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党主立宪与“赵太爷”立宪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1-19

党主立宪与“赵太爷”立宪

转发此新闻:
1,赵太爷立宪,阿Q革命

20138月,笔者发表致习近平先生的第三封信,主张“党主立宪”,自由派公知群起反对。他们说:中共与宪政格格不入,党主立宪是与虎谋皮。

201512月,一篇题为《门口的野蛮人,背后的赵家人》的文章在网络上流传。文章分析透彻,观点新颖,点醒无数梦中人,堪称现代版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对中共是“赵家人”的说法,自由派公知齐声喝彩。

公知反对独裁,批判权贵,政治上当然正确。问题是,如果说中共不可能立宪,那么赵太爷可不可能立宪?除非你证明赵太爷也不可能立宪,或中共根本就不是赵太爷,否则就应该承认中共有立宪的可能。百年前神州闹宪政,核心人物就是赵太爷:人家田地都有三百亩,自然想立规守法,保万世平安。那时,和今天一样,想折腾的是阿Q

中国著名漫画家丁聪1943年绘《阿Q正传》插图:“赵太爷对阿Q说:你哪里配姓赵!”

赵太爷立宪,阿Q革命,是人之常情。所谓“既得利益集团反对宪政”的说法,是革命党的宣传,经不起事实的检验。我若是阿Q,我不会对宪政感兴趣;我会“白盔白甲”,在井冈山下等毛主席,然后一起“打土豪、分田地”──凭什么你们抢够了,就要就要立规守法、就要宪政了?我还没抢呢!

无论是英国的君主立宪,还是美国的民主立宪,最初都是富人的游戏。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民主总是先从少数人开始:从贵族精英民主,到中产阶级民主,再到包括妇女黑人在内的全民民主,英国花了七百年,美国走了近两百年。

谁掌权,谁立宪。世界上有君主立宪,也有民主立宪,甚至有军主立宪。今日之中国,若要立宪,只可能是党主立宪。无论谁立宪,其实质都是立规,以法治代替人治。当然,也可以学毛泽东,无法无天,不立宪。

清末立宪,本有成功的可能,只是因为孙中山在宪政的宴席上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聚众掀了桌子,才有后来的百年动乱。立宪的动机,当然不是还政于民,而是受世界潮流影响,认识到王朝政治不好玩,想换一种活法。中国改朝换代,血流成河,人口减半是常态。每逢此劫,“赵家人”首当其冲,故有“只恨生在帝王家”之叹。如果说“千秋万代”是历代帝王的中国梦,王朝周期律则是他们挥之不去的噩梦。

革命是穷人的节日,立宪是富人的本能。既然英国的赵家人可以立宪(君主立宪),美国的赵家人可以立宪(民主立宪),缅甸的赵家人可以立宪(军主立宪),为什么中国的赵家人就不可以立宪(党主立宪)?

对此问题,笔者曾久思不得其解,最后终于在民运中找到了答案:不是中国的赵家人不想立宪,是中国的反对派都想当赵家人。满清搞君主立宪,孙中山说是假的;中共搞党主立宪,自由派说是假的。什么是真的呢?取而代之是真的。只要台上的人不是我,无论是昔日的君主立宪,还是今天的党主立宪,都是假的,都是旁门左道。正道必须是“我主立宪”!

2,共产党人的初衷,是打倒赵家人

毛泽东一代共产党人的初衷,是打倒赵家人,建立一个公平正义的新社会。共产党自己成了赵家人,是历史的讽刺,也是历史的必然。毛搞文革,很大程度上,就是想为了让共产党不变成赵家人。

毛泽东没有成功。中共终于变成了赵家人,也使宪政成为可能。

中共以打土豪起家,却成了最大的土豪;自称是资本主义掘墓人,却成了最大的资本家。不怀偏见的人都能看到,今天的中共早已不再是共产党,而是一个地产党,一个资产党,代表土地集团和资本集团的利益。正因为如此,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理论,为共产党正名。在新理论中,与时俱进的人看到出路,因循守旧的人看到背叛──他们都没有错。

民运理论家胡平有一个著名段子:中共先以革命的名义没收地主土地,资本家财产,然后一个华丽转身,又用改革的名义将其据为己有,完成了人类历史上最无耻的掠夺。他在各种场合讲这个故事,似乎从一开始起,共产党人就是一群恶棍。

胡平的故事极具鼓动性,却失之公允。他把两代人的故事混为一谈,用儿子的罪行证明父亲的邪恶。朋友万润南曾用四句话总结中共:以革命的名义杀人;以人民的名义共产;以改革的名义分赃;以和谐的名义封口。戏称:简明中共党史。

第二句的原文本是:“以共产的名义掠夺”,与胡平说法相近。经商榷,他改成“以人民的名义共产”。之所以修改,是因为掠夺之说虽然雄辩,却于历史不真实,对一代人不公平。早期的共产党人是一群理想主义者;陈独秀、毛泽东、彭湃搞革命,他们不是为了掠夺。

在中国,人心即天下。1947年,在战争全面失利的情况下,中共重提土地革命的纲领,以“耕者有其田”为口号,借地主之田,买人民之心,不到三年,反败为胜,轻而易举地夺取了全国政权。

中国农民渴望土地,但并非没有良知。世代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要他们去劫杀地主,多数人仍会有心理障碍。于是,中共向农民灌输“剥削”的概念,讲“谁养活了谁”的道理。忽悠结果,农民阶级觉悟提高,百万地主死于非命。“翻身农民”参军、支前,保卫胜利果实,在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打滚, 把赵太爷打翻在地

必须指出的是,毛泽东一代共产党人在动员民众时,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忽悠。小骗子言不由衷,图的是钱财;大骗子慷慨激昂,赌的是江山。江湖政客与意识形态领袖之间的区别是,前者讲自己不相信的话,后者只有先把自己骗踏实了,才会去骗别人。

毛泽东相信革命,正如胡平相信民主。坚信自己事业的正义性,他们在动员群众时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忽悠。中国自由派反对共产党,却没有摆脱共产党的思维模式。在许多方面,昨天的中共与今天的自由派是一对孪生兄弟:前者主张打倒独裁,后者要求结束专制;前者承诺不做李自成,后者保证不学毛泽东;双方都鼓吹民主宪政,却都不愿意做忠诚的反对派。希望取而代之,相信成王败寇,他们本质上仍是中国政客,没有走出王朝政治的阴影。最相像也最具讽刺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都变成了自己曾经反对和厌恶的人:自由派变成了共产党,共产党变成了赵家人。

中国自由派的问题是,除了民主,不认识第三个字;中国共产党的问题是,死到临头,还在想千秋万代。

来源:明镜 / 冯胜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