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政府靠什么维护「面子」?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1-27

政府靠什么维护「面子」?

转发此新闻:
来东京大学访学,从这边一位中国留学生口中听来一个小故事,让我惊奇之余很是感慨:有个中国留学生的儿子随他一同来日,免费入读附近的公立小学,非但如此,当地教育部门还给小孩子聘请了四名中国留学生(轮流陪他上课)帮助他度过语言关。

要让官员们明白,政府和官员的「面子」是老百姓给的,是为「纳税人」提供优质服务中获得的。

这位留学生就是四人中的一个,他还告诉我:在日本不管是首都东京还是北海道的一个小村子,公立学校的设施几乎一模一样,教育资源基本是均分的。这大概就是孔老夫子所倡导的「有教无类」的现实版吧!

反之,日本各地政府的办公楼则很简单,不会让人有豪华的感觉。这和中国完全不一样:很多地方政府办公楼建设豪华,而当地学校教学楼则是危房。

尤其令人不能忍受的是,不少国家级贫困县居然建设豪华办公楼,其中湖北房县一位官员接受采访时辩解称「政府大楼是面子」,引来网上一片指责。

为了政府的「面子」,老百姓就得牺牲自己的「里子」(权益)。据报道讲,从2011年开始,房县就以盖楼的名义大肆征用村民的土地。原有办公楼资产置换是一部分收入,更多的资金来自于土地,一些农田被以盖楼名义征用之后,被高价出售用作商品房开发。

政府的「面子」是什么?靠什么维护?房县的官员们估计都不懂,他们只知道办公大楼越豪华越有面子,本质上还是过去旧时代中的官太爷心态:衙门要有派头,让草民们见了就生敬畏之心。

他们不懂得现代政府,其面子不在于办公大楼,而在于服务质量。政府的存在就是给纳税人提供服务,服务质量越高就越有存在的价值,也就越有「面子」;反之,则会遭到民众的批评和唾弃,越来越没有「面子」。

这两年我回老家,与一些在基层政府任职的同学们聚会,聊天中发现他们对自己的职业越来越不满意了。因为中央的「八项规定」,他们的「好日子」一下子中断了:不能公车私用,不能大吃大喝,也不敢私设小金库。

一位在地方财政任局长的同学抱怨说,权力被上收,责任却依然。以前是怕手中钱不够,现在是不希望手中有钱。有钱也不能瞎发。而不发奖金就调动不了手下的工作积极性。

还有一位在地方税务系统当局长的同学私下聊天时说,工作越来越不好搞,压力越来越大,自己也不想继续干下去了。他已在老家承包了一片山林,为自己退出官场做准备。

听了他们的抱怨,我也能理解。因为今昔对比,落差有些大。他们此前的日子太舒服了,「里子」充实,「面子」风光,为许多人所艳羡。这些年来的「公务员招考热」即是明证。

现在「里子」薄了,「面子」也没有以前那样光鲜,有人萌生退意,亦是正常。中国公务员系统过于庞大,财政供养压力很大。一部分人退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财政压力。也是一件好事。

在官员财产不公开、灰色收入不清晰的当下,我反对「高薪养廉」以及给公务员加薪。当务之急,不是给公务员涨工资,而是教育他们树立正确的「面子观」:当官不是为了给自己和家族谋利,而是给纳税人提供优质服务。「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传统观念,要让位于「政府的存在就是为了提供公共服务」的现代理念。

然而,有着传统陋习的官员,从中央到地方,比比皆是。「红二代」,老子打江山,儿子分江山;「官二代」,老子当局长,儿子当科长。这些官员和他们的后代,头脑还停留在旧时代,根本就没有与时俱进到现代社会,他们眼中的「纳税人」是为他们服务的,而不是相反。

一些抱有这样观念的人,在最近的反腐运动中受到冲击。一些人落马入监,一些人正在惶惶不可终日。

当然,要靠这样的反腐运动树立现代「为官之道」,也不现实。唯有通过制度建设,将权力关进笼子,使「为人民服务」不至变成「为人民币服务」,使官员在「纳税人」面前谦卑而不敢「骄纵蛮横」。

总之,要让官员们明白,政府和他们自己的「面子」,是老百姓给的,是在为「纳税人」提供优质服务中获得的。

来源:东网 / 章文 知名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