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社会不公 魔鬼诞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1-08

社会不公 魔鬼诞生

15日,宁夏银川,一辆301路公交车起火,有17名市民丧身火海,还有若干重伤者在医院抢救。纵火者是马永平,一个八零后年青人。据媒体报道称,马永平是一个包工头,被拖欠工资,长期得不到解决,于是采用在公交车上纵火的方式来报复社会。

银川这起公交车纵火案,事故之前其实有多次机会可以阻止悲剧的发生。

相信不少人还记得2013年厦门的BAT公交车起火事故,嫌犯陈水总被当场烧死,但他同时也让47个无辜的生命消失。这种极端行为在陈水总之前有过,如2009年成都的公交车纵火事故,造成28人死亡,在陈水总之后也不乏后来者,如2014年贵阳公交车纵火事故,造成6人死亡。嫌犯无一不是因生活不如意,迁怒社会,进而报复他人。

每起事故都让人震惊和悲痛,而更悲痛的是遇难者的亲朋。在亲人的死亡面前,他们也是困顿者。但是否困顿者就要选择采用极端行为将悲痛加诸给无辜者呢?答案是显然的,任何困顿都不能成为滥杀无辜的理由,这是常识。

让我们回头来看看银川这起公交车纵火案,媒体报道的信息透露,在发生这起事故之前,其实有多次机会可以阻止这次悲剧的发生。马永平在他的绝笔信中写到,三年来经过各种努力讨薪失败,由于拿不到工钱,老婆离婚,父子兄弟反目,还被高利贷追杀,他说「逼得我活不成」。写绝笔信之前的一个月,马永平曾爬信号塔以跳楼威胁讨薪,遭到食言;家人在见到他的绝笔信后,两次报警,被推诿均未得到介入。就在事故发生的前一天晚上,他的家人向银川公安局报了警,但派出所没有管,于是悲剧发生。

几乎每次悲剧发生,我们都试图找到可以阻止悲剧发生的若干理由。但在很多悲剧发生之前,谁又能想到,一些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有可能就是悲剧发生的导火索之一。例如,派出所的推诿和农民工讨薪时相关职能部门的推诿简直再熟悉不过了。

马永平是一个普通民众,他有梦想也有奋斗,所以他去日本学习建筑,回国后承包工程称很多同行是土包子,不懂建筑。他的朋友评价他认真,做活很细,老实,但就是没有背景做建筑搞不过别人。他承包了一个镇的移民工程,结果被拖欠工资,于是生活的负面效应接踵而至,反复讨薪不得,离婚,亲戚反目,被打,还有不断滚动的高利贷可以说,在这个过程中,马永平人生的挫败感是在不断加深,他的愤怒也是在不断积累。在他成为一个魔鬼之前,其实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断遭遇打击的普通人。

北岛早就说过,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对于像马永平这样的人来说,让他走上极端分子这条路的,除了诸多的外在因素所致,还有不能忽视的内在因素。在不顺遂的生活重压下,在各种不平的碾压下,他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病人」。于是他愤怒,绝望,恐惧。愤怒源于他遭遇到的不公;绝望在于他各种努力后的失败;恐惧在于他看不到希望或是找不到任何看到希望的通道。所以,他以恐惧为刀,化身为恐怖者。

于是,当他在公交车上点燃汽油的那一刻,魔鬼诞生。

来源:东网 / 赵缶 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