慨,一篇万字长文就把股市打得屁滚尿流,真是醉了。

经济工作是非常务实而专业的,不可能靠逻辑推理、闭门造车、不可能独断专行

最近大家都在猜测这位「权威人士」究竟是谁。人民日报因为独擅对「权威人士」的访谈权,一直在那里得瑟。据他们自己披露,从人民日报创刊至今,有超过1600篇文章提及权威人士,共计出现1771次。其中在194761日《中共权威人士评论目前时局》一文中,「中共权威人士」发表了一段纵论时局的评论,其与《毛泽东选集》中的段落高度雷同。这就暗示毛泽东正是那位「权威人士」。由此很多人猜测,59日那位权威人士是习近平。

如果是习近平,的确就有一个「有权无责」的问题。你对中国甚至世界经济形势及其预期作了无数个论断,但中国经济运行的责任人是国务院及总理李克强,李克强要对结果负责,但所谓方针政策都是你定的。一方面是让李克强当木偶、背黑锅,另一方面经济好了你收获荣誉、接受爱戴,经济搞糟了你像泥鳅一样溜得无影无踪。

但人民日报访谈的应该不是习近平,也不可能是以习近平名义发表的「习氏经济学」。经济是一个复杂体系,既复杂又专业,习近平不可能具有这么多「洞见」、「真知灼见」,能够作出所需全部专业论断。我们知道,在政治上,诸如党建、反腐、法治、发展、扶贫等,习近平有自己的「主义」,可以说有一整套自己的思想。我们不能说习近平对经济没有自己的看法和坚持,但经济这个系统太复杂,靠习近平一个人的知识、经验和智慧不足以准确把握,更不要说作出全面系统的判断了。

从知识储备来看,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习近平不是经济专家型领导人,这点我想他自己也清楚。习在清华读的是化工系,1998-2002年间在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读在职研究生班,获法学博士学位。他自己讲,他读了很多中外文学名著,不排除他读过某些经济学教科书,但他从来没有说自己较系统地研究过经济学。他当过福建省长,主抓过地方经济工作。担任总书记后,很快出任了中央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让主抓经济工作的经济学博士、总理李克强成了他的助手。但不管具有何种名分,他不可能推出「习近平经济学」。

中共总书记对经济工作的领导通常只是政治性的,赵紫阳担任总理期间,邓小平还曾经给总书记胡耀邦立了个规矩,即胡不得干预财经领导工作。但习近平极其强势,他的口号是「党管一切」,当然包括经济工作。但他抓经济工作是通过刘鹤等经济智囊来实现的,中央财经办负责政策研究与拟定,最后由习拍板,不过李克强是一个不可能跳过去的关口。需要强调的是,经济工作是非常务实而专业的,不可能靠逻辑推理、闭门造车、智慧和洞见,这决定了习抓经济工作不可能独断专行。

此次「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显然是代表了「党中央」的判断和部署。因为太全面,所以不可能是个人「智慧的结晶」。有人说,访谈中不时出现「我」,似乎有习近平的身影。但这也不过是一种拟人化的手法。习近平很强势、够权威,但他不可能全知全能,能够对中国经济、世界经济的当前与预期作出一万字的判断来。比如「权威人士」谈到股市、汇市、债市,仅仅两天内就让中国股民损失1.38万亿元,其中的责任不可谓不大,习近平真的对自己足够自信?

中共最高决策机构是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会,在强势总书记领导之下,那当然可以说是一个橡皮图章,开会不过是行礼如仪。但中共决策还有一个所谓民主集中制原则,政策与文件可能是在一两个主责者主导下拟定,但在上会举手通过前,还是要在党内征求意见,党内大佬们还是有机会圈阅、会商、「提意见和建议」的。

至于无人负责,这的确是一个大问题。「民主集中制」必然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大家都被想像成「责任重大」,但实际上无人负责,也没法实际问责。人民日报的「权威人士」,既然大家都猜测是习近平,那他就得负上主要责任。事实上,很难想像「权威人士」的那些论断未经他审查拍板。但在公众看来,李克强负责经济工作,李克强是第一责任人。李克强注定是一个「深宫怨妇」。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