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赵家人」是制造共识断裂的幕后黑手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1-12

「赵家人」是制造共识断裂的幕后黑手吗?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人们在彻底否定文革、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大讨论、市场经济、改革开放等方面取得了共识,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共识,中国才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人们的改革共识出现了断裂。不但共识断裂,而且共识撕裂。

把「赵家人」视为制造共识断裂的黑手,显然是倒果为因,以为换下「赵家人」,社会就会变好,那是幼稚。

本来就已经断裂,谁也不想弥合断裂。断裂加撕裂,必然会使中国进入一个极为不确定性的社会。

有例为证:

有谁会想到,一个甘肃永昌12岁的小女孩,在超市偷拿巧克力遭索赔被逼跳楼身亡,导致群体性事件?有谁会想到,马永平因为讨薪末果,在宁夏银川公交车纵火报复导致死亡17人、伤32人的惨案?只要社会共识断裂,所有人都进入互害性循环的社会。一个高中生因为交不起学费跳桥自杀会和「大撒币」联系在一起。

这些例子,充分证明了共识断裂的严重程度。

一个没有逻辑的互害社会,潜藏着惊人的逻辑。既然我好不了,大家谁也别想好,要死一块死。大家都在一个船上,那就都在一个船上等死。

普通人不讲理论,也不会讲大道理。他们也不知道什么叫共识,他们也不会追求什么共识,可是他们的肚子告诉他们,他们活得很耻辱。他们面临的困境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救世主。可他们的困境也告诉他们,那本来不应该属于他们的耻辱黑锅,凭什么一定要他们背上?

是谁让他们抬不起头,让他们失去了做人的基本尊严。

于是,「赵家人」成了渲泄的出口和目标。

「今晚的月光真好。赵家的狗又叫了。」这是鲁迅《狂人日记》开篇第一句。这大约是网络语言「赵家」的最初出处。人们从来不知道,为什么月亮好,狗就叫。可它就是叫了。

「赵家人」让鲁迅又火了一回。

一个「赵家人」,制造出了一个「赵家人」和非「赵家人」壁垒森严的局面。
这个国,是「赵家人」的国。 「赵家人」的国,与别人没有关系。只要不是「赵家人」,也不配姓赵,也不配在「赵家人」的国里活着,非「赵家人」都是临时性居民。想走就走,想回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有人认为,社会的断裂是「赵家人」搞的,社会的撕裂则是非「赵家人」有意为之的。

「赵家人」说想发展,非「赵家人」说,那和我没有关系,赵家的游戏我不参与,我不跟你玩。

「赵家人」说要有理想,非「赵家人」说,你的理想和我的理想没有关系。你别想用你的理想套住我的理想。

「赵家人」说要讲社会公平,非「赵家人」说,公平是你们内部分脏的公平,你们的公平不是我们的公平。

「赵家人」说我们要有自由,非「赵家人」说,你们的自由是你们掠夺的自由,是让我们非「赵家人」当奴隶的自由。

「赵家人」说,我们代表了民意,非「赵家人」,你们的民意是制造出来的,通过制造出来的民意来取代我们真实的民意,就是不想让我们说话。

「赵家人」说我们要在国际上有面子,非「赵家人」说你的面子不是我的面子,你的面子建立在的我耻辱基础上的。你们「赵家人」越有面子,我们就越没有面子。

其实,「赵家人」与非「赵家人」都是体制的受害者。是体制把人分为「赵家人」和非「赵家人」。把「赵家人」视为制造共识断裂的黑手,显然是倒果为因,以为换下「赵家人」,社会就会变好,那是幼稚。

如果体制不变,即使打倒了「赵家人」,还会有新的「赵家人」。即使没有了「赵家人」,还会有「李家人」,谁能会保证「李家人」比「赵家人」更好呢?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