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旺角街头事件如何发展下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2-11

香港旺角街头事件如何发展下去?

转发此新闻:
年初一扰攘至年初二的旺角街头事件,被高官和政客冠上类同的标签,要把事件定性,口径要一致地盲目评述。焦点错放,偏离真相之余,找不到原委,遑论解决办法。

大年初一晚至初二凌晨,旺角发生严重警民冲突事件,导致多人受伤和被捕

特首梁振英忙不迭地将事件定性为暴乱,并称示威者为暴徒,以「激进分子借机寻衅挑事」形容事件。把旺角事件夸大至如六七暴动,不是梁振英无知,便是故意为二十三条立法铺路,然后一举歼灭所有集会示威游行等抗争行动。

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也是突然失忆,与梁振英同一口径,指事件是「彻头彻尾_暴乱」,忘记了六七当年左仔的凶残程度,旺角的示威者拍马也追不上。司长更突然欠缺分析能力,不问示威者何故发难,却鬼拍后尾枕地否认事件是小贩管理失当或占领运动所致,露出了狐狸尾巴。

一众保皇宦臣、政棍等当然「义愤填膺」,一脸「正气」地滚出来配合主子,称示威者行为「无法无天,极端粗暴」,必须严重谴责,不能姑息云云,却忘记了他们对暗角七警、手臂延伸警司和无数滥权滥捕警员的暴行,不吭一声。

全港市民都知道,梁振英上场至今,谎话说尽、坏事做尽,引起的社会不安、惹来的民愤,已达沸腾程度。最新的施政报告,只为自己连任铺路;市民反对的网络23条、浪费公帑的众多大白象皆欲硬推;市民要求的全民退保、修订港大校委会架构、废除祸害学童的TSA都置若罔闻。只懂替中共领导吮痈舐痔的梁振英,根本就是与民为敌,乐此不疲。

雨伞运动后,民怨民愤的积累、对警队怨恨的升级,暴力场面的出现只是迟早问题。群众的耐性受到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梁振英一次又一次的挑衅,立法会只剩下拉布抗暴政的无奈,市民依旧水深火热,一次又一次的和平示威也不见情况改善。长久的无奈无权无助只待某一小事引爆,发展成骚乱,避无可避。

另辟不流血改革蹊径

旺角街头事件发展下去,有三个可能:其一,因为只是一次野猫式行动,在警方大力拘捕下销声匿迹;其二,以后抗争都暴力升级,警民流血事件激争,中共解放军介入,甚至如六四般牺牲年轻人的性命,直至最后通过23条,香港从此一国一制;其三,另辟蹊径,以民间约章形式,凝聚民间力量,组成民间政府,继续抗争,直至取代伪政权。笔者与一众友好,看到去年政改方案的死局而构想了不要流血不要牺牲的改革方案,于二O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公布了《六一七民间约章》,给大家多一条出路的考量。(有关民间约章详情,可参看此网页:https://www.facebook.com/citizencharter617/

今天局面更严峻,中共步步进逼,梁振英嚣张跋扈,政党无奈无权,市民耐性崩溃,流血冲突的可能性更高,我们能坐以待毙,袖手旁观,看着年轻人去冲去挡,却不去谋求出路吗?

来源:苹果日报 / 韩连山 民间约章发言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