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官媒姓党 奈何人心不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2-25

官媒姓党 奈何人心不党

转发此新闻:
1949年以来,中国有太多的坏事都姓党,土改、肃反、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权贵资本主义的化公为私和贪污腐败再加一件官媒,也不嫌多了。

以前白丁总倾向于认为有人黑习(特别是那个刘云山),这次习组长是亲自闪巡,口吐昏言,赖不着别人了。习的强势外表之下竟如此心智晦暗,不明事理,没想到。官媒只说党话,不说人话,岂不是号召大家都不听你的?你习组长岂不越不得人心、弄得跟“四人帮”一样啦?既然官媒姓党,用你们8000万党员的党费经营,别花纳税人的钱,央视占用“大裤衩”,中共中央要向财政部交房租。还有,既然有姓党的官媒,就应有非党的民间媒体,有种你别封,让你那“绝对忠诚” 的党媒去和他们战斗,否则你不发话他们就什么事都不做,“忠诚”地怠工,你这不是犯傻吗?不是吃饱了撑的??为了让一小撮丑类表演效忠而和老百姓闹对立吗?

习近平视察央视时,央视打出大标语。

三年多下来,13亿人听了多少习式硬话狠话,从“七不讲”,到“较量无声”,到重提阶级斗争,到“把心交给你”,到政治学习的红色春晚越说越没底气,连连吃瘪,“后果很严重”吗?你看连广场舞大妈都只唱“小苹果”,不唱“红太阳”了。要不,把薄熙来从秦城放出来试试?他在重庆办过红色频道、发过红段子、组织过10万人的红歌大会。

但习组长你先要想明白,现在都什么世道了,亿万人民早不端你的碗,也不指望你的锅了,每个人都长着自己的脑子,官媒说什么他们管不了,他们听什么看什么你也管不了。从互联网想,从全球媒体想,从每天几十亿条微信想,你习组长能控制的“绝对忠诚”还不如癞蛤蟆很享受的井口之天。

白丁好奇的是,习组长到底受了什么刺激?自中共建政以来,只听说过打着人民的旗号反党的,还没听说过打着党的旗号反人民的。是赵家人和民间资本的利益争夺尖锐化了吗?没有啊,人家民间资本惹不起躲得起,撤资走人啦。是经济要出大问题,预先收紧舆论吗?李克强不是才表明了果断出手的决心吗?所以关键还是一个问题没解决:谁是党。

8000万党员中的贪官、既得利益受损者不会和习组长一条心;自由化、倾向改革者也要刨除;剩下的把党员当成一个乱世中的保险,浑浑噩噩混日子的,也代表不了党。毛邓江胡都已过气,18届常委局委均已“臣服”,习组长心目中的党还能是谁?就是他自己。这个“党”最近很受伤,没当上核心也罢了,连对中国的治理、日本鬼子式的“强化治安”都遭质疑。五毛精神领袖胡锡进呼吁“广开言路,宽容对待批评”,外交与战略顾问阎学通也拐着弯地要求“对内施仁政”,最令人心烦的是红二代地产商任志强,使劲和我呛声,说我“过度强调了枪杆子和刀把子,反对西方的价值观,文革之风又起来了”,姓党的官媒根本说不过他。我在努力把中国梦偷换成中共独裁梦,这些本该站在我一边的本党同志和受益者怎么敢在这时“妄议”?他们的背后有什么势力在捣鬼吗?“谁是党”“谁反党”的问题,又要开始新的较量吗?

习组长这次巡视调研,告诉了大家两件事,

一)所谓习因反贪而获得人民群众拥护,是想象的,是推论的。事实是,人民群众根本没地方表达他们的拥护,习绝对不希望被这种拥护所绑架。反贪与你们无关,与政改更无关,起开。我真需要拥护时,党媒自会替我搞定。

二)所谓集中权力才能办大事,也是伪命题。老毛的权力哪来的?放手发动群众,造反有理来的。老邓的权力哪来的?联产承包,让一部分人先富来的。老江的权力哪来的?我党代表先进生产力,闷声发大财来的。碰到小习,他若想政改,什么权都不用集,开放言论,开放网络,开放民间结社,什么合法性,什么权力都有了。但凡非得集了权才能干的大事,多半是坏事,是搞军国主义、法西斯,开历史倒车的事。

好消息是,开历史倒车的事越来越不得人心,所以小习才要去巡视:你们到底姓不姓党?!

50年前也曾是文青的白丁,忽然有了一点化腐朽为神奇的冲动,还记得那首马屁诗吗?

“啊~,您的背影,我的目光,消失在那墓园般阴郁而孤寂的梦乡”--意境深远吧?

来源:明镜 / 白丁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