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周恩来定性草率 断送七万人生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2-03

周恩来定性草率 断送七万人生命

转发此新闻:
这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已经知道了富田事变情况。段良弼和江西省团委共三人向中央汇报了江西苏区“肃AB团”和“富田事变”情况,博古接见并听取汇报,并向常委会作了报告。博古判断,赣西南来人与少共中央所收到的赣西南控告毛泽东的文件大体都是真实的。(张国焘《我的回忆》;《中共党史人物传》第34页何盛明着《陈刚》)周恩来的错误就是发生在他已经认识到富田问题的严重性并采取组织措施的时候。

周恩来先是在1931213日政治局会议上做出两项决定:一、立即给江西发一中央训令,“停止争论,一致向敌人作战”;二、重新调整中共苏区中央局人选,决定项英、任弼时、毛泽东、王稼祥为常委。──这个决定本来是比较合理的,由早先赶到苏区的项英继续负责中央局工作,把当事人的毛泽东后移一位,由任弼时代替他的位置,这些都利于将来对苏区问题的调查处理。“停止争论”,则不使事态扩大,保持现状,有利于问题的解决。都是正确的。而且,博古已经报告他判断江西来人所谈毛泽东情况,基本属实。

周恩来

问题出在三天以后的1931216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决定由周恩来、任弼时、王稼祥组成专门委员会,研究富田事变的性质及处理意见。关于他们三个人是怎样研究的,如何给富田事变定性的,史料缺失无从言说,但是我们从22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周恩来的发言,可以知道个大概。周恩来发言说:“赣西南的AB团是反革命组织,但是,尚有动摇的和红军中的不坚定分子,在客观上也可为AB团所利用。”(《周恩来年谱》205页)

周恩来的这个定性肯定是草率的,起码是主观臆断的,他在没有亲自听取赣西南来人汇报、没有认真思考听取汇报人博古的判断的情况下,特别是在没有听取江西苏区中央局代书记项英的意见之前,就下这样一个结论,把一个中央苏区根本不存在的所谓AB团组织,定性为反革命组织,这其实是肯定了毛泽东以“肃AB团”为手段剪除异己的行为,把赣西南数万苏维埃干部和地方红军指战员置之死地。──太草率了!

中央政治局依据周恩来的报告精神,由任弼时代表中央起草一封指示信,要求江西苏区停止争论,集中一切力量对付敌人,派遣中央代表团前往苏区处理富田事变。任弼时代表中央起草的指示信,有两点最为关键,一是否认了经中央六届三中全后的政治局批准的苏区中央局的合法性,剥夺了项英在江西苏区的最高领导权;一是明确规定,中央代表团抵达之前,毛泽东在江西苏区享有指挥一切的最高权威,重新恢复了被取消的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否认了1月中旬刚刚成立的项英领导的中共中央军委的合法性。──这就是说,周恩来否认了他自己19301017日对于项英的任命。周恩来犯了主观武断、罔顾事实、草率定性的错误。他有讨好六届四中全会陈绍禹一伙之嫌。就是这个草率定性,给江西苏区军民带来巨大的不可弥补的牺牲,7万干部战士的生命由此断送。

来源:《新史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