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书记成色情业保护伞讽刺了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2-11

书记成色情业保护伞讽刺了谁

原广东副省长刘志庚落台被指是东莞色情业「保护伞」。据报道,?九年东莞曾进行治黄行动,时任东莞市委书记的刘志庚要求:「扫黄工作要高调抓,决不能给外界以『黄色地带』的印象。」但他也表示:「扫黄不能矫枉过正,各镇要把握好度。」

「黄」已成为一些地方的支柱性产业,给当地带来坏名声的同时,也给官员带来了政绩

扫黄护黄 争论不休

知情人士透露,在巡视组收到的举报材料中,刘志庚被指是东莞色情产业的「保护伞」。一四年二月,东莞掀起举国瞩目的「扫黄」运动,即与有关部门从外围着手调查刘志庚在东莞的违纪违法行为有关。「扫黄」的成为「护黄」的,而且「护黄」的还是当时的书记、现在的副省长,这就很有些讽刺意味,但讽刺的是谁,还真得需要说道说道。

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也是色情产业不断成长壮大泛滥的三十年。在泛黄的三十年中,存在「存黄」还是「灭黄」的争议,且争议不断。有人主张「存黄」,因为这有利于社会的稳定。有人主张「灭黄」,因为这是给社会主义抹黑,破坏了家庭的稳定不说,还助长了各种各样性病的传播,尤其是爱滋病的传播,这给人们带来了恐惧,也带来对爱滋病病人的歧视。

有人主张既然不可能根除色情业,那就向欧洲的一些国家学习设置红灯区,好处是便于管理,可对妓女进行定期检查,让她们纳税,防止疾病,利国利民利社会。著名性学家潘绥铭对性工作者进行大量社会调查,目的是让社会关注、关心她们。李银河把妓女中性化、人权化、正当化,主张给妓女正名,认为她们从事的只是一种职业,她把她们称为性工作者。

还有道德主义者,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横加指摘。他们怀念毛泽东消灭妓女的时代,认为那个时代道德的天空是最蓝的,却不知道德最蓝的天空下人失去了人的本性。在与道德天空最蓝那个时代相联结在一起的,是通奸「搞破鞋」的盛行,还有进城的官员抛弃自己农村的妻子另娶城市的新欢之样态,更有后来的文革对地富反坏右的女儿的强奸和性污辱侵害。

人性悲剧 不断上演

不管如何,客观事实是「黄」以各种方式、名义存在,并顽强地生存。官员包二奶,是因为有了「黄」的特权。那些没有「黄」特权的人只有通过「黄」来满足性欲,其中包括大量从农村到城市来的农民工。不可否认,「黄」已成为产业,甚至成为一些地方的支柱产业,这给当地带来坏名声的同时,也给官员带来政绩。

也正因如此,地方政府官员对色情业也是睁眼闭眼。在风声紧时开始「扫黄」,抓几个人出政绩;在风声松动时就迎「黄」进来,带动经济畸形发展。「兴黄」是政绩,「扫黄」也是政绩,何乐而不为?

对性工作者来说,这么一拉一打让她们恐惧、听话。「扫黄」要感谢政府,她们从事性交易也感谢政府。本来是她们养活政府,却变成政府养活她们。事实上,那些让人感到暧昧的洗浴中心、洗头房、按摩房的不远处,多是当地政府或派出所,官员们能不知道这些地点是做甚么的吗?

高扬道德主义,却对色情业进行保护,这是悖论,也是讽刺。当然,讽刺的结果还是讽刺,解决不了问题,却能给色情业设置限度,即法治人权的限度,在这个限度内如何处理色情业,才是亟需解决的真问题。

色情业已存在几千年,食色性也可谓中国传统文化的经验之谈。色情业不可避免地存在下去,人类也会因为道德争论下去。人性是个死结,色情业也是个死结,能解开死结的人还没有出现,顺其自然不对,逆其自然也不好,于是就成了人性不断上演的悲剧。


来源:太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