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赵家人继续为百度的恶行背书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1-18

赵家人继续为百度的恶行背书

刚刚表态「坚决支持依法查处快播案」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国家网信办」),这两天又忙着约谈百度公司负责人。此前,针对其将「血友病吧」出卖给莆田系的骗子公司一事,百度已经被无数网民痛骂、各路媒体鞭尸了整整一周。如今又遭官府补刀,即便再牛叉的公司和掌门人,恐怕也招架不住腹背受敌。所以我们看到,百度这一回乖乖低头认错了。

「百度之恶」绝不单纯是百度自己的问题,甚至也不是个市场问题、法律问题,而是管治者问题。

百度负责人说,将认真反省公司管理失责问题,并就「血友病吧」一事再次向网民作出说明,表示「这一事件曝露了我们在贴吧商业化运营管理上的失责,和对吧友声音的忽视」、「正在重审内部决策和审批流程,从源头肃清问题,全面整改」。百度会否真的如其自己所言「从源头肃清问题」,所谓「全面整改」会不会沦为类似「竞价排名」改名「搜索推广」的文字游戏,目前还真难说。

应该如何给百度这家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公司定性?网上近来流行的说法是,快播最多让你精尽,百度却想让你人亡。不过从国家网信办公布的核查结果来看,百度的「恶」又何止竞价排名与谋财害命这两项,还包括发布和传播「淫秽色情、虚假广告、血腥暴力、侮辱诽谤、泄露个人隐私等违法违规信息」除了「罄竹难书」,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词汇可以来形容百度的所作所为了。而就是这么一家公司,这些年居然一步步成长为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巨头,这真是「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神话。

相比快播案中,有司所表现出来的严厉和无情,在对百度的问题上,简直可以用溺爱、纵容来形容。包括这一次国家网信办的所谓约谈,内容也尽是些「责令」「要求」的官样文章,以及一句轻飘飘的「希望百度按所作承诺切实整改,并将督促其予以落实」,既不涉及天价罚金,更没有诉诸法律手段。虽然百度已经泣涕连连作忏悔状,但这一来一回神似双簧的过招,除了证明百度以及李彦宏不是赵家人,没有「金钟赵」外,还真说不上有多少值得称道、欣喜的地方。

一来,作为一家公司、一个理性的经济体,成本和收益才是决定百度实施某个商业行为的最终因素。相比于「作恶」带来的巨额利润,舆论指责、网民抵制甚至政府偶尔的处罚所导致的「负收益」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这种情况下,国家网信办的约谈成效几何,能否令百度入脑入心委实令人怀疑;二来,百度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哪里是什么「商业化运作管理混乱」的缘故,其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无恶不作,还不是被有司惯出来的。要是「不作恶」的谷歌还在,百度会在「不为善」的路上走得那么远吗?

由于政治原因赶走谷歌,结果导致百度一家独大,并借助垄断地位任意胡来,这是明摆着的事情。但当权者却抵死不承认,既不承认百度的今天乃拜其所赐,百度的「恶」里有它们的一半功劳,也不承认当初谷歌撤出内地市场的「政治背景」,仍一口一个「不遵守中国法律」。其结果,只能是让「百度之恶」继续陷于无解的困局。

所以说,「百度之恶」绝不单纯是百度自己的问题,甚至也不是个市场问题、法律问题。毕竟傻子都知道,这世界上有两种法律,一种叫别人家的法律,一种叫中国的法律。中国法律作为一种统治工具,常常因人、因事、因时改变,具有相当的裁判弹性。甚至很多时候,你跟它讲法律,它跟你讲政治;你跟它讲政治,它跟你讲国情;你跟它讲国情,它跟你耍流氓;你跟它耍流氓,它跟你讲法律最终,法律还是那个法律,百度还是那家百度,不管你念,还是不念,它都在那里继续作恶。

而赵家人呢?为了达到霸占网络主权、限制信息自由的目的,也不得不继续为百度的种种恶行背书,尽管在场面上,偶尔也会请后者来喝喝茶,这便是所谓「约谈」的真相。

来源:东方日报 / 王药师 独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