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王准备清洗中宣部,极左分子金蝉脱壳:争夺开明制高点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3-13

习王准备清洗中宣部,极左分子金蝉脱壳:争夺开明制高点

转发此新闻:
这几天来,《明镜邮报》关于中宣部的连续报道得以迅速流传,尽管在中国大陆不断遭到当局屏蔽封杀,但人们想尽各种办法传播,在中宣部系统内更是有人紧张、有人兴奋,甚至想动用公器攻击《明镜邮报》,但一如当年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动用了黑客攻击明镜,也没有使他免于罪责。昨天,更多知情人士向《明镜邮报》揭露了中宣系统极左投机官员。

习近平不满中宣部不能准确地领会和诠释习近平的想法,甚至有意扭曲误导习的构想

中宣部一名官员对明镜说,习近平虽然物色了充分信任的人到中宣部“掺沙子”,例如提拔了自己在浙江任职时的部下黄坤明担任中宣部常务副部长,但中宣部摊子甚大,积习甚深,黄坤明对这部庞然大物的有关业务一时很难熟悉,缺乏帮手,难以控制大局。

中宣部各位副部长分管一摊,但是所管的业务纵横交错,多有重迭。例如,副部长(正部级)蒋建国主管新闻,但其业务涉及网信办;而网信办主任是中宣部副部长(正部级)鲁炜──网信办的全称是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而这个领导小组的组长,正是习近平。所以网信办实际上是受到多重领导,一方面归中宣部管,一方面归习近平直接管。办公室主任鲁炜要听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的指令,但中宣部向网信办下达任务,网信办也不能拒绝。

网信办副主任徐麟是习近平的亲信。

而正是按照中宣部蒋建国等领导的要求执行,网信办几年做下来,基本上变成一个千夫所指的机构,新华社记者周方实名控告网络主管部门倒行逆施,就是一例。

另一个较为典型的事例,就是让网信办在网络写手周小平问题上背黑锅。中宣部的人士告诉《明镜邮报》,周小平是蒋建国看中的,蒋推荐给刘奇葆和更高层的刘云山,二刘安排了周出席习近平召开的文艺座谈会,当面得到习的鼓励。但是周小平“网络写手”这一身分,自然使人们以为他是网信办推荐上去的,网信办有苦难言。

中宣部的人士还说,这次打击“任大炮”,封他的网络帐号,也实际上也是蒋建国的旨意,网信办不得不出面做恶人。

而网信办的官员称,中宣部一些领导,利用今年是“文革”爆发50周年、结束40周年这一时机,突出“习大大”,巧妙地把习近平的形象往“毛泽东二世”上靠,而且又似乎是网信办在主推,让人们日益忧虑“文革”妖雾重来。这等于将习近平上任后三年反贪、军改所积累的声誉一扫而光──人们对“文革”记忆犹新,深恶痛绝,而将习近平打扮成“毛泽东二世”,更变成一个黑色幽默:人们要问:习近平何德何能,凭什么做“毛泽东二世”?

北京政界人士披露,习近平开头对“习大大”这个称呼并不太在意,“大大”是西北一带方言中对父亲和伯伯一辈的称呼,以他的年龄,如果小学生甚至大学生叫他一声“大大”,他没有觉得什么不妥。有一次一批年轻学生当面问他“可以不可以叫你习大大”?习近平欣然认可。但他并没有想到,中宣部竟将“习大大”这种民间晚辈口中的亲切称呼变成了神化习近平的魔杖,要让他充当全国人民的“大大”!这当然引起民众、首先是知识分子的反感,反感的矛头首先对准习近平,其次既然这些“个人崇拜”的东西都是通过网信办推行,人们自然对网信办满腔怒火。当中宣部利用任志强事件要把习近平形象彻底毁掉的时候,王岐山主动出手,一下扭转了局势,习近平这才有所醒悟。

上述中宣部人士披露,刘云山与刘奇葆在私下谈话中,把习近平最近一些真实想法,透露给自己的亲信,于是这些人赶快变脸转向,此前长期不遗余力地扭曲人们价值观、在国内和外交政策上甚至挑动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某媒体掌门,宣传起“广开言路”来了。这一招,被知悉内情的人士评价,他们是耍了一个“金蝉脱壳”,让人们看起来倒是他们“唱红脸”,还是要网信办背黑锅!

支持习近平的人士认为,这中间包含着政治阴谋,必须彻底揭穿。现在不仅中纪委在严查中宣部这些人,习近平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感到对中宣部和宣传体系重新布局,像对政法体系和军队体系一样,进行大调整,已经刻不容缓。但动宣传体系比动政法和军队更难,难就难在,政法体系和军队体系,相对封闭、相对独立,其内部结构变动和政策调整,外界得到信息相对较少;而宣传体系除了是一个权力机构,还是一个意识形态部门,对之动任何手术,都处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习近平在这个系统,人手短缺,能手更短缺,稍一不慎,就又会被人利用。

北京观察家指出,现在看来,中宣部这些人又要抢意识形态制高点,过去搞极左的人又要抢这面旗帜了:摆出开明姿态,提倡“开放网络”“开放言路”,下一步甚至还要主张“新闻自由”──因为各方都看到了,只有“新闻自由”,政治上走向民主化,才是中共唯一出路,其它都是大话空话废话,全是歪门邪道。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