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反腐三板斧在手 监督一条线到底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1-08

反腐三板斧在手 监督一条线到底

中央办公厅日前发布通知,中纪委设置47家派驻机构,实现对139家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全覆盖。这是纪检改革的关键一步。

不难看出,纪检、司法、审计改革路径一致,都是将监督权力从地方党政机构中剥离。

十八大之后,习王团队在重拳打虎的同时,不断推进监督体制改革,重点包括纪检、司法、审计三大板块,其方向则是高度一致,是强化垂直管理,形成自上而下的金字塔形权力机构,强化中央对监督权的控制。

监督权力 收归中央

中共拥有举世无双的庞大官僚集团,纪检、监察、法院、检察院、审计等机构一应俱全,然却效率低下无所作为,冗官冗员尸位素餐,所谓的监督流于形式,有时候甚至连形式都没有。究其原因,就在于各级纪委、法检两院、审计机构都由地方党政领导,人员、经费乃至一切房屋、车辆、办公用品无不依附于党政领导。而反过来让他们去监督自己的「衣食父母」和顶头上司,靠派生权力去监督原权力,结果毋庸蓍龟。而如今,这几套监督体制的运作方式都开始改变。

纪检系统,以两个「全覆盖」为代表。一是巡视全覆盖。十八大以来,中央巡视组已经开展8轮巡视,巡视149家单位,实现了对31个省区市、中管央企和中央金融机构全覆盖。在十八大之前,巡视组雷声大雨点小,只能算抽查,且人员、对象、任务固定,实际上只是纪检组翻版,且效果更差。现在的巡视组人员都随机组成,且将所有单位纳入巡视范围,下台老虎一半以上都源自巡视发现的线索。二是派驻全覆盖。十八大之前,中纪委只对52家机关派驻了纪检机构,其余大部分都是监督盲区和空白。且这些派驻机构同样依附于所派驻的机构。在纪检改革中,中纪委强化了对派驻机构的监督,中纪委成立组织部,上收了人事权,纪检派驻机构经费单列,从而强化了纪检组的权威。

司法系统,省级法院、检察院实现了对所辖法、检单位人、财、物的统管,这意味着市、县两级的法院、检察院都不再需仰本级党政领导鼻息,而受上级法、检机构直管。最高法、最高检则盯紧省级司法部门。同时,最高法派驻巡回法庭,直接受理重要案件,打破行政壁垒。最高检则升格反贪总局,该局原本只有几个处,如今则下设四个局,队伍大有壮大,且拥有了对重大贪污贿赂案件的侦办权、指挥权,强化了对地方各级反贪局的领导。

审计系统,首次进行了大规模审计制度改革,赋予审计机关对公共资金、国有资产、国有资源、领导干部履行经济责任情况四大方面实行全覆盖监督的权力,且党政同责、一体监督,党委书记与行政首长都要接受审计。与法、检系统一样,审计改革强化了上级对下级机关的领导,省以下审计机关人、财、物统一管理。

自我监督 缺陷未改

不难看出,纪检、司法、审计改革路径一致,都是将这些监督权力从地方党政机构中剥离,而直属于中纪委、最高法、最高检、审计署,摆脱了地方的干扰,提高了相对的独立性,将这些权力上收,掌握在处于金字塔尖的最高领袖。军队改革同样如此,此次军改组建了新的军委纪委、军委政法委和军委审计署,都系从原有的四总部职能中剥离,直隶于军委主席,军委纪委向各机关、战区派驻纪检组、军委审计署派驻审计局,军委政法委统管军事法院、检察院,确保军委主席对军队的掌控。

这种改革在既有体制内实现了一定程度的权力制衡,对于反腐廉政具有约束作用。但其缺陷也很明显,即仍未摆脱党内自我监督、左手扼制右手的固有思维,仍是权力体制内自上而下的监督,公众只是旁观者和有限度的参与者,监督的长效性仍很脆弱。

来源:东方日报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