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统治为何直扑灾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1-27

中共统治为何直扑灾难

转发此新闻:
中共头号权势人物习近平有关长江开发的谈话,最近为许多媒体环保人士和水利专家所关注。在重庆召开会议的习近平于一月五日表示,长江经济带发展今后“不搞大开发”。这显然是针对长江三峡水坝麻烦不断,而且诸多危害甚至灾难性后果已现端倪的表态。力主长江三峡工程大规模上马的中共前总理李鹏,现在虽然已经八十七岁却仍老而未死。按照中共权势核心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活着的权势人物即使搞砸了的那些事情,也要待其死后再修改或停止其祸国殃民的政策。所以主导者兼受益者的李鹏老而未死时,否定李鹏这一生唯一促成具战略意义的,同时也是备受指责构成灾难后果的大工程,这在中共祸害大陆的历史中是难得一见的。虽然从中可以解读出李鹏已是不受待见的人物,但是长江三峡建坝已现端倪的灾难性后果,必然也是这时李鹏被直接端上台面的促发诱因。

201493日,三峡大坝开启泄洪深孔泄洪

其实长江三峡大坝产生了严重危害直至灾难后果,从大坝开建尤其是开始蓄水后就没有停止过,而在蓄水达到一百七十五米的高度后,更是噩耗频频成为大陆挥之不去的梦魇。中共喉舌媒体自己报道的诸多三峡大坝建后问题,就有长江生态环境严重恶化、长江水质严重污染多发、白暨豚白鲟等珍稀物种面临绝种危难等等难以逆转的灾难后果。而防洪发电航运等建坝的五大目标,仅达成发电一项远逊于所付代价的目标。作为专为圆谎扭曲真相而存在的中共喉舌媒体,远没有说出三峡建坝后真实危害程度,更没有将可能造成灾难的诱因公开并深入研讨。例如造成十来万人死亡的四川汶川大地震,还有同为四川地区的雅安大地震,有专家学者指出这接连发生的地震,与三峡建坝造成的巨大压力关联密切。

三峡建坝将有灾难性后果,早已经是大陆专家学者反复争论的课题。毛泽东曾经在诗词中说“三峡出平湖”,好大喜功的毛也刻意要在三峡建高坝造大湖,但是终因专家学者反对和诸多政经原因,到他撒手人寰也没有能够得逞。六四北京屠城后中共急于丑表功,竟然在血案元凶之一李鹏和小丑江泽民的默契配合下,完全无视大量专家学者甚至国际的反对劝阻,强行上马了这个给大陆民众埋伏下灾难的有害工程,强硬推行了这个毛泽东也未能做出的祸害。在无数的反对声音中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的反对,可以说极具代表性也极为客观和有充足科学依据的。黄万里写给当年中共头头江泽民的信中,论述了三峡建坝将形成地质、环境、生态和军事诸方面危害,并指出耗资巨大的三峡大坝就是建成,因淤塞和水患等灾害最终也会被迫炸掉。现在可以说除炸掉之外的黄万里对三峡建坝的预言,都或多或少在一点程度上兑现了。

中共统治大陆后不论是经济还是政治,总是发生明显的可以预见的灾难,尽管之前有人指出劝阻表达反对,但是一切努力都是无济于事,灾难就是在社会眼睁睁的注视下发生。例如经济方面造成四千万人饿死的大跃进,使民众深陷饥寒贫困无法谋生的人民公社,劳民伤财的所谓备战的三线建设等,还有难以统计的黄河三门峡那种投资数十年连个响屁也没有的个案。政治灾难更是明显和后果惨痛,不要说中共也承认错了的反右和文革,从土改、肃反镇反、胡风反党集团、社会主义改造等等,无一不是社会眼睁睁看着发生的灾难。这种直接扑向惨痛损害或死亡灾难的现象,用成语飞蛾扑火表达最准确形象。但人类是有思想修正意识的天化造物,为何在中共统治下只能眼看着灾难发生?

首先在中共眼里普罗民众就是数字而非活生生的个人,毛泽东说准备打世界核战争大陆可以死一半人,过几十年中国又会恢复现有的熙熙攘攘的社会,就是极度轻视无视具体的活生生个人的典型。对于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及其他灾难,在中共嘴里不过是它们摸索试验所付的学费而已。从国际社会与大陆如何对待具体个人进行比较,更能够清楚看到中共对个体生命的残酷冷漠。美国不论是战俘还是平民陷入被捕囚禁之中,都会成为国家重大事情和国际交涉中的重要内容,例如原来驻伊朗官员被绑架囚禁后,成为美国经年累月舆论媒体的头等重大事情,每一天都是重要报道和累计被抓时日的提醒。即使是数十年前战死士兵遗骨的寻找,都会成为美国外交大事和社会的重大新闻。然而印尼当年反华屠杀数十万华侨,柬埔寨波尔布特掌权后也杀害二三十万华侨,就是今天的朝鲜也在大肆抓捕迫害华侨,但是从来没有听到中共为这些人说句话。这种对民众的轻视无视表现于社会管控中,不论是中共的政治谋划还是经济计划,对民众的健康安全和生命的考量,不是毫无分量就是根本不会进入议程。

中共官员现在最乐于表现的就是所谓的政绩,这既是他们高升的敲门砖也是用权敛财的窍门。有的城市数十层高楼广厦拆了盖后盖了拆,大量投入巨资修建的工程不过是废墟一片。大陆所以造成如此普遍荒唐的现象,除了上面提到的升官发财的原因外,还有好大喜功不懂充懂和无需负责。其实在毛泽东独裁统治时这局面已经形成。毛泽东靠权谋、阴毒和谎言夺取大陆政权后,便忘乎所以骄横无理自以为无所不能了。毛对经济一窍不通根本不识数字为何物,却贪图什么超英赶美进共产天堂的不世之功。毛泽东蔑视科学知识又极其狂妄的好大喜功,他迫使大陆大跃进从而造成饿死四千万的经济灾难,但是他对此无需承担任何责任不受追究。只要搞些表面光的建设政绩,又能高升又能弄权敛财,最不济搞砸了易地为官,所以没有中共官员在意后果如何。

中共统治下所以无可避免地直接驶往灾难,另一重要原因就是中共官场文化乡愿盛行,只要不涉及本身利害得失绝不为公益真理得罪人。从毛泽东时代中共高官就盛行这种文化,随着毛泽东死亡这文化不仅没有消亡反而更加盛行。李鹏推行长江三峡水坝遭到很多专家和深知内情者反对,但是却能够在中共权势场上顺利通过道道关卡,不是因为放行者不知危害而是不想危害到自己。另外一个广为流传的例子是江泽民强行推动迫害法轮功,在当时的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中,并没有镇压法轮功意愿的竟有六名之多,但是却没有敢于站出来得罪江泽民的,致使毫无法理依据的明显迫害,在中共最高权势场荒诞但是顺利形成。一个根本轻视无视民众的专制统治,为官者一门心思扑在升官发财的途径上,不会因为错了遭受损失更不要说责任追究,乡愿的官场文化又让这种行径路路通,如果没有一再发生直扑灾难的事才真叫不可思议。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刘青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