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拆得掉的权利 拆不掉的权力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2-25

拆得掉的权利 拆不掉的权力

转发此新闻:
做中国人难,做中国知识分子更难。当政府突然间发布要求拆掉建筑物围墙的时候,中文世界一片愕然。这样完全看不出章法的出牌,还比不得反腐败这样的常规工作。即便是那些身居体制边缘,然而一直貌似中南海警戒线以外正宗代言人的名嘴,也一时间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圆这一场戏。

围墙内的居民,身份地位和外面世界切割;倘拆墙,中产阶级们经营的美梦便破碎了

从目前的权力结构和政权运行方式来看,官僚部门自行其是搞出一个大新闻基本上不太可能。即便以前的强权部门有这个心思搞一把大动作,作为刚刚被最高领导人视察过的中央媒体也不会擅自发布这样的消息。对被冷落了相当一段时间的喉舌部门而言,能够重新握到总书记温暖的大手,点燃了他们对生活的信心,坚定了自己还是党的人的重要地位。

最上层为何突然冒出这么一招,突然到下面的各个职能部门甚至没做好充分的准备,稚嫩仓促的在媒体上表态,拆掉围墙这样的做法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是合理合法的。

此时,如果不是目前炸子鸡级别的网红花千芳发言,已经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项政策的出台,来源于几个月前痛斥厦门大学为何不拆围墙的知名作家贾葭。

花千芳在微博上如是表示:好多人反对停建并陆续开放封闭小区政策,可以理解,花了大钱买一份「特权」,如今居然要丧失掉,不生气那是骗鬼的。但我认为逐步消除「特权」是大势所趋, 虽然封闭小区业主的「特权」很小。不管怎么说,基层政权应该交给居委会,而不是小区的物业公司。对于公共安全的担心,扩招警察比雇用保安更有效。

这样的解释虽然不是官方权威解释,然而甚于官方权威解释。所谓的拆掉封闭小区,用更时髦的话来说就是国进民退。如今,政府的管辖权力轻松的伸到楼房大门前。此前的地产市场基于快速规模开发的需要,土地被集中征收以后转卖给开发商,最终由购房者接盘。对所谓的豪宅区而言,更精确的说是围墙内的豪宅区。精美的花园,端庄的保安,森严的门禁,将身份与地位和外面的世界切割开来。倘若撤掉这一切,中产阶级们苦心经营的美梦就彻底破碎了,原本以为花了更高的代价至少能购买一个温馨的小家。但如今很对不起的是,已经没有小区环境这个概念,一切都将与真实的世界彻底并轨。

拆掉的不是围墙,而是围墙内的公共空间。居委会将取代物业公司,派出所取代保安。金领、白领们以往还敢于和物业公司闹纠纷,对着来自底层社会的保安呛声,到了面对真正公权力代表的时候,优越感将被彻底击碎。

与之而来的是中产阶级曾经自我陶醉了多年的素质梦,他们作为更高素质的人群,不仅买得起好楼,还能搞得好自治。不仅能搞好自己的自治,还能形成完美的模式,自下而上的让中国更加美好。

对这样的中国梦,值得肯定的是确实有相当的人为了实现社区自治的梦想而勇敢的团结起来。但也不能高估的地方在于,当对民主的梦想需要直面公权力而不是它的代理人,不仅是面对来自利益集团的威胁与警告,而是遭遇更直接碰撞冲突的时候,至少到基层人大选举这一层面上,绝大多数中产已经默默地退缩了。

如今拆围墙的命令已经下达,居民们再也无法幻想于围墙内掌握自己的命运,经营小小社区,演练公民社会。围墙被拆掉了,戏台子也被拆掉了。白领们应该认识到,即便是自己花钱购买的土地,终归还是这个国家的土地。用钱买来的权利,在权力面前依旧是不堪一击。

中产的社区想拆掉权力,但失败了。权力想拆掉中产的权利,很快就成功了。无奈的白领阶层,可回家抄诗一百遍:「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来源:东网 / 守鱼 法律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