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头马去哪了?未能完全掌控军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2-03

习近平头马去哪了?未能完全掌控军队?

转发此新闻:
从二O一四年三月十六日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成立,到二O一六年二月一日解放军撤销七大军区、成立五大战区,中共建政后最大规模的军队改革,终于用二十二个月走出了第一步的领导指挥体制改革。但是,《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昨日都没有发表社论庆贺,其中的玄机颇堪玩味。

习近平在战区成立大会上授军旗

解放军领导指挥体制由前苏联模式改为美国式,不只是架构重组问题,更是军头权力重新分配问题。习近平三度公布领导指挥体制改革,都与早期方案有较大出入,官媒美其名曰「习主席以身示范,立起了民主决策的标杆」,指习近平听从军头们的意见修订了改革方案。但换个角度说,就是习近平不能不受到军中利益集团的掣肘,由于摆不平军头们而被迫修订方案。

解放军要提升战力,关键之一是精简指挥架构、裁减冗余将领,但是,今次军改后的大军区级职位有增无减。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习近平向陆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授军旗。二炮部队改名火箭军、陆军设总部都符合预期,而战略支援部队横空出世则新增了一个正大军区级的军种。

一月十一日,中央军委重组后的部门负责人亮相,原有的四总部竟然扩展为六部三委六厅局共十五个机构。就算其中过半为副大军区级,但也足够安置四总部、七大军区撤销后多出来的上将、中将。二月一日成立的五大战区,也比原方案增加了一个。这是作战需要,还是军头需要?

未能完全掌控军队

中央军委机关、军种、战区体制改革的完成,从架构上看是完成了中央军委实体化,有利军委主席行使人事权、指挥权。但是,中共的依法治军只是口号,在实现军队国家化之前,任何指挥体制都难免受到高层权斗的掣肘,军委主席能否掌控实权,不取决于体制,而取决于他在军中的人脉。胡锦涛当了八年中央军委主席,一直被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架空,就是最典型的先例。

因此,习近平要真正掌控军队,要避免类似「政令不出中南海」的陷阱,不仅需要一套有利中央军委主席发号施令的指挥体制,更要有一班效忠他个人的将校。然而,习近平军中的盟友和头马,在这次军改中未能上位,甚至是黯然退场,显示习近平的真实话语权并没有表面上那么风光。

前总后勤部政委刘源,既是与习近平惺惺相惜的太子党,又是打响军队高层反腐第一枪的功勋,一直被视为升格后的中央军委纪委书记的首选,但他仍然光荣地退役了。虽然官方放风说,刘源是主动要求退役,在届龄退役问题上作出表率以推动军改,但对习近平来说,刘源退与留的辅佐作用岂能同日而语?
更令人意外的是,前南京军区司令蔡英挺的去向。他是习近平当年出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后点名提拔的第一人,堪称其头马,在今次军改中一直是联合参谋部参谋长的大热人选,当结果不只失之交臂,还错过首任陆军司令的机会,更可能被发配到属二线的军事科学院当院长。

至于军中大批与蔡英挺一样,出身驻福建三军或南京军区的将领,因与习近平早有接触或交流而被称为习家军,在军改后一级机关担任军政一把手的,有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部长赵克石、南部战区司令王教成和政委魏亮、北部战区政委褚益民、海军政委苗华等。但是,谁能保证他们在高层权斗中,不会有朝一日像蔡英挺一样,突然因某个不利传闻而被放逐?

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