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党国的颂圣文化难以持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2-17

党国的颂圣文化难以持久

转发此新闻:
习仲勋与习近平的讲话选集翻译成英文出版,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党国喉舌给予了长篇累牍的报道。美国、纽约、瑞士、赞赏、美国陆军少将等关键词频繁出现,意在编织一幅外国尤其是美国欢迎习近平的景像,这是以出版事业推动「习核心」受拥戴的最新表现。

颂圣党宣之所以为人轻视,因与社会无关,不是从社会的需求出发,难以持久

稍微数落一下,即可发现习近平在确立其崭新的权威地位上,已经在政治(众多小组长)、经济(供应侧改革)、军事(军区改战区)及文化(春晚为代表的颂圣)诸方面有了全面展现。出版其讲话稿的外文出版物,显示出已经不满足于国内的颂圣市场。

曾经对西方国家有不忿的习近平,说过中国一不输出贫穷二不输出价值观,西方国家为何还要冷眼看中国云云。现如今,向西方国家输出自己的讲话稿,到底算什么呢?也许考虑到会被「歪果仁」嘲笑是在输出贫瘠的价值观,所以才费劲心思地找些真真假假的西方政客来说好话。

诸多分析都在说,竭力建立权威的原因说明了这个权威还不太稳固,属于缺什么补什么。如果这些分析成立,那在不断提高确立权威的砝码、填补离真正权威之间的落差,国内国际上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但遗憾的是,能够凭借的手段差不多已经用光了。

这一轮围绕「习核心」前后延续的「确权」(确立权威之意)行动,在影响上是要增加政争的胜算,但是在具体手法上,则有涸泽而渔之感。比如其在利用「法治」汲取力量方面达到超常规模,「法治」在工具化、政治化诸方面沦丧之厉害,像是回到了半个世纪前。

「法治」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党宣中的文化事业在普遍紧缩之外,重点在宣传上又使出了「数人头」的斗争法宝。春晚这么一个宣传舞台,其政治意味陡然在今年被抬升到历史新高。不加掩饰地洗脑,强行灌输驯服及偶像崇拜给国人,为几十年最猛烈。

现在的问题在于,颂圣文化达到了它的限度,已经无法再做进一步伸张。国内国际都在用力,出几本英文书就算是征服世界了,也暴露出手段乏力。而在国内,春晚收视率由北向南地骤降,也说明颂圣文化即使在国内也有难以跨越的认同鸿沟与国情阻碍。

从重启群众路线教育、批评与自我批评等整党手段以来,所说的都与所行的背道而驰,群众路线中群众,批评时拒绝社会批评,批判个人崇拜却是为了树立新的崇拜对象。如此一来,颂圣文化的手段就稍有说服力,不止社会不认可,体制内也怨声载道。

此轮颂圣党宣之所以为人轻视,更关键是因为,不管要树立的是权威还是威权,都与社会无关,它不是从社会的需求出发的,那么其生命力就很是个问题,难以持续、持久。既然如此,前一阵子批评的官员都「等着出事」,也就不新鲜了,更何况不只是官员这么想这么做。

来源:东方日报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