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变革必从捍卫与维护基本权利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1-10

中国变革必从捍卫与维护基本权利始

转发此新闻:
在《零八宪章》发布和刘晓波被捕4周年、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举行2周年和1210日第64个国际人权日即将到来之际,中国大陆艾晓明、陈子明、崔卫平、丁子霖、贺卫方、胡发云、慕容雪村、浦志强、沙叶新共42人发表公开信,要求新一届中共领导释放刘晓波和一切政治犯,并以释放政治犯为突破口,启动政治体制改革。

在国际上,诺贝尔奖得主134人史无前例地联名要求释放刘晓波, 刘晓波之友会也在纽约发起了全球声援刘晓波夫妇活动。《外参》记者陈小平采访了这一波要求释放刘晓波倡议活动中的重要参与者──刘晓波之友的新闻发言人余杰和李高,请他们就回答一些读者可能关心的问题。

《外参》记者: 为什么你们选择在这个时候发起一个全球呼吁释放刘晓波的倡议呢?

刘晓波之友: 在刘晓波囚禁4周年,得奖2周年期间,国际社会基于利益交换考虑,基本上是对中国政府监禁刘晓波及软禁其妻子这一事件采取一种背过脸不看的态度,在海外民运这个领域, 一直坚持为刘晓波和刘霞奔走的团体和个人,因为资源有限,难有成效,而且,民运中对刘晓波还有各种不同声音。

在我们的新闻稿中,我们提到,即使在纳粹德国、前苏联、也没有一个诺贝尔奖得主的家属被软禁。而全世界居然能对这种事情看得过去。作为刘晓波的同道和朋友,我们觉得如果再不做点什么的话,中国政府就会更加肆无忌惮地践踏中国人的人权。

《外参》记者:我们注意到,124日,中国大陆42人发表公开信,要求新一届中共领导释放刘晓波和一切政治犯,并以释放政治犯为突破口,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你们在这个时候发起全球呼吁释放刘晓波的倡议与呼吁中国北京新上任的领导人实行新政这个背景有关系吗?

刘晓波刘霞夫妇。

刘晓波之友: 我们做这个事情可以说与北京的新人新政没有关系。我们对中国的什么人事变动、政治上的变动并不关心。之所有让人产生这种联想,是因为我们做的这件事正好与北京中共领导人换届有时间上的巧合。

我们做这个事情有几重目的,第一个,是刘晓波被捕4周年,1210日又是第64个国际人权日和和平奖颁奖日,我们希望我们的呼吁能引起重视。希望今年的和平奖得主欧盟出来为刘晓波说话,莫言这个中国国内第一个文学奖的得主也为刘晓波发声。此外,也希望得过诺贝尔奖的奥巴马、戈尔、卡特都为刘晓波说话;第二,既然我们的倡议与北京领导换届有巧合,我们当然希望新一届中共领导人能够有所表示,希望他们能通过释放刘晓波作为他们推行新政的善意表示。

《外参》记者:如果考虑到习近平新上任这个背景,你们在国际上整出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导致在中共党内得势的保守派拿这个去压习近平,结果是反而使得他想做事而不能为呢?甚至导致刘晓波、刘霞在中国国内的境遇更差呢?

刘晓波之友: 我们不能因为有某种假想的可能性而放弃我们要从事的正确的事情。刘晓波、刘霞目前遭受的待遇明显违反国际条约,而这是中国当局签署过的,中国政府必须认这个账。不能因为共产党里面的这个那个派的存在,就对这个政府对百姓的迫害,对良心知识分子的迫害保持沉默。我们认为共产党的变化只有在有足够压力大时候才能发生,而不能靠去猜某一派能接受、不能接受什么,投其所好,通过这种方式改变共产党的方式历史上没有先例。

《外参》记者:你们可以坚持自己的道义原则,在世界上那么多政府对刘晓波的事情哑口无声的时候,这次这么多人出来为刘晓波说话,也让人钦佩的。但既然有这么多人在说话,你们是否考虑这个事情可能产生的结果?你们希望最后产生什么效果呢?

刘晓波之友:我们不认为一个单一的行动马上能导致刘晓波被释放。共产党在面子上是不会屈服压力的。但我们相信,中国新领导人心里也不会愿意与百姓、知识分子永远为敌。

《外参》记者:在这几任中共领导人中, 江泽民是个喜欢拿监狱里的中国人跟西方人当牌打的,在胡锦涛这些年, 这种情形几乎没有发生过,至少很少很少。习近平在这方面效法江泽民还是紧跟胡锦涛,现在显然不明朗, 你们觉得你们的努力会带来一个明朗的结果吗?

刘晓波之友:共产党黑箱作业的一个特点就是你无法预测他能做什么,就好像在1989年,无法预测他会出动坦克碾人一样。这完全取决于共产党如何衡量他自身的利益。在衡量利益时,有时候会有一些聪明的做法,也有愚蠢的做法,也许近期的获利是长期的沉重代价等。
对我们来说,我们有一点是确定的,坚持我们的原则。不管共产党往良性的方向去变化还是往恶性的方向去变化,我们永远要保持我们民间社会角度的压力。而且,释放刘晓波这样的良心犯的事情,是一个长期持久的工作,我们认为,在刘晓波之后,中国还会有其他的政治犯、良心犯可能进监狱,我们同样要为他们呼吁。即使那天中国变成了民主中国,知识分子的这种抗争仍然永远需要。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并不局限这个活动的短期效果。我们想通过这个活动给中国政府发出我们的信号是:这个社会需要不同的声音,我们非常高兴,我们能成为这个不同声音的一个部分。

《外参》记者:除了目前能看到的134位诺贝尔奖得主为释放刘晓波发出的公开信、中国42位公民要求释放刘晓波的公开信之外,刘晓波之友会和其他各组织还会为释放刘晓波做些什么呢?

刘晓波之友:据我们所知,全球各地会举办各种独立的呼吁释放刘晓波的活动。例如,法国巴黎有一个声援刘晓波的委员会,他们已经举办了不少活动;爱尔兰也会举办活动;此外,台湾,香港各地也会举办各种规模或大或小的活动。为了让全球各地的围绕刘晓波举办的活动有默契,刘晓波朋友设计了一个释放刘晓波、释放中国良心犯的海报,我们希望大家都用这个共同的海报。据我们所知,已经有不少地方会使用这个海报作为活动标志。如果大家都用这个海报标志,就会让这次各地独立举行的纪念有一个精神上的整体默契与神通。
就刘晓波之友会而言,我们会做一个刘晓波网站,出版他的书籍,可能拍摄一部关于他的纪录片,还在酝酿在纽约成立一个办公室,把呼吁释放刘晓波和中国良心犯的工作变成一个持久性的日常工作。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参加我们的这个倡议。

《外参》记者:你刚才说到,除了呼吁释放刘晓波之外,你们还呼吁释放所有良心犯,这样是不是要说明,你们并不是仅仅关心释放刘晓波,你们有一个比单纯争取释放刘晓波还广泛的目标,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们的这次倡议活动?

刘晓波之友:我们觉得,就是在监狱中的刘晓波也会认同我们的观点:不管是谁,只要是因为思想、宗教等而被投入监狱,我们都应当为他们呼吁。刘晓波本人就是因为为这些人呼吁而进的监狱。所以我们在继续呼吁释放刘晓波的同时,我们会继续呼吁释放所有的中国政治犯。

《外参》记者:你们好像试图通过释放刘晓波在中国倡导一个言论与人身自由运动?

刘晓波之友:对,这就是我们想做的。
我们不仅关注中国当局剥夺公民言论自由行为,也关注中国当局这些年来对中国公民的任意监控,包括像刘霞这样的被长期监禁、骚扰例子。这些人失去人身自由只是因为他们坚守自己的信仰与良心, 被当局不容。
我们坚信,中国的改变必定从捍卫与维护基本权利开始。

来源:《外参》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