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年两件大事:纪念文革和基层选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6-01-04

2016年两件大事:纪念文革和基层选举

转发此新闻:
辞旧迎新,习总带头讲话,各媒体都乌泱泱放出新年贺词,个人的感怀也充斥网上。其实都是总结去年,抽象地展望一下今年。从政府层面来说,除了开会、出访、撒钱,无非就是继续中国梦、正能量、新常态、供给侧、三严三实这些半懂不懂的东西。从社会和民间来说,则有很多有意义的事值得说说。

且看2016年,借纪念文革和基层选举,党内党外、官方民间,如何博弈。

2016年最大的事,就是纪念文革爆发50周年、或结束40周年。这场被中共称为由毛泽东错误发动、给党和国家带来深重灾难、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的十年浩劫,只是在80年代初邓小平重新上台后,集中批判了一番。从中共层面来看,不否定文革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就无法推行改革开放政策。从邓小平个人来说,不否定毛,就难以树立自己的威信,执掌大权。

两个目的既已达到,关于文革后来就不再多提。与其说中共不愿自揭伤疤,不如说是害怕深究文革产生的制度根源。六四以后,更是害怕借批判文革否定党的领导,引发政治危局。因此长期回避文革的话题,不许民间举办反思纪念活动,许多研讨会议和出版物被禁止或叫停。巴金生前倡导的文革纪念馆一直没有成立。

由于没有改变文革产生的制度根源和思想土壤,特别是红二代领导脑子里根深蒂固的红卫兵意识,薄熙来主政重庆时的「唱红打黑」,就是某种意义上文革的死灰复燃。唱红是在思想意识上回到毛的时代,借机树立新的个人崇拜,以某种高尚的名义为所欲为。打黑则是黑打,行动上回到文革那一套,通过政治运动,大搞冤假错案,剥夺公民的自由和财产,推行反市场的做法。最典型的就是重庆电视台不再播放广告,不断播出红色经典的各种节目。社会上唱红歌、穿红衣,一片红海洋,恍如文革重现。

薄熙来意外倒台,只是追究了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三宗罪,政治层面并没有对重庆模式进行评价和反省。当年在台上的温家宝,记者会上被问及重庆之事时说,「文革的错误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最近在广州讲课的中共退职高官于幼军,也提到一定条件下文革会部分重演。而他原定的关于文革的系列讲座也被迫中止。

最近三年来,反宪政、反普世价值、七不准讲,甚至党内民主也不再提。与此同时,权力高度集中,新的个人崇拜,鼓吹正能量,容不得不同意见,打击新公民运动、抓网民、抓律师。因此2016516日前后,国内舆论肯定会借纪念文革爆发50周年反弹。

2016年还是形式上五年一次的中国基层人大换届选举年。上一次在2011年,新公民运动、各地维权人士、城市中产和自由知识分子,通过社交媒体,涌现出一大批独立候选人,要求真正的选举,不要被操控、被代表的选举。他们传达民意,吁求民生和民权。虽然最后基本上全军覆没,许多人受到骚扰监控,社交媒体账号被消除,一些人被拘捕,但影响已然产生,蓄势待发。

中国目前行政长官中,只有最低的村委会主任(即俗称的村长)是直接选举。人大代表(议会)只有最低的区县一级是直接选举。其他官员和人大代表都是任命,或者暗箱操作的间接选举。就是区县人大代表的直选,候选人也是官方指定,和选民没有双向交流。

中国的宪法和选举法都规定了公民的选举权力,即使成不了官方指定的正式候选人,公民自荐参选的独立候选人,也可以另选他人的形式,争取当选。但是由于名字不在选票上,又不容许现实中的自我介绍、竞选拉票,加之骚扰监控,难度极大。社交媒体的发展,特别是这些年微博的广大受众,新兴的微信群的虚拟结社和充分交流,使得2016年各地陆续开展的基层人大选举有了新的看点。

反思文革、民主选举都是政治改革的一部分。中共在1987年的十三大报告中,明确提出「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最终取得成功。党中央认为,把政治体制改革提上全党日程的时机已经成熟」。但是1989年后,政改停止,近几年更是出现明显的倒退。且看2016年,借纪念文革和基层选举,党内党外、官方民间,如何博弈。

来源:东方日报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