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国妖”王沪宁制造“习核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2-03

“国妖”王沪宁制造“习核心”

转发此新闻:
说话请注意──“习核心”诞生

131日,内地搜狐网等主要媒体,刊登出一篇报道:《多省党委表态:坚决拥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文中可见,多位省市领导人,高喊拥习口号,“坚决维护习近平同志这个核心”,“向习近平同志看齐”等等。

读罢此文,虽身在境外,仍不免感到一丝心寒。几十年不见的非正常政治空气,重新凝结在这块不正常的土地之上。心中冒过一个念头,那就是──大帝归来。同时又不由自主联想起黄巢大帝的宣言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长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权力新核心,模糊的身影

杀气腾腾,是吧?

黄巢为登上帝位,据传杀了八百万人,晚唐江山血流成河。习大帝登基以来,干掉的大老虎已经过百,确实是我花开后百花杀啊。现在,各级党员干部都被命令噤声,“不准妄议中央”,更何况平民百姓。不听话的律师失踪,不听话的记者失踪,连香港不听话的人,也随时失踪。我们没有闻到习大帝登基带来的“冲天香阵”,只闻到了尸体的腐臭,和恐怖的气息。


书记们空中接力,轮流高呼“习核心”


咱们参观一下,中国内地这些奇怪动物们的表演──

112日《四川日报》,省委书记王东明主持学习习近平“三严三实”讲话的消息,王喊出:“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

同日,《天津日报》发布,市委书记黄兴国再次主持学习近平讲话,喊出“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经常、主动向党中央看齐,向习总书记看齐”。还强调要有政治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我总结他的真心话就是:要有帝王意识。

请注意,黄兴国是再次主持这样的会议。

114日《广西日报》,广西党委书记彭清华主持自治区党委常委扩大会议,喊出:“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是党和国家之幸、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幸,也是全体中国人民之幸。”我不知习大帝是哪一天“幸”的他,但愿只“幸”他一人OK,其他国人不要。这舔菊的书记。

114日《安徽日报》,安徽省委书记王学军主持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喊出“向习近平总书记看齐,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

115日《西安日报》,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主持召开市委常委扩大会议,高喊: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要和习大帝保持高度一致。这个高度是不是海拔身高?想和习主席一样高,魏民洲你有麻烦了。

117日,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主持省委常委会议,高喊:“要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领导核心”。发生在湖北的东方之星船难,死亡442人,李书记组织的救援队,只救出2人。但是他刚刚签发的省委文件,却要表彰99个单位和253个个人。民生事务糊涂如猪的李书记,在习核心问题上却毫不含糊。可见各级书记,从来都是为总书记而生的,老百姓不要多情了。

123日《金融时报》,中国银行党委书记田国立,在党委中心组学习会议上高喊:“要牢固树立看齐意识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

129日《安徽日报》,王学军在黄山调研时再次高喊“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在我的印象里,中共官员的所谓“调研”,就是旅游、吃喝。王学军登黄山游玩也不忘高呼口号拥帝,真可谓登高一呼啊,似有准备为新皇跳崖献身的决心。

130日《内蒙古日报》,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君,在区人大闭幕会上高喊:“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

其他表态的大员,还有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辽宁省委书记李希、西藏党委书记陈全国、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等等。差不多诸侯们都发声了

再过几天,也许该香港市委书记梁振英同志表态了。


主席就是核桃仁儿


1230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发表评论员文章《全党要向中央看齐》,提出向中央看齐,就要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这个文章满篇忽悠语言,看得人云里雾里。但是中心词句毫不含糊,突出强调,要求全党向习近平看齐。做明白人,不说你也知道,意会吧,呵呵。

《人民日报》提醒全党要做明白人,差不多可以理解为恐吓了。在当下中国政治语境里,那潜台词就是:不听话,等着瞧。现在习大帝四面杀伐,等着瞧是什么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好像几十年来的中共领袖,没见使用过这样赤裸裸的威吓语言了。

打扮三年,习氏大帝终于撕去面纱,粉墨登场,正式称帝。

现代化的称帝,不能直接叫帝,而是叫“核心”。今后中文辞典可以增加一条名词解释:核心,即皇帝,是中国20世纪90年代后,对皇帝的新叫法。

我不懂政治,我从小所理解的核,就是核桃。核心,就是核桃的心,也叫核桃仁儿。对于新的政治名词“习核心”,我的本能理解就是──习主席是核桃仁儿。

领导面前的王沪宁(中)


新一代核桃仁儿,王沪宁制造

习大帝专门下发学习文件“三严三实”,文件看来看去,说得很不直接,废话连篇,十分地弯弯绕。但是熟悉中国那些变态政治语言的人,明确可以读出,它绕来绕去、弯弯曲曲、羞羞答答表达了一个毫不含糊的意思,那就是──今后要称习近平为“核心”,习大帝正式登基。如果还不明白,把文件再读一遍。

从前,在九十年代,江泽民羞羞答答称“核心”,那还是借助邓小平的提议,算是先王恩授的封号,有理论依据。那时的说法是“全党要紧密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6000多万党员要真这么干,估计会把江核心挤死。江泽民的“核心说”,还把党中央三字挂在下面,作为囊袋,使得裆中央里那根元首,不至于太孤立。现在习大帝,奴才们喊得直截了当,“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党中央这个囊袋也干脆扔了。

靠为江泽民制造概念,助推个人崇拜上位的奸臣王沪宁,当年为江泽民创意了“三讲”、“三个代表”。至今我也搞不懂,“三个代表”那么一句毫无实际意义的废话,居然能编造出大摞大摞的大部头理论书来,白白浪费祖国大片的森林,用来印刷那些废纸,还不如多造些手纸擦屁股。祖国大片的森林变成废纸,却帮王沪宁升了官。博得龙颜大悦的他,被一步步送进了政治局,成为当今政治局里唯一一个靠编造广告语升上来的大员。

据说在胡锦涛时代,王沪宁也曾动过拥戴“胡核心”的念头。那时他和老是升不上去的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打配合,由这个炮灰冲锋打头阵,首提“胡核心”概念。但是胡锦涛胆小,没敢同意,只允许说“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不敢戴江泽民的帽子。“总书记”和“核心”,其实都指的同一个人,可是在变态的党文化里,却有着鲜明的不同。

王沪宁第一口没舔着,冥思苦想了好几年,为胡锦涛炮制出一套科学发展观理论。胡终于点头,穿上这套马甲,于是胡锦涛终于也算是有理论的中共领袖了。

当上政治局大员后,王沪宁急于为新主子献血。他很快弄出个“中国梦”口号,一看就是山寨美国的。习大帝也喜欢做梦,王沪宁就为他解梦。于是中国梦写进圣旨,成为习大帝上台后第一个国际级口号,只差没写进宪法。我倒觉得,王大师这口号功力,和王林大师相比,并不出色多少,为习大帝创意“黄粱梦”、“南柯梦”、“黄花梦”,也许更符合实际些。

王沪宁大师为习大帝创意的第二个国际级口号,就是广为大家嘲笑的“一带一路”。毛记电视已经“一戴一露”了,不必在此赘述。王大师搜肠刮肚,搞出来的第三个概念,看来很令习大帝受用,就是这个“习核心”。其实那是二手店里淘来的旧货。为大帝量身定制皇冠,王沪宁对帝王的贡献可以堪比刘少奇、康生了。

历史向来如此,有独裁者,必然有奸臣。常常,独裁者就是由奸臣们接生出来的。毛大帝正式称帝,刘少奇炮制的“毛泽东思想”立了功劳。原本想叫“毛泽东主义”,老毛有点害羞,改成“思想”,换汤没换药。康生为毛大帝延安整风,鞍前马后,毁人不倦,也成为毛大帝龙椅前的垫脚石。后来的大跃进、文化大革命,都有他的害人理论在里面捣鼓。

如今的王沪宁,被奉为国师,其实应该是国妖。


为什么他俩先开炮?


本次习大帝正式称帝,首先开炮的是黄兴国,这一点不奇怪。黄兴国原本是习近平在浙江时的老部下,皇上要上台,抬轿的肯定是最忠实的奴才。看得出来,习为黄兴国升官,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据说十八大安排年迈的孙春兰担任天津市委书记,就是习近平的意思。那时,黄兴国是天津市长。很快,习近平打掉中央统战部长令计划,调孙传兰接替这个虚职,黄兴国顺势升任实权职位天津市委书记。这个职位,可以坐进政治局去开会,虽然黄兴国现在只是中央委员。

另一个原因,天津大爆炸,黄兴国是有领导责任的。但是习近平肯定会保他,现在首先站出来开这一炮,也有立功赎罪的用意。

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几乎和黄兴国并列第一,率先高呼“习核心”口号,估计是出于恐惧心。因为刚刚不久,他的副手,省长魏宏被中纪委干掉。兔死狐悲,胆战心惊的王东明,现在跳出来积极表忠,显然是期望赢得一些安全感。

习近平老部下黄兴国

树立“核心”应对威信下滑,闪电拿下不听话的统计局长

有消息说,习急急忙忙带上“党核心”的铁帽子,登基习大帝,也和经济形势越来越差有关系。在他手上,GDP逐年下滑,严重影响了他的威信和形象,动摇了他的权威。所以,习希望通过“党核心”的确立,把自己牢牢钉在中共领袖的地位上,从职位到精神,从椅子到心灵,全面占有。

北京的小道消息甚至说,国家统计局长王保安被抓,就是因为他的GDP统计,动摇了习大帝的威信。据说习要求他拿出高于7%GDP增长统计,但是书呆子王保安不管,他坚持要忠实于数据。120日,王保安依照统计,对外公布了6.9%的增长数字。

这个数字令习近平、李克强和全体常委们汗颜,实在拿不出手,让全世界一下子看穿了他们在经济上的无能。习近平十分生气,命王岐山彻查王保安不服从领导意志、不向领导看齐的问题。王岐山很简单,在王保安公布数字数日后,下班时将他捉进中纪委的宾馆,宣布双规。129日,中组部宣布王保安免职,原因不详,大家猜去吧。

王保安闪电落马,从被带走到公布,时间间隔仅一小时左右。据说创下了中纪委打虎速度新纪录。如此神速,原因自然是很不一般的。

下马统计局长王保安

核桃仁儿的时代,有意思


解读这份全党拥戴“习核心”的文件,以及各省市委书记的发言讲话,过滤掉那些泡沫语言,捞干的看,就只剩下四个词儿:

学习,尊习,念习,恐习

学习,顾名思义,就是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语,和他秘书代写的文章。毛时代,就是毛主席语录,估计不久中共也会编制习主席语录。以后中共官员,可能也会像北韩官员那样,手拿小本儿和铅笔,跟在金正恩屁股后面,他放个屁,也会在小本儿上记个“_──不──”。

尊习,不用解释,以习大帝为尊,向习看齐!

念习,就是习大帝提出的要求下属经常、主动向中央,向自己看齐。也就是说只要眼睛睁着,就要念叨这个咒语:向习近平同志看齐。念经一样地念,这就是我理解的念习。

恐习,又可以称恐袭。任何人不服中央,不服习近平,习手下的王岐山,可以闪电般掏出反腐牌手铐,让你三点钟在开会,四点钟进班房。你说这是不是恐袭?

毛帝搞个人崇拜,维护权威。习大帝已经不需要虚假的崇拜,直接搞个人恐怖,相当实用,服也不服?

核桃仁儿的时代,还是比较有意思。我们可以隔岸欣赏山寨版的中国金三胖,在一带一路上,一边撒钱,一边欢跳“小苹果”,还不时和山姆大叔骂仗。

来源:博讯 / 李方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