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历史不容忘却──中东路事件与“武装保卫苏联” (14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12

历史不容忘却──中东路事件与“武装保卫苏联” (14图)

转发此新闻:
十月革命以后,苏俄为在中国发动共产革命,邀买人心,曾两度宣称“对中国废除不平等条约,终止沙皇俄国在中国东北的特权,将中东路权无条件地归还给中国”。第一次,北洋政府没有理睬它。第二次,苏俄已在给北京政府的正式行文中自行取消了关键条款。直至一九二四年与北京政府签订“中俄协定”时,虽明定“中东路由中俄两国共同经营”,但是在实际上,中东路仍由苏俄一方人员任意管理,铁路局长既由俄人担任,人权和财权亦由俄人把持,从而使沙皇俄国在我国的特权由苏俄继续得以维护。一九二八年底,东北易帜,中华民国初获统一之后,苏俄与沙俄一样,为对我国东北的野心所驱使,亦为方便指挥中共的武装叛乱,竟将它驻哈尔滨领事馆、中东路以及驻我国东北的商业机构,作为指挥中共武装叛乱的据点,中共亦于此时建立了满州地下组织,并接受其领导。


一九二九年五月二十七日,中华民国东北地方政府因接到报告,认定苏共于哈尔滨领事馆内召开中共地下人员秘密会议,遂派军警前往搜查,因果然查获众多中共人员和苏俄指示中共实行武装叛乱的许多文件,11 东北地方政府遂监禁了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的领事,逮捕了其他人员三十九人,并命令以武力接管中东路及其附属机构,封闭了苏俄于我境内开设的苏联国家远东贸易局、商船局、煤油局等商业机构,将捕获之重要分子押送满洲里递解回国,不允许再进入中国。

1929年8月3日,北京举行的反苏大会

一九二九年七月十四日,苏联政府对中华民国政府发出通牒,誓言要保护它在中国东北的特权和它在中东路的利益。

一九二九年七月十六日,中华民国政府复照苏联政府称:中国在中东路所采取的措施,是“维护主权”和“维持中国社会安宁”所不得不采取的适当之处置。

苏军T-18坦克

一九二九年七月十八日,苏联政府发表声明与中华民国政府断绝外交关系,同时调集八万军队集结于中苏边境,并于八月中旬大举向中国东北边境发动了武装侵略。由于张学良的无能,更由于残余军阀的武装叛变和中共的武装叛乱,使得中华民国政府无力增兵东北,于是,苏军很快占领了我国境内的富锦、密山、东宁、汪清、满洲里、杜兰若尔、海拉尔等重要城镇和大片土地。东三省两边国境线上的重要门户,几乎全部被苏俄所侵占。

苏军R-1型轻型歼击机

中华民国政府在军事失利后,乃被迫与苏俄在伯力谈判,并于是年十二月,忍辱与苏俄签订了《中苏协定》,恢复了前沙俄在我国中东路的特权,恢复苏方人员的一切职务。因恢复苏俄驻我领事馆的谈判未果,即已迎来了九一八事变的爆发,中苏谈判遂以终止。

中东路事件爆发后侵入中国领土的苏俄军队

诚然,中东路事件在我国,是为维护主权;在苏俄,则为苏俄对沙俄掠夺我国主权的继续。尤其是为了维护旧沙皇俄国在我国东北的特权,新沙皇俄国竟能发动对我国的大规模侵略战争,从而成为中华民国成立后第一个公然和公开侵略我国的恶邻。

在战壕中的中国东北军

所以,此时此地,再由新沙皇斯大林和共产国际为中共发出“武装保卫苏联”的命令,甚至命令中共在“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下发动更大的武装叛乱,以与苏联对我国的侵略战争“里应外合” -- 这在苏俄,就绝不仅仅是要在中国发动共产革命的问题,而是欺我民族,侵我祖国,辱我人民和撼我社稷;这在中共,就更不仅仅是武装叛乱的问题,而已经完全成为对祖国和民族之史无前例的公开出卖和背叛,即武装叛国了。

开赴满洲里前线的东北军

难怪彼时陈独秀立即站出来公开反对中共这个“无国家、反民族”的口号和决议,更难怪后来的中共党史专家们对此一口号和决议,亦多少有些不以为然。但是,这个彻底地出卖和背叛了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的口号、决议和行动,却由于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坚决命令和指挥,由于中共中央的坚决执行和发动,不仅将彼时的中共武装叛乱推向了疯狂地步,而且由于日本对我国侵略战争的爆发而升级,从此竟成为中共武装叛乱的总口号和最高原则,从而将中共的武装叛乱赋予了武装叛国的根本性质,为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历史所绝无和仅有。


其实,苏俄公然命令中国共产党保卫苏联,既非自中东路始,亦非只命令中共一党而已。据中共党史专家说:“一九二八年共产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明确把‘保卫苏联’作为各国共产党和国际无产阶级的基本任务。因此,各国无产阶级应‘有义务促进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胜利,并用一切方法保卫苏联不受资本列强的侵犯’。” 斯大林更是赤裸裸地指示说:“有一个问题可以作为各种各样的集团、派别和政党之间的分水岭,可以检验出它的革命性和反革命性。目前这个问题就是保卫苏联问题,即无条件地、绝对地保卫苏联免受帝国主义侵犯的问题。”他还说:“谁决心绝对地、毫不动摇地、无条件地捍卫苏联,谁就是革命者。”。

张学良一生最惨的失败: 中东路事件最终导致中国版图上的“鸡冠”被苏联摘走了80多年

但是,在中东路事件上,苏联才是真正的帝国主义者,是企图强行占有和武装占有别国主权者。而由中东路事件所导致的战争,又是苏联侵略中国的战争。由是,在自己祖国遭受苏联大规模侵略时,苏联命令中共发动武装叛乱以反对祖国和保卫苏联,甚至在日本已经公然侵略我国,占领了我国东北,却并不曾侵略苏联时,苏联又进一步命令中共不要为保卫自己祖国而战,却要为保卫苏联而在自己的祖国发动更大的武装叛乱,以趁机推翻本国正在实行抗战的政府 -- 苏俄对一个邻国的无耻野心,实为史所罕见。

整装待发的冯庸大学“防俄义勇军”。左一为校长冯庸

苏俄命令并指挥中共武装叛国亦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一九二九年中东路事件至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

据中共党史专家称:“一九二九年七月十七日,苏联政府宣布与国民党政府绝交,撤回苏联任命的一切驻华外交、商务及在铁路等方面供职的人员。就在这一天,共产国际执委向各国工人阶级和革命群众号召对中国军阀的暴行,必须以革命的行动来答复,要不畏一切的牺牲,来拥护苏联和保卫世界无产阶级的堡垒 -- 苏联。”

苏军修理在战斗中弄坏的坦克

一九二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当苏联已经对我国东北发动了大规模的侵略战争,并已经占领了我国东北大片领土时,共产国际又借发出反对中国国民党改组派的信,不仅“从十个方面分析中国已经陷入全民族的危机之中”,并且向中共发出了五条指示,命令中共里应外合,发动更大规模的武装叛乱,颠覆中华民国,出卖中华民族,以保卫苏联。这五条指示是:

一、必须竭力利用现已开始的军阀混战,以便进一步发展独立的革命运动。必须最大限度地通过出版物、传单、群众性的口头宣传和呼吁书来揭露国民党各个集团的反革命作用。党应当推翻统治各地区的一切军阀集团的政权(南方的南京集团、张发奎集团等,北方的阎锡山集团、冯玉祥集团、奉系集团等)变军阀战争为国内阶级战争的口号,以及推翻资产阶级地主联盟政权的口号,应当成为党进行群众宣传的主要的现实的口号。

中东路事件时苏联军掳获的东北军旗帜

二、因改组派对帝国主义者的奴颜婢膝的态度,他们在中东铁路冲突上猖狂地形同法西斯般地诋毁中伤苏联,所以要加紧同改组派的斗争。

三、党应当特别关注工人的罢工斗争。必须在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相结合的情况下,采取准备总同盟政治大罢工的方针,设法使革命的工会运动脱离地下状态。

四、党应当更加关注开展和领导反对帝国主义列强、特别是反对美帝国主义的反帝运动。蓬勃开展的反帝运动将给予正在兴起的工人运动以巨大革命化影响,使工人运动活跃起来。由于满州的冲突,必须在保卫苏联的公开口号下组织一个运动,揭露国民党包括“改组派”在内的各派系帝国主义代理人的面目。

当时报纸对中苏战争的报导

五、加强和扩大游击战争,特别是在满州地区,在毛泽东、贺龙活动的地区要把广东、福建、湖南和湖北工农军队的分散行动协调起来。

另外,指示信还要求中共“应当全力兴起和激化阶级冲突,领导群众暴动,随着冲突的进一步发展提出更高的要求,把革命斗争引向越来越高的发展阶段。”

诚如中共党史专家所明确指出的那样:“应当指出,共产国际推动李立三等中共领导人组织武装暴动的目的,是为了武装保卫苏联,也即是为了适应中东路战争的需要。”即为了适应苏联对中国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的需要。此可谓一语卖尽“天机”。

然而,当侵华战争已经因斯大林重新夺取了它在中国的特权而停止以后,苏俄不仅要求中共“武装保卫苏联”的方针不能有丝毫改变,甚至更进一步地命令中共要继续在“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下,扩大武装叛国。

一九三零年初,共产国际东方部副部长马基亚尔发表了“无产阶级在远东的胜利”一文,该文指出“把中东铁路冲突的顺利解决看成是结尾,看成是终场,那将是极大的错误。这一冲突不是戏的结尾,更象是一场戏的序幕”

为了使中东路战争成为中共继续武装叛国的序幕而非尾声,一九三零年三月二十日,马基亚尔又写了“中国的危机与革命运动”一文,并作为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的社论发表。它说:“中国革命正在准备武装暴动,建立工农专政的苏维埃政府。”

一九三一年三月二十五日至四月十三日,共产国际召开了第十一次全会,如前所述,其决议称“共产国际成就之一就是中国苏维埃的兴起中国苏维埃运动的发展,正在引起整个殖民地的世界革命”。

一九三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共产国际东方部部长米夫又在苏联《真理报》发表了“迎接即将到来的中国革命风暴”一文,指出“中国无产阶级的斗争还在继续上升”,要求中共“为迎接即将到来的革命风暴而坚决地战斗”。

一九三一年五月,共产国际执委主席团开会,作出了“共产国际主席团关于中国共产党任务的决议案”,指责中共党内有“右倾机会主义与剥削分子的联合放弃和轻视了为扩大苏维埃运动的斗争。”

红军标语

一九三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因中共进攻长沙曾一度得手,苏联《真理报》乃立即发表社论,称之为“中国革命的巨大成就”,并称:“建立苏维埃政府在中国现在已经成为提上议事日程的任务武汉、上海和整个中国工业中心的无产阶级应当起来投入战斗。”共产国际的《国际通讯》立即转载了这篇社论。

第二阶段从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至一九三四年八月苏俄命令中共提出“反日民族统一战线”。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本乘我削平残余军阀叛乱的战争刚刚胜利结束,中共在苏俄指挥下的武装叛乱和武装叛国正甚嚣尘上,乃阴谋发动九一八事变,迅速地侵占了我国的东三省。

来源:网络 / 作者:马赫迪



转发此新闻: