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大学功利主义 培养出功利主义之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1-26

中国大学功利主义 培养出功利主义之人

转发此新闻:
有人写了一个稿子,说是官场逆淘汰,即好官升不上去,老实人吃亏,懒官腐官庸官升迁快。实际上,这种情况在哪个领域都存在。

大学的政治功利主义太强,结果培养了功利主义之人,功利主义的教授,功利主义的大学堂。

今天就说说大学。

大学也是逆淘汰。好教师评职慢,不好的教师因为善于利用人际关系,善于用权与钱为自己道,评教授也就是快得很。有学术研究能力的人下来了,没有学术研究能力的人上去了。

大学教授的逆淘汰,有外部原因,也有内部原因。都是内因是根据,外因是条件。但对于大学来说,外因是根据,内因成了条件。

这不符合辩证法,却符合中国的事实。

中国的大学,被人嘲讽为教育部大学,各个大学,都是教育部大学的分部。如果把教育部归结为外因,是避重就轻,真正的外因,并不是教育部。如果说教育部是外因,也是外因的小因,不是外因的大因,外因的大因,是政治体制。
一个完成的逻辑与事实链条是:政治体制决定教育部,教育部决定大学,大学决定官员,官员决定教授,教授决定学生,学生则什么都决定不了。大学生的命运被捉弄,被宰制,被阉割,成为精神发育不健全的人。

人们都说,当下的中国,既没有鲁迅,也没有胡适。鲁迅代表着平等的方向,胡适代表着自由的方向。如果鲁迅和胡适加起来,代表着中国政治发展的方向,也代表着教育发展的方向。教育发展的方向,既是平等的,也是自由的。只有学术自由,既会开出鲁迅的平等之果,也会开出自由之果。

大学没有学术自由,就没有鲁迅,也不会产生胡适。

当时的民国时期,也是专制体制,只是这种专制体制,具有一定的温和性,或者对于大学来说,具有好人政治或好人政府的特点。即使蒋介石政府,也不敢过多干涉大学内部的教育。当然,这也由于当时的环境决定的,且不说教育本身的问题,就是蒋介石面临着国民党内部派系、军阀派系的挑战,外有共产党及其它党派和日本侵略的压力,使得蒋介石没有时间和精力来管理大学,这在客观上为大学提供了自由发展的空间。

在这样的背景下,不但出现了鲁迅、胡适,而且出现了一批鲁迅们和胡适们,出现了一大批有风骨的知识分子。这些知识分子,以学术自由为己任,以学术报国为目标,为国家的发展培养出一大批具有世界性影响的知识分子。他们不媚权,不媚上,只追求真理,只向真理投降。我爱吾师,但我更爱真理,成为那一代人的学术信仰。

在这个时期,出现了一大批著名的校长,著名的教育家。他们遵循的是大学发展规律,遵循的是学术发展规律。

在这个时期,大学内部和外部环境,决定了大学的正淘汰,能者上,不能者下。那些著名的大师,都是大学不拘一格的方式竞争、竞聘上来的。只要是有才之人,无论读过大学与否,无论留过洋与否,都可以到大学来当教授。大学里群英璀璨,交相辉映。二三十岁成为大学的有影响的著名教授,全都是竞争的结果。

1949年之后,大学经过毛泽东极权体制的整顿,大学的学术自由空间已经彻底失去。无论是文科还是理科,都是按着苏联的大学意识形态模式建立起来。更在甚者,即使苏联那样的意识形态大学,也没有取消大学教育。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之后,取消了大学教育。

即使文革后期又办了大学,也都是政治合格,根红苗正的人上大学,即所谓的工农兵大学生。这种大学,要的不是文化,而是政治忠诚。政治忠诚取代了大学本身的使命,政治忠诚取代了大学本身的发展规律,政治忠诚取代了学术自由,使得大学完全成了政治的工具,政治的奴隶。在那个时期,张铁生可以交白卷上大学,黄帅可以反潮流上大学。老师可以随时被批斗,知识分子成了臭老九。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大学又重新开办,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在发展生产力成为社会主义本质属性,发展成为执政兴国要务的背景下,大学逐步向产业化方向发展,现在又鼓励大学生自主创业。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又没有及时跟进,尤其是上个世纪89年六四之后,大学生的政治教育又再一次得以强调,大学的意识形态色彩更加浓厚。理工科大学受民族主义强国梦的支配,文科大学强调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教育。

大学的政治功利主义太强,结果就是培养了功利主义之人,功利主义的教授,功利主义的大学堂。

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大学里只有这样几种人吃香。第一种人是适应市场化的教授,他们利用资源走市场,一切向钱看,在市场经济中收获甚丰。他们向学生们灌输的是成功学,金钱学,甚至包括厚黑学,毕竟,中国的市场还不是诚信的市场。他们给学生确立的人生座标是金钱座标,他们用金钱来衡量一切。金钱决定个人能力的成败,金钱决定人生的成败,金钱决定个人选择的成败。

第二种人是适应官本位的官教授。现在的大学,不是官庆就是商庆。官庆搭台,商庆唱戏,唱的还是官的戏,或者是以官为主的戏。官教授也给学生讲成功学,这样的成功学,不是以金钱为本位,而是以官为本位。他们讲的成功学的例子,都是当上大官的例子。

官教授在社会上讲的也是官与官相结合,社会的官给大学以利益,大学的官给社会的官以名誉和利益,着如给社会的官以名誉上或实质上的博导或教授。

应该指出的是,官教授这样做,有的并不是官教授本人的意愿,部分官教授,也想把大学搞好,也想尊重大学本身的发展规律,可是在现有体制下,他们无法成为教育家,无法让大学走上正常的道路。他们使大学走上官本位的道路,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外部的环境要求出政绩,而官与官的结合,容易出政绩,出政绩出得快。更为主要的是,他们的官,不是在大学自身发展中产生出来的,而是由上级主管部门任命的,也是由上级上管部门考核的,大学的教授考核不了他们。

第三种人是大学行政部门的官员。最近中纪委通报的官员,犯罪的官员,几乎都来自这四个部门,即基建、招生、人事、财务。这四个部门的官员,成为大学核心部门的官员。他们管钱、管物、管人事、管招生。对外,他们通向市场,对内,他们通向腐败,而通向大学教育的部门则被钱财物给堵死。

这三种人吃香,意味着大学的教授不吃香,被边缘化。大学教授如果不想被边缘化,或者臣服于市场,臣服于官教授,臣服于大学的核心部门。一些教授被前三种人俘获,成为他们政绩的工具,打工的工具。那些没有被前三种人俘获的教授,会被大学冷落,被学生冷落,他们几乎成了无人知道的小草,如果个别教授想反抗,就有被扫地出门的风险,或者给打到本不属于大学工作的地方,例如图书馆。

大学逆淘汰的结果是,大学不像大学,教授不像教授。大学成了一个标准化的生产车间,培养千篇一律的人,培养出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没有人文精神的会说话的工具。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