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为什么大陆人如此关注台湾大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1-19

为什么大陆人如此关注台湾大选?

转发此新闻:
台湾大选,蔡英文及其民进党完胜,华人世界迎来了第一位女总统。台湾人关注大选,参与大选,因为这关系到台湾人四年或者八年的生活,毕竟马英九及其国民党表现不佳,原来给台湾人的承诺没有实现。但与此同时,大陆人也充满着热情关注台湾大选,热情比台湾人还高涨,好像不是台湾人在选总统,而是大陆人在选总统。

对台湾民主大选的强烈关注无非是对大陆民主诉求的强烈渴望。

大陆人关注台湾大选,原因可以归结如下几个方面。第一,实现民主成为大陆人的迫切要求。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强调民主,邓小平甚至说,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这是把民主当成社会主义及其现代化的前提和基础。但是大陆的民主,过去一直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现在连楼梯响都听不到。政治体制改革几乎停滞不前,民主的诉求被官方治理的诉求压倒。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主题冲淡了民主的主题,从而使得官与民的民主诉求呈现强烈反差。

第二,公平正义需要民主。大陆公平正义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腐败依然严重,两极分化呈上升趋势,普通人的生活水平下降,改革红利迟迟没有到来,官员滥用权力依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导致民怨不断沸腾,维权事件上升势头没有得到控制,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社会突发事件防不胜防。越是在这个时候,理应开通渠道,释放社会压力,但因官员惟上不惟下,为保官位不惜动用暴力,堵塞民间参与渠道,加大了政府与民众的矛盾。解决这一矛盾需要民主,当大陆民主不能实现的时候,人们转而投向台湾,并通过台湾大选来表达对大陆政府的不满。

第三,互联网不但成为民主的平台,而且成了民主的催化剂和孵化器。民主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是缓慢的,渐进的。在互联网时代,台湾大选的过程迅速在网上传播,其中尤以微博、微信传播最快。朱立伦领导的国民党的竞选过程和演说,蔡英文领导的民进党的竞选过程和演说,迅速在微信微博传播开来,并引发网民的大规模、大范围的讨论。网民讨论民主的目的,显然不在台湾,而在大陆。民主可以在台湾搞,也可以在大陆行得通。对台湾民主的关注,迅速转化为对大陆民主的渴望。却忽略了台湾的民主也是一个过程。在蒋经国时期,台湾民主自治已经有了巨大的发展。在蒋经国之后,台湾的民主实践已经经历了二十多年。

说得难听一点,大陆人得了民主糖尿病,处于焦渴状态,需要不断喝民主之水。

第四,台湾民主的潮流也会涌向大陆。通过台湾大选,大陆人再次感受到民主潮流的不可阻挡性。民主不但是西方的潮流,而且也是东方的潮流。不但是白人的潮流,也是华人的潮流。民主无东西方之分,也没有白人与华人之分。民主只有真民主假民主之分。台湾已经融入世界民主潮流,大陆也会融入世界民主潮流。不融入世界民主潮流,必然被世界所淘汰,必然成为孤家寡人。

第五,追求最大公约数需要民主。民主是最大公约数。孙立平先生说,中国大陆是共识断裂,取得共识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最大公约数就成为首要的选项。最大的公约数,对台湾来说是民主之后的民生,对大陆来说,就是民主本身。没有民主,权贵就会横行霸道。没有民主,特权终身制就不可能改变。没有民主,就没有民生,只有官生。没有民主,就没有民贵,只有官贵。没有民主,就不可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台湾的底层民众之所以有尊严,就在于手中有选票。之所以骂台上的马英九,之所以妄议马英九,就是因为有政治自由,有言论自由。

第六,对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不满甚至厌倦。台湾人因为对国民党长期执政不满而引发政治抗争,最终迫使国民党开放党禁,开放报禁,导致政党林立。在政党林立的情况下,人们有了自由选择和自由选举。国民党执政不好,选民进党。民进党执政不好,选国民党。两党执政都不好,还有诸如新民党、时代力量等其他政党的选项。大陆的一些人把台湾的政党轮换制投放到大陆执政党当中来,认为大陆也可以学台湾搞多党制,全然忽略了大陆政治的复杂性。

第七,民主是简单的技术活。通过台湾大选,人们看到,民主素质并不是民主的充分必要条件,只是民主的有利条件。没有民主素质,只要有公民权利,只要落实宪政民主,还人们以选票,就可以搞民主。民主造势与民主投票,都是简单技术而不是复杂的技术。正因为民主的简单易行,让人们觉得大陆搞民主不但是可能的,而且是极为现实的。不但是本世纪中叶之后的事,而且是现实的事。似乎大陆已经为民主选举做好了准备。已经具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学起民主来并不困难。

总之一句话,对台湾民主大选的强烈关注无非是对大陆民主诉求的强烈渴望。
人们有理由相信,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台湾的民主来了,大陆的民主还会远吗?

都不会。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