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长江「不搞大开发」还能退回原生态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1-10

长江「不搞大开发」还能退回原生态吗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近日在重庆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说了一句过去几十年没人说过的出人意料之语:「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如果这句话真正能够实行,也算是为子孙后代积了一点德,可以减轻一点当权者的罪孽。问题是,已经乱搞的大开发,还能退回去吗?还能停止吗?停止正在进行和已经进行的「大开发」,还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修建三峡大坝、南水北调工程,沿岸40余万家化工企业的兴起,长江已成为一条大毒江。

「母亲河」、「中华文明的摇篮」、「黄金水道」这些词语,是过去人们对长江的别称。但是过去几十年来,随着三峡大坝的修建、南水北调工程的实施、沿岸40余万家化工企业的陆续兴起,以及其他各种为了经济利益而发生的对长江的人为破坏,6300公里长江已经成为一条大毒江、生态和地质破坏江、灾难江。长江沿岸已不是中国人几千年来最适宜的聚集之地,而成了必须逃离之地。历史将会证明,中共在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等人造工程上的错误决策,罪无可赦。

三峡工程上马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这几年已经显现,国人有目共睹,媒体也已有诸多报道。不管中共当局承认不承认,事实就摆在那里。地质灾害、生态环境、航道、移民等问题,一个个爆发,解决难度之大已令中共当局瞠目结舌,头疼不已。据中共党媒报道,连支持三峡工程上马的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水沙科学与水利水电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光谦也承认,「原来三峡工程设计规划的时候,并没有把生态功能考虑进去。20年前,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的概念几乎是零,十几年前才慢慢认识到生态功能的重要性。」

这话是事实吗?三峡工程上马之前没有人提出过对生态功能的影响?这当然是信口雌黄。据我所知,至少20年前,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就对三峡大坝建起之后对阻断鱼群的洄游造成的危害做过无数次大声疾呼。可是,就像当年黄万里坚决反对三峡工程上马一样,这样的疾呼有用吗?没有,因为三峡工程是政治工程,是中共主要领导人(以李鹏为首)的拍脑袋决策,任何反对的声音都不会被发出来,发出来也不会被重视和采纳。王光谦的话,只有那句「十几年前才慢慢认识到生态功能的重要性」可能是真的,可是已经晚了。这是独裁、专制决策的必然结果。独裁者、专制者会为他们的错误决策负责吗?那当然只是中国梦。

有人说,三峡工程上马还是履行了「民主决策」程序的,至少形式上通过了全国人大的审议通过。可是,谁都知道,在中共控制之下的这种「拍手决策」程序有用吗?

另一个比三峡工程的投资金额要大出数倍的世纪重大工程南水北调,却连这种花瓶式和形式上的「民主程序」都没有履行──南水北调工程根本就没有提交全国人大审议,直接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议通过就开始实施了。这可是分东中西三线、投资超过5000亿、历时几十年、影响数亿人的工程!



2001年左右,我写了一篇报道,引用水文生态学家的话指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实施后,可能导致汉江来水变少,「水华」(因水体富营养化而导致藻类大量繁殖的现象)发生频率大大增加,影响武汉居民生活用水,呼吁有关方面重视南水北调对生态造成的影响。结果南水北调工程的利益相关方勃然大怒,用车将我绑架到该机构,要我与该机构的负责人「对话」。在官场上早已趾高气昂、颐指气使习惯了的那些官员,哪里听得进我的话,「对话」当然不欢而散。后来该机构通过有关方面强压我所在媒体刊登了一篇「南水北调工程不会影响生态环境」的报道,以「挽回」上一篇报道的影响。以这种心态和胸怀对待外界的批评,有关机构怎么可能听得进不同声音?

决策是你们独断专行决策的。花了这么多钱,害了这么多人,造成了这么惨重的生态损失,对历史、对子孙后代和这个国家民族造了这么多孽,现在你们一句「不搞大开发」了,就可以撇清你们的历史责任、躲掉以后的大清算了吗?现在已经建起的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工程怎么办?炸掉它吗?浪费的这些钱财怎么办?已经造成的生态灾难怎么办?还能恢复到原来吗?你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想想?

来源:东方日报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